Home » 所有文章 » 國際消息 » 亞洲 » 生了女兒的同志爸爸,在巴基斯坦鄉間婚禮跳出「女腔」舞姿

生了女兒的同志爸爸,在巴基斯坦鄉間婚禮跳出「女腔」舞姿

生了女兒的同志爸爸,在巴基斯坦鄉間婚禮跳出「女腔」舞姿

「所以,大家都知道費瑟是同性戀了?」老公以一種意味深長的無奈點頭,「大家都知道了。但他也結婚了,生一個女兒了,而且是love marriage。」

 

如果沒有費瑟,今年一場家族的雨季婚禮,肯定失色不少。

第一次知道費瑟,是11年前的另一場婚禮,當時,他和姐姐一起提前來家裡幫忙,我們因此共處過一段無拘無束的家居生活。

費瑟是婆婆的哥哥之子,也就是我們的表弟;家族人多,加上婚禮期間,經常有鄰人來來往往,我未必都能記住在家裡來去的每個人。

開始對費瑟印象深刻,是某個晚上;那天,當夜色降臨、大家都結束忙碌的婚禮準備工作,或坐或躺圍聚在中庭閒話家常時,年紀與費瑟相仿的小叔,突然從房門裡蹦出石破天驚般的笑聲,要大家去看看費瑟在幹嘛。

雖大家都很好奇,卻沒人起身,小叔於是便將費瑟拉出房門,讓大家瞧瞧。

一看到費瑟,全家都憋住那頗帶有「取笑」意味的遮臉噗笑,不予置評,連我也看得目瞪口呆,畢竟,那是我第一次看著一個男人像女人般,用乳液把自己塗得滿臉白。而費瑟雖然羞澀,卻並不閃躲,甚至,在那之後的每天晚上,當大家在外面中庭閒聊時,他都照例窩在房內,做著自己的臉部保養。

在小叔不斷以看似玩笑、卻全是實情的調侃下,我才慢慢知道,家族裡竟有一個同性戀徵兆的男孩。

傳統印巴婚禮,總要持續三天以上,其中有一天,是自家的「告別單身派對」,在婆家這個以熱情、愛跳舞聞名的旁遮普鄉間,更是幾乎可以通宵達旦慶祝。

那個晚上,有幾組家族女眷都備了自己練習多日的舞曲上場,然而,真正能稱上有點舞姿的,唯有費瑟一人。一開始,費瑟雖是嬌羞而被動地被小叔拱上台的,然而,他顯然也是有備而來,音樂一起,他便進入忘我的獨舞世界,硬生生把前面幾個團團圈舞的女眷,全比了下去,並贏得滿場叫好。

事隔11年,費瑟會跳舞又愛跳舞,大概早已成家族公開「軼聞」,在這幾年裡,他曾在多少個婚禮裡博大家歡笑,我並不知道。然而,在我們家的這個雨季婚禮中,整晚的單身派對,簡直是為他準備的舞台,不但沒有其他人上場,而且,費瑟也沒讓大家失望,舞碼一首又一首,或經典情歌、或夜店熱曲,他都能掌控自如, 尤其他的舞藝精進不少,掌握旋律的節拍之精準,看在我這欣賞過不少印度舞蹈表演的觀舞者眼裡,也忍不住叫好。

但那舞姿,任誰看了都知道是個「女腔」,在這保守的伊斯蘭國度、旁遮普小鄉間,大家是怎麼看待費瑟這個有女性特質的男性?

我悄聲問老公:「所以,大家都知道費瑟是同性戀了?」

老公以一種意味深長的無奈點頭,「大家都知道了。」

「但他也結婚了,生一個女兒了,而且是love marriage。」老公補充。

前幾年,我只知道費瑟結婚的消息,原以為他是無奈的,卻沒想到,竟是自由戀愛的,對象是費瑟母親那方的表妹。

哦,是呀,男同志通常更能得女性姐妹淘信任,不是嗎?

真沒想到,同性戀在我們家族,竟是可以如此轉化,比起其他許多擁有女性特質卻不被家族接受,只能淪落在外、四處討喜為生的男同志,費瑟能生在這個有愛的大家族,真是太幸福了。

話說,就在新娘迎娶回家的那個晚上,我們又辦了一場迎新舞會,就在費瑟結束他的個人秀,大家都以為舞會已經結束、陸續離去後不久,現場只剩十餘個比較親近的家人,此時,家族五個姐妹其中最小的一個小姑之老公,竟然用手機自備了音樂,說著他也要跳一首給我看。

平常並不多話的他,看到我總是遠遠靦腆笑著,不敢與我多語,然而,音樂一響,肥壯的他,立即也進入一個忘我境界,他雖舞姿悠慢 ,但節拍的拿捏並不下於費瑟。由於是特別獻舞的,因此,時不時還以深情款款的眼神,射向四方,就在他蓮花指開始往四方捻開時,我終於忍不住掩臉噗笑,並在心下大叫:天啊,這簡直是另一個奇葩!

這場獨舞,只有少數人看到,我和這小姑的老公,在這場舞會之後,感情很快升溫,他很開心我也誇讚他的舞蹈,也終於敢於主動和我說話,我們當了近11年親戚,彼此的熟識度都沒這一晚多。可以想像,未來的家族婚禮,將會更熱鬧。

而最鼓勵他上台獻舞的,出乎大家意料之外,是他那強勢的捍妻,我的小姑。

 

新聞連結 ▶羅元祺、翁世航/關鍵評論/2018-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