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我們的故事

破除污名的方式是增加社會理解,而不是自我矯正靠向「主流正常」——伴侶盟x日本愛滋防治基金會

伴侶盟、紅絲帶基金會,以及時代力量雲林縣議員廖郁賢、台南市議員林易瑩一行19人,昨日一早參訪日本愛滋防治基金會,負責人柏崎正雄先生為我們介紹日本HIV流行與防治現況,紅絲帶基金會的夥伴也不時補充台灣最新訊息,一夥人熱熱鬧鬧討論一整個早上,收穫滿滿。

柏崎先生分享日本社會對HIV感染的不理解,讓我們超級有共鳴,三十多歲以上的日本人往往認為HIV是一種致死的疾病,四十多歲的日本人則認為HIV只會感染給特定群體,社會普遍存在著對HIV的錯誤認知與恐懼,讓疾病預防工作備感艱辛。許多HIV感染者與他們的家人,寧可保有隱私,也不願意申請政府提供的社會福利,因為在地方鄉鎮,一旦申請補助就可能在地方上傳開,對於高度被污名的病友與家人來說,雖然社會福利補助有助於緩解經濟困頓,但比起曝光身份造成的壓力,他們寧可保有隱私。

這幾年被恐同訊息洗禮過的我們很能深刻理解,反同人士之所以能夠煽動恐懼與歧視,是因為社會對HIV普遍無知與冷漠,柏崎教授特別提到,對愛滋的偏見不只存在於一般社會,連在同志社群都如此,這和我們的經驗相仿,許多人急切著想撇除性傾向污名的同時,其策略卻是加深愛滋污名或性污名。或許只有當我們能夠理解,破除污名的方式不是將自己「矯正成」正常主流的樣貌,而是讓主流社群正確認識性傾向、性樣態、以及愛滋疾病,如此才有可能建立真正差異平等的社會。

【專訪】台灣同性婚姻下月合法化 平權律師許秀雯:路還未走完

伴盟摘要:歧視當然不會在5月24日瞬間煙消雲散,就如公投結果叫很多人失望。但許秀雯未有絕望,「我認為它(指公投)顯示出來的,並不是台灣社會真的很反同,而是台灣社會對同志議題的認識不夠,所以容易被煽動。」爭取平權十年,她深知法案通過,並不會為運動畫上句號;「路一定還未走完」,這只是其中關鍵的一步。

【👭第二條關係,全台戶政大現身👬】 🤳填表單,5/24 我們相約戶政見:http://bit.ly/2CH9VVu

3千公里愛相隨 跨國伴侶最擔心沒下一次3個月

🌈🌈🌈[看見跨國同志伴侶]

摘:凱俐說,很多跨國同志伴侶要留在台灣,若不是最頂尖、最優秀專業是不能留下來,好像台灣只願意「招收」很厲害的同志伴侶,若妳「不小心」認識異國伴侶,記得一定要找很厲害的,「但愛情不是妳一定要跟哪個階級」,如果只有醫生、律師身分就沒問題,這非常不公平。

伴侶盟祕書長簡至潔說,大法官釋憲真諦是婚姻自由,要不要結婚及與何人結婚沒有限制,但很遺憾這次同婚專法沒有配套,如果跨國同婚要成立,要依照各該國法令,但全世界只有26個國家承認同性婚姻,跨國同婚是婚姻自由也是基本人權,很多跨國伴侶是長期生活在台灣,重點不該是他們的國家承不承認,而是他們生存居住的國家台灣承認。

伴侶盟聚集了一群跨國同志伴侶,希望能透過分享他/她們的故事,來讓社會更理解跨國同志伴侶的處境。

每3個月就必須在眼淚中分離 跨國同志伴侶談最想實現的「夢想」:每天互道早安晚安,一起吃早餐

🌈🌈🌈[看見跨國同志伴侶]

我國法律給予跨國異性配偶來台依親居留的權利,上個月行政院也已將同婚專法草案送入立院,然而針對跨國同性伴侶尚未提出完整的相應配套,導致台灣同志的另一半若是本國法尚未承認同婚,那麼5/24之後這段跨國婚姻恐仍無法有效成立。

伴侶盟聚集了一群跨國同志伴侶,希望能透過分享他/她們的故事,來讓社會更理解跨國同志伴侶的處境。

「身為勇敢的中華民國軍人…」 女軍官出櫃力挺蔡英文捍衛主權

伴盟評論:[摘]目前人在尼加拉瓜受訓的女軍官王翊,在臉書上以「沒有人是局外人系列之十三」公開同性戀者身分,並力挺總統蔡英文捍衛主權,強調自己身為一個勇敢的中華民國軍人,對於「國籍」表態是責無旁貸的,「在我心目中從來沒有台獨議題,因為自我有記憶以來,中華民國本來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陪她上學、替他準備每一餐卻仍是法律陌生人 3對跨國同志伴侶心聲:我希望大家有同理心就好…

🌈🌈🌈[看見跨國同志伴侶]

上個月,大家盼望已久的同婚專法草案終於在行政院拍板定案後,伴侶盟接到許多來訊與電話,著急詢問:「有沒有關於我們的保障?」

這群人是院版草案沒有處理到的跨國同志伴侶,絕大多數其中ㄧ方是台灣人,而另一方是外國人。

他/她們在一起的日子,常常戰戰兢兢地,「工作簽、學生簽、觀光簽」這些字詞頻繁地出現在對話裡,「該用什麼方式才能留在台灣,與你/妳自由地相愛呢?」

伴侶盟聚集了一群跨國同志伴侶,希望能透過分享他/她們的故事,來讓社會更理解跨國同志伴侶的處境。

【同婚專題】許秀雯:公投讓大家都受傷了

伴盟評論:(摘)許秀雯直言,訴訟到後來已經不僅僅攸關同性的權益,而是公投法本身出現了大漏洞。試想,如果今天公投不是針對同性戀,而是針對社會中其他的少數群體,他可以是任何人,只要優勢群體提案,就可以決定他們的命運。

「今天第一波被犧牲的是同志,未來任何的少數群體都可以變成被欺負的對象,」她說。「今天此例一開,如果有一天,有人要對外籍配偶下手,或者有意剝奪身心障礙者的權益,也無計可施;一個公投的提案內容就算是違憲違法,都不會被挑戰,投完就是通過了,沒有人有辦法把它阻擋下來。」

影/警涉批第三性「憑什麼出來見人」 她委屈現身:我也是人生父母養

第三性錯了嗎?一名第三性的黃姓女子(生理性別為男性)指控,19日晚間與周姓男友出門吃飯,才下樓就被三重厚德派出所員警盤查,不料員警竟對他說「憑什麼出來見人?」還跟周男說「為妳媽媽感到廉恥」、「我認為你身上有病,跟我保持距離」等羞辱言語;對此三重分局否認員警有不當言行,強調會加強員警自我言醒約束,避免遭民眾誹議。

看政府提出差別待遇同志的理由

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保障香港人有平等權利。香港任何的法例都不可違反基本法。在香港,法庭有責任捍衛基本法,裁定違反基本法的法例違憲並宣告無效。

差別待遇不等於侵害了平等權利。例如政府給予低收入人士社會援助,當然屬一種差別待遇,但應該沒有人會認為這是對其他人的歧視,或者侵害了他們的平等權。這是因為這個差別待遇是有理可據的。

以「台灣」之名參與國際同運會 讓同志和台灣一起走出來吧!

小安/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專員

第十屆國際同志運動會(Gay Games)正在法國如火如荼的進行著,截至目前為止台灣隊已經累計獲得7金5銀2銅的佳績。但時光倒轉回到半個月前,榮譽團長祁家威才在記者會上正式誓師要以「台灣隊」之名前進巴黎參賽,主辦單位卻立即遭受中國的強大壓力,「Taiwan(Chinese Taipei)」在官方網站上的名稱默默被改為只剩「Chinese Taip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