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婚姻平權 » 相關論述

英國也曾立法禁止同志教育 如今作法值得借鏡

報載英國近年許多學校試圖打破傳統男性、女性二元化的概念,讓學生能夠自在探索表達他們的性別認同,以推展多元包容價值和防止校園霸凌,這些教育方式其中一項是從稱謂出發,例如在傳統的he或she之外,讓有需求的學生可以選擇用zie來稱呼,此外至少有220所學校也開始使用不區分男、女學生的制服。

民法「違憲狀態」不能被視若平常

回應法務部2017/8/9新聞稿對釋字748的理解與態度

許秀雯/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長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伴侶盟)律師團義務代理的一對同性結婚登記行政訴訟案,日前(2017/8/9)於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開庭,法務部竟於該日開庭後特地發布新聞稿,強調大法官釋字748號解釋「並未宣告民法何條文違憲或立即失效,而是逾期未完成立法始可逕為登記」。

《關鍵少數》給婚姻平權修法的警示

[蘋果即時]陳明彥/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監事

以1950年代的美蘇太空競賽及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為題材的真人傳記電影《Hidden Figures》(台譯:關鍵少數)已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改編劇本、最佳影片及最佳女配角等獎項提名,在台上映後亦開出票房佳績。

香港步向同婚合法化?從女同志QT勝訴說起

孫耀東表示,這是同志平權司法覆核案的問題,裁決後不清楚其覆蓋層面,例如今次判決,到底包不包括香港人為外國同性伴侶申請簽證?而除了英國以外,哪一個國家的民事伴侶制度會被視為與婚姻相近呢?這些都是案件留下的問號。

查看更多▶林祖偉/BBC中文/2018-07-05

婚姻平權應向上走

徐文倩/清華大學人文社會院學士班大四生

12月26日婚姻平權法案史上第一次送出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台灣這次終於進展到這一步,也讓長期盼望結婚權的同志們歡欣鼓舞。然而,本次審查也為修法之路埋下許多未知數,送出去的法案版本與最初期待有所出入,婚姻平權的運動策略該往哪走?是要向上爭取,還是向下妥協?或許,這是短暫的休會期間大家需要思考的事情。

中選會應停止違憲反同公投

蘋果日報論壇/文:許秀雯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長,祁家威婚姻平權釋憲案律師)、簡至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

17日中選會初審通過三項有高度違憲、違法疑義的反同公投提案,雖然中選會於隔日發出新聞稿,宣稱關於婚姻定義與立法形式的公投均未違反釋字第748號解釋,至於禁止同志教育一案雖有違憲疑慮,但本於合憲性推定,仍將三案通過初審。我們質疑:中選會如此煞費苦心保送反同三公投,究竟視憲法秩序與人權保障為何物?

根據反同公投提案人所提的理由書,雖一再表示提案內容符合釋字第748號意旨,但實則是玩弄文字遊戲,企圖扭曲大法官所謂「婚姻自由」的基本意涵。大法官謂「適婚人民而無配偶者,本有結婚自由,包含『是否結婚』暨『與何人結婚』之自由」,「婚姻」是本號解釋的核心,沒有扭曲空間。 然而提案人卻斷章取義,在其提案理由書中載明:「釋字第748號解釋未表示須以何種法律用語為要件以達成同性別之二人結合關係之平等保護……」又謂「故達成該號解釋所稱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並不以使用婚姻之名稱為前提……」,此等玩弄文字的狡辯方式,就像是告訴女人:「醫師」是男性職業,國家可以讓女人參加醫師考試,考試通過也可以執業,但女人不可以稱為「醫師」,只能稱為「女醫人」。 反同提案人此等詭辯,中選會竟全盤埋單,甚至幫著提案人說謊,竟稱「縱使經公投通過,立法者仍有義務制訂法律保障同志結婚的權利」,難道中選會也認為,所謂「同志結婚的權利」可以不用「婚姻之名稱」來達成?中選會根本就是幫著反同人士欺瞞社會。

 

涉歧視應聲請釋憲

退一萬步言,釋字第748號明白指出,只要立法院於民國108年5月24日前未能完成同性婚姻立法,同性伴侶就可依《民法》婚姻章登記結婚。如果反同公投案真的通過,而立法者拖到108年5月24日仍未立法,同性別二人到底要依釋字第748號按《民法》辦理婚姻登記,還是要依反同公投案的新法,不可依《民法》辦理婚姻登記?法律產生內部自我邏輯矛盾,其正當性岌岌可危,豈是中選會輕描淡寫說「不直接牴觸」能夠解決的? 至於連中選會本身都承認有爭議的第三案,更是荒謬絕倫。首先,第三案號稱是重大政策複決,但其內容只是要將《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的「同志教育」刪除,這是什麼重大政策?就算在施行細則內刪除同志教育,難道學校就不能透過《性平教育法》本身的性別平等教育,或是施行細則內提到的情感教育、性教育而教導同志相關內容?如果可以,此項公投案顯然毫無意義,只是徒然耗費大量公共資源;如果不行,那為何不直接以《性平教育法》作為公投標的?提案本身有究竟是法律之複決、立法原則之創制,或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此一明顯形式問題,中選會聲稱自己只作形式審查,卻連這麼明顯的形式問題都不加質疑?更何況中選會本身如已認定第三案有涉及性傾向歧視之虞,為何不自行聲請釋憲,卻將不利益全歸於人民承受,再要求承受不利益的人民忍受長年訟累以爭取釋憲機會?中選會擔當何在?

新聞連結

蔡易餘版同性婚姻草案越補越大洞 別來亂

潘天慶/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

歷經兩次公聽會後,在12月26日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續行審查三份婚姻平權草案前,民進黨蔡易餘委員的草案(下稱蔡版草案)火速通過一讀並加入26日的審查。但筆者認為蔡版草案不僅在婚姻平權之路上大開倒車,法律適用也不甚明確,有錯亂之虞。

《民法》親屬編目前有七個章,蔡版草案新增第八章,章名為同性婚姻,共有三個條文即1137條之1至之3。就筆者觀察,1137條之2稱婚姻、父母子女、監護、扶養、家、親屬會議,可能指《民法》親屬編的章名,亦即同性婚姻準用親屬編第二至七章全部條文,第一章通則沒有準用。另外,依蔡版草案第1137條之2的說明,繼承編不在準用之列,同性配偶間的繼承似應依1137條之3平等適用繼承編的規定。

婚姻平權:什麼是可能的、最理想的版本?

許秀雯/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長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從今年十一月立院出現三個婚姻平權民法修正案版本開始,包括美國、英國、日本、法國、新加坡等多個國際傳媒記者都在採訪中直接問過我,三個版本的差異何在,以及我個人最偏好與最支持的是哪個版本?

這不是三言兩語能夠完整回答的問題,而 12月26日立院審案在即,目前確定了蔡易餘委員提出的民法「同性婚姻」專章草案將與其他三個版本併案審查,謹以此文分析四個版本的差異,藉此說明我心中最理想的修法方式與內容,針對四個法案版本分析如下:

一、尤美女委員版(下稱尤版)

尤版全文共五條,其中有兩條旨在拉齊男女訂婚、結婚年齡的差距(許版、時力版亦有相同之修法)。另外三條,一條修改972,把婚約的「男女」改為「雙方當事人」,但其他民法親屬編中父母、夫妻等異性戀中心的法律稱謂,全數予以保留1。另一條提出「收養反歧視」原則,最後,最關鍵但也引發若干重大疑問的一條是新增的第971-1條。

尤版第971-1條規定「同性或異性之婚姻當事人,平等適用夫妻權利義務之規定。(第一項)同性或異性配偶與其子女之關係,平等適用父母子女權利義務之規定。但本法第1063條以異性配偶為限。(第二項)」

第971-1條劃分同性與異性配偶,用一「平等適用」概括條款處理同性配偶的權利義務、父母子女權利義務,並明文排除同性配偶適用民法第1063條婚生推定的可能性。這樣做可能有什麼問題呢?

同性婚姻修法真的太倉促嗎?

[2016年12月14日19:15/蘋果即時/簡旭成律師]

昨日(13日)公視有話好說節目再度探討同性婚姻議題,不同與以往內容,這次以從法制層面的衝擊來探討修《民法》與立專法兩個選項,來賓一為長期與婦女團體共同從事《民法》親屬編修正推手的尤美女委員,也是本次修法關鍵的立委,另一來賓為論文研究西歐婚姻法制史的葉光洲律師,其多次於公聽會上代表反方發言,基於同為法律人及同業立場,我對這場法制對法制的對話,其實是充滿期待。

一位小學老師的心聲:為了下一代,切莫立專法

劉芳良/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監事

我任教於小學,在我的成長經驗裡,性別認同從來就不是問題,因為我是主流異性戀社會的一員。教書第三年,學生回來找我,說國中輔導老師沒收他的交換日記,發現他喜歡男生,還告訴他爸。他們連番「鼓勵」他參加走出埃及教會的「矯正課程」,他既害怕又瀕臨崩潰。我受基礎教育的背景,是個老師談到你的身體器官與功能會請你回家「自學」的年代,封閉的可怕,所以更遑論當時根本還是禁忌的同志教育。當時我的害怕不亞於我的學生,不是因為他愛男生,而是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幫助他。所以只能笨拙的摸索,陪伴,在他要去教會的時候,利用老師的身份把他約出門,讓他逃過一劫。幸好,故事最後的結局是爸爸也只能接受。

說到底要感謝他的輔導老師,爸爸才能在他國中的時候就認識真正的他。我常常問自己,如果能再早一點呢?如果能讓他像其他孩子一樣,在那個滿心期待長大,隨時隨地都熱切學習又充滿好奇的年紀裡,沒有孤單一個人,在無數個夜晚否定自己,驚恐擔憂,不解與害怕,沒有孤單一個人,在無數個早晨需要堅強偽裝,那該有多好?我希望我的學生能和我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