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性別議題 » 跨性別 / 雙性人

當他們認真編織時,我們這樣教小孩!

文/許秀雯(伴盟律師團召集人)

 

內容摘要

11歲的女孩小友和單親媽媽一起生活,但媽媽對她疏於照顧,家裡總是沒有熱食,只有超商冷冰冰的飯糰,碗槽裡堆滿沒有洗的碗,媽媽有時為了追求自己的情感還會丟下小友去外頭與他人同居。這一次,媽媽喝醉夜歸後,第二天又自行離家了,無奈的小友只好去找舅舅牧生求助。小友來到牧生家才發現牧生戀愛了,現在和一位叫做凜子的人住在一起。凜子是一個已經完成性別重置手術,但戶籍身分還是男性的跨性別(男跨女),比起小友的媽媽,凜子對小友悉心疼愛,讓小友放下一開始的警戒,逐漸對凜子釋放情感,當凜子遭受歧視更奮不顧身出面捍衛。

 

小友在小學最要好的朋友是小凱,小凱的媽媽是個傳統的母親,認同主流價值,對小凱極盡疼愛與照顧,對於小友竟然由凜子照顧很不以為然,禁止小凱繼續和友子來往,最後當她發現小凱竟然寫情書給學長時,更是崩潰得將情書撕碎,痛苦的小凱最後企圖自殺。

 

片子取名為「當他們認真編織時」,來自於凜子用「編織毛線」控制自己遭到歧視後的憤怒情緒,至於編織的長條物,則是為了哀悼凜子被切除的陰莖。這部電影用一種溫柔的語氣,討論各種尖銳的關於性別、偏見、霸凌與家庭問題,戳破正常與不正常的界線,邀請人們重新思考:什麼才是「人與人的關係」中真正重要的事。

 

性別觀點

一、法國女性主義者西蒙波娃說:「女人不是生成的,是變成的」。這句話意在強調,性別是社會建構的結果,而不單純是生物條件所決定。

 

傳統上,女人的命運與社會角色被假定為屬於家庭,她最主要的角色是女兒、太太與母親,擅長並負責一切照顧人的家務勞動與再生產勞動。但真實的狀況是,所有女人被認為天生擅長或應該要會的那些特質(功能),往往是後天學習、社會規範所期待以及規訓的結果,和生理性別沒甚麼直接關聯。片子裡,小友的媽媽作為一個女人與一般應會認為相當「失職」的單親母親,對照與小友的舅舅同居的跨性別者凜子,說明了完美的母職從來就不是一個自然而然的存在,也絕不是伴隨著生物性的分娩或血緣關係而自動產生的。

 

二、許多時候,我們的社會傾向假定孩童是天真爛漫善良無害的群體,然而,在欠缺教育與反省的狀況下,小學生的世界其實也很容易就反映與承襲成人世界的各種偏見與殘酷。在片中,我們看到小友班上的同學會在黑板上寫HOMO、變態、人妖的字眼,會嘲笑小友「她單親家庭很窮,沒辦法去補習」、吵起來會互罵「肥豬,滾邊去」、「醜女」,知道小友和跨性別住在一起生活更變本加厲在黑板直接指名道姓寫出「小川友,變態家庭」這樣的仇恨語言⋯⋯這些小學生的言行簡直可說是集各種對於單親家庭、階級、性傾向、性別認同、肥胖、容貌⋯⋯等等偏見與歧視之大成,這些發生在校園的歧視,片子沒有處理到學校(老師)的角色,而片中小朋友們多半也只能自己單獨面對這些歧視或不友善的狀況(例如小凱趁同學都離開後,默默把寫在黑板的字擦掉)。

 

臺灣在2004年通過了「性別平等教育法」,明定「學校應提供性別平等之學習環境,尊重及考量學生與教職員工之不同性別、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或性傾向,並建立安全之校園空間」,禁止基於性別、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或性傾向而來的差別待遇,以及明定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的義務。所以,若是在校園中發生像本片這種情形,校方及師長負有積極處理之責。

 

當然,無論是在校園或是社會生活中,無所不在的各種性別偏見與歧視並不總是容易妥善處理。在超市裡,小凱的媽媽出言侮辱凜子,氣憤的小友選擇用攻擊予以還擊,事後終於弄懂事發緣由的凜子則教導小友「無論如何,都要忍耐」,並教她用編織毛線來舒緩情緒與憤怒。選擇用暴力攻擊回應歧視固然不是正確的方式,然而「不斷隱忍」就是最好的方法嗎? 我想除了教導孩子學會情緒管理,也需要認識偏見與歧視的成因,讓她們發展出自己的語言與合適的行動來指認與回應不公平的壓迫,絕對也是重要與不可省略的環節。對比於還沒能找到合適方式處理歧視的小友,當凜子住院,作為成人的牧生,面對不友善的醫護人員,則是選擇面質歧視者,說:「你侵犯人權,這是歧視。知道嗎?」這類的話語就算不見得能立刻扭轉歧視的對待,但通常會產生逼迫歧視者必須面對與反省自己言行的效果。

 

三、本片觸及跨性別議題,凜子已完成性別重置手術,面對小友的好奇,片中許多橋段均頗為細膩幽默地去直接處理跟胸部、生殖器、性別重置手術相關的討論,或許有些人對於跟孩子討論這類話題會感到不安,甚至認為不應該教小孩子這些事。我想重點不是「應不應該」和孩子討論,而是「如何」和孩子討論才適當。性、身體、多元性別⋯⋯這些議題與元素本來就是社會生活與生命的一部分,大人若迴避討論,只會讓孩子在面對這類事情時感到孤單、困惑與無所適從,而所有不知道「應該如何教小孩」的大人,應該真誠面對自己的「不知道」,並學著更謙卑地去求知、更新自己的性別知識,也才可能好好地和孩子對話,提供孩子適切的協助。

臺灣近年來有反同組織及家長團體積極提出反對性別平等教育(含同志教育及性教育)之行動,若干保守之政治人物、行政機關、校方亦因此退讓、妥協,讓人憂心此將嚴重影響兒少對於其健康與發展獲取必要充分之資訊、技能、諮詢和保健服務之機會與資源

【後同婚時代】專訪伴侶盟許秀雯:同婚專法仍有五大問題,我們真正想挑戰的是性別二分秩序

以下本文出自2020.10.24關鍵評論網:https://www.thenewslens.com/feature/2020lgbtparade/141713文/潘柏翰編按:今年的台灣同志遊行將於10月31日下午登場。過去幾年,台灣因為同性婚姻法案頻頻成為媒體的焦點。在《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以下簡稱同婚專法)於2019年5月24日施行後,同志團體仍繼續倡議著。他們的倡議方向和目標是否有轉變?同婚專法留下了哪些未竟之業?以及,面對同志社群因政治立場相異而區分敵我的現象,他們又有什麼看法?

《關鍵評論網》於台灣同志遊行前夕採訪了數個為同志平權發聲的運動團體,一起了解進入到「後同婚時代」的台灣,還有哪些值得我們關注的事。

 

Q1:同婚專法通過後,對你所屬的組織在倡議或服務工作上有什麼影響?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以下簡稱伴盟)常務理事許秀雯(以下簡稱許):同婚專法的通過對伴盟來說,似乎是我們首度比較有一些餘裕(儘管還是很忙碌),用組織的角度思考接下來的議題要怎麼鋪陳。婚姻平權這議題一開始是我們設定的沒錯,但後續的發展和角力,戰局就開得滿大的。換言之,婚姻平權運動到後續的發展,其實已不是任何單一團體可以左右它的進度。

過去幾年因為婚姻平權法案能不能通過、何時通過,在政治上的攻防是激烈的(不論是熱烈辯論或是被冷凍),也因此,伴盟組織內部的資源配置與注意力,其實受到滿大的主宰,比較難設定自己的議程。

同婚專法還有很多不完美之處,不過這大概是首度我們可以再稍微有一點點機會,比較是以組織為主體去設想一些議程的鋪排。我們一直在做的跨性別、其他文化上的耕耘,深化我們和地方政府的關係。這一些事情,以及跟不同領域的合作,我們終於能好好和志工們談談、交流。

Q2:同婚專法通過後,你認為對台灣社會最大的影響是什麼?

許:我分成公部門,以及對支持、反對同志兩方,三個部分來談。

對公部門的影響非常大,甚至可能是最大的。因為政府機關從系統表單、軟體設計、甚至相關稱謂中性化,這些都必須因應同婚專法通過做調整。性別主流化或是性別知能相關,也都必須了解同婚專法的內容。政府部門過去可以不採取立場或態度,甚至是抵抗,現在沒辦法迴避。

同性婚姻法制化,使得政府部門必須很認真對待同志的存在或關係,也會影響國家資源的配置。公務員沒辦法再推託說「看不見同志」,因為每個縣市都會統計有多少對同性伴侶登記結婚。台灣社會過去談的尊重,比較接近「不要迫害你、讓你存在」,但專法通過後的尊重是必須正視你,必須要給你一定程度的資源和相關保障。

對反同方的影響也是大的,因為專法通過後的社會,應驗了他們過去所說的事情都沒有發生。社會大眾會見到,同志可以結婚並不影響異性戀的權益,反同方也因此轉移戰場。反同運動的議程會因此重新設定,開始攻佔一些其他領域,也延續過去想要壓縮同志運動或是LGBT發聲的空間,但我認為他們的影響力很有限。他們在未來要大規模地得到政治支持,我並不覺得有那麼容易。

至於對同志來說,其實就是人生規劃多了一個選擇。以前是沒辦法選擇(要不要結婚),現在必須認真面對自己想不想結婚。我想人生可貴之處,就在於選擇權能夠掌握在自己的手上(即使人們有時候會逃避自由)。

Q3:同婚專法通過後,你認為有哪些新的問題因此產生,亟需大眾與倡議團體的關注?

許:首要就是跨國同婚欠缺配套,許多人的婚姻自由還沒有實現,這是我們持續在努力倡議的。伴盟其實早在2017年就已針對這主題舉辦過座談,當時也都有對立委、政府提出我們的建言。2019年通過的同婚專法,在政治壓力底下只有守住同性伴侶可以登記結婚這底線。平等權的其他許多面向,在我們看來還是不太完美,這些工作就被我們歸納為未竟之事。

依據簡至潔與張妤安在〈

女裝只能讓女性試穿?性別想像不該如此刻板

楊佳嫻/伴盟理事上個月香港發生一宗跨性別女性遭受差別待遇的事件。事主許小姐已經完成性別重置手術,身分證亦標示為女性,當她前往知名女性內衣店購物,店員建議她購買回家試穿,有誤再來更換,但是店內設有試衣間,其他女性客人正在試穿。

 

許小姐表達不滿,店員說只有女顧客才能試穿,她詢問該店經理,所謂「女性」定義為何,並出示身分證,經理答稱須顧及其他女顧客觀感,無法讓「女性以外的人」使用試衣間。

生活被塞進二元框架中

事實上,幾年前台灣也發生過類似事件。某男性客人到某服飾店面,想購買女裝寬褲,店家卻告知不允許男性顧客試穿女裝。接獲抗議後,店家公開聲明,由於男女生理構造不同,男性內褲容易留下尿痕,因此女性顧客會很在意被男性顧客試穿後的商品。

此一聲明在網路上引發正反意見,贊成者認為店家顧慮不無道理,抗議者不應當「把平權無限上綱」;反對者則認為,試穿時又不會把內褲脫掉,而且女性的衛生習慣不一定就比男性好。

服裝時尚屢屢出現性別跨界之舉,也起用跨性別模特兒,可是一般服裝販售基礎框架仍為男女兩性,從百貨公司區分男裝女裝樓層即可看出。

以上述試穿事件為例,只根據「原」生理性別來想像服飾與形象,看似體貼照顧「生理差異」,反而把性別本質化,男性就是不乾淨、女性就是乾淨,以及跨性別女性不算「真正的」女性——但怎樣才算真正的女性呢?標準為何?一個「原」生理女性若因疾病或意外而失去乳房、卵巢或子宮,還可以被視為「真正的」女性嗎?

處在以二元性別框架來設計的日常生活中,跨性別者是最辛苦的。從宿舍、浴廁到購物,都可能因為不能被塞進二元框架而遭受質疑;同時,隨著社會認識與言論空間的打開,越來越多人願意面對、袒露、實踐自身真正的性別認同,促成多元性別文化的浮現,而相關的知識和思考,也應該成為我們的基本知能。

當「人」已經是個越來越有彈性、曖昧、流動的存在,「社會」還只能是一座單單設有男女兩個抽屜的櫃子嗎?本文刊登於2020.10.2蘋果即時:https://reurl.cc/8nXlgo

投書: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認同的性別身份和樣貌生活

沈紜萱/伴盟專員

投書:印度跨性別免術換證關鍵人物Kritika的故事

華正函/伴盟專員

多元性別職場歧視案例解析

作者|釋字748婚姻平權釋憲案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創會理事長許秀雯

投書:跨性別學生有權依其性別認同使用校園之公共空間!

作者:潘天慶律師(伴盟常務理事)美國一名女跨男之跨性別者Gavin Grimm,其就讀中學時,於2014年底遭到學校否定其性別認同為男性,並禁止Grimm使用男廁、拒絕更改學籍資料及製發登載Grimm為男性之成績單,Grimm因此對學校提起訴訟,主張學校違反教育修正案第九條及美國憲法第十四修正案平等保護條款,案經維吉尼亞州東區法院判決學校敗訴,學校之上開政策違憲並侵害Grimm依其性別認同使用廁所之權利後,學校上訴,美國第四巡迴上訴法院於今年8月間,以2比1之票數(共三位法官)決定維持原判,仍肯定跨性別者有權依其性別認同使用廁所。Grimm案之始末以及判決理由,均足為我國法院或教育當局借鑑,這是因為今年6月間,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才剛做成判決,認定1964年民權法第7章的「性別」歧視禁止,應包含「性傾向」與「性別認同」歧視,美國第四巡迴上訴法院旋即在Grimm案中援引上開意旨,駁斥學校所謂「性別係指生物性別」之論點。而在我國,性別平等教育法第2條第6款已就「性別認同」有所規定,第12至14條也規定關於學習環境與資源,不得有性別、性別認同、性傾向、性別特質之差別待遇。則舉例言之:一個出生時登記為女性,自我認同亦為女性之順性別學生,可以使用女廁及住女生宿舍,則一個出生時登記為男性,自我認同為女性之跨性別學生,依照性別平等教育法規定不得因性別認同而為差別待遇之宗旨,該跨性別學生也應有權使用女廁及住女生宿舍。在跨性別學生求學期間,依其性別認同,給予其平等尊重之學習環境,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尤其是我國目前關於變更性別登記之行政程序,尚要求須完成性別重置之外科手術證明及兩張精神科醫師證明,而學生大多係未成年,進行手術依法須經法定代理人同意,大部分學生在求學期間無法變更其性別登記,若此時我們不能讓他們依其性別認同使用學校的公共空間,不啻使跨性別學生在求學期間須承受相當大的壓力,將嚴重影響其受教權。至於學校或社會屢屢會以「其他學生的安全」為由,拒絕跨性別學生按照他們的性別認同使用學校公共空間,在Grimm案之上訴法院判決中,法官說道「如果所謂的平等保護,不能使跨性別學生免於受到成人社會中經由幻想而產生的恐懼及毫無根據的偏見而帶來的傷害,這樣子的平等保護是多麼空虛」,也足使我們思考,是不是孩子們其實都很能包容及理解自己的同學只是想好好讀書的願望,反而是成年人的社會總存在許多對「性」的不理解甚至妄想?我國的性別平等教育法早已禁止基於性別認同而生的歧視,學校應該要依法保障跨性別學生的權利,並且積極與家長及社會對話,而非因為壓力而棄守「教育」的宗旨,犧牲跨性別學生受教育的權利。伴盟小編補註:Grimm 2013年開始就讀維吉尼亞州格洛斯特中學,並在2014年5月時經診斷為性別不安,同年8月,Grimm與母親向學校提供醫療診斷相關文件,故學校先同意Grimm使用護士辦公室的男廁,但Grimm很快就發現使用不同於其他同學使用的廁所,是一種隔離與汙名化,故再與學校協調,學校也同意Grimm可以使用一般的男廁,在Grimm使用男廁接近兩個月後,學校收到學生家長的抱怨,於是以Grimm的生物性別是女性為由,從此禁止Grimm使用男廁。Grimm因為學校此種歧視隔離之待遇,身心均受到極大的傷害,故於2015年6月間正式提起訴訟。

原文刊載於9月10日《蘋果新聞網》「蘋評理」即時論壇:https://reurl.cc/4mp31D

支持伴盟繼續為平權扎根:https://pse.is/U8D48

化妝讓乘客不適? 大阪跨女計程車司機工作權受損

美國加州可望終止跨性別受刑人依出生性別監禁政策

停止傷害雙性人兒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