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我們的故事 » 對抗歧視

Interview: Hong Kong transgender doctor on discrimination in the workplace

伴盟評論:

Andie Wu是一個香港的醫生,同時也是一位出櫃的跨性別,談作為性別少數在工作場所的歧視與挑戰⋯⋯

#跨性別

破除污名的方式是增加社會理解,而不是自我矯正靠向「主流正常」——伴侶盟x日本愛滋防治基金會

伴侶盟、紅絲帶基金會,以及時代力量雲林縣議員廖郁賢、台南市議員林易瑩一行19人,昨日一早參訪日本愛滋防治基金會,負責人柏崎正雄先生為我們介紹日本HIV流行與防治現況,紅絲帶基金會的夥伴也不時補充台灣最新訊息,一夥人熱熱鬧鬧討論一整個早上,收穫滿滿。

柏崎先生分享日本社會對HIV感染的不理解,讓我們超級有共鳴,三十多歲以上的日本人往往認為HIV是一種致死的疾病,四十多歲的日本人則認為HIV只會感染給特定群體,社會普遍存在著對HIV的錯誤認知與恐懼,讓疾病預防工作備感艱辛。許多HIV感染者與他們的家人,寧可保有隱私,也不願意申請政府提供的社會福利,因為在地方鄉鎮,一旦申請補助就可能在地方上傳開,對於高度被污名的病友與家人來說,雖然社會福利補助有助於緩解經濟困頓,但比起曝光身份造成的壓力,他們寧可保有隱私。

這幾年被恐同訊息洗禮過的我們很能深刻理解,反同人士之所以能夠煽動恐懼與歧視,是因為社會對HIV普遍無知與冷漠,柏崎教授特別提到,對愛滋的偏見不只存在於一般社會,連在同志社群都如此,這和我們的經驗相仿,許多人急切著想撇除性傾向污名的同時,其策略卻是加深愛滋污名或性污名。或許只有當我們能夠理解,破除污名的方式不是將自己「矯正成」正常主流的樣貌,而是讓主流社群正確認識性傾向、性樣態、以及愛滋疾病,如此才有可能建立真正差異平等的社會。

【同婚專題】許秀雯:公投讓大家都受傷了

伴盟評論:(摘)許秀雯直言,訴訟到後來已經不僅僅攸關同性的權益,而是公投法本身出現了大漏洞。試想,如果今天公投不是針對同性戀,而是針對社會中其他的少數群體,他可以是任何人,只要優勢群體提案,就可以決定他們的命運。

「今天第一波被犧牲的是同志,未來任何的少數群體都可以變成被欺負的對象,」她說。「今天此例一開,如果有一天,有人要對外籍配偶下手,或者有意剝奪身心障礙者的權益,也無計可施;一個公投的提案內容就算是違憲違法,都不會被挑戰,投完就是通過了,沒有人有辦法把它阻擋下來。」

影/警涉批第三性「憑什麼出來見人」 她委屈現身:我也是人生父母養

第三性錯了嗎?一名第三性的黃姓女子(生理性別為男性)指控,19日晚間與周姓男友出門吃飯,才下樓就被三重厚德派出所員警盤查,不料員警竟對他說「憑什麼出來見人?」還跟周男說「為妳媽媽感到廉恥」、「我認為你身上有病,跟我保持距離」等羞辱言語;對此三重分局否認員警有不當言行,強調會加強員警自我言醒約束,避免遭民眾誹議。

看政府提出差別待遇同志的理由

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保障香港人有平等權利。香港任何的法例都不可違反基本法。在香港,法庭有責任捍衛基本法,裁定違反基本法的法例違憲並宣告無效。

差別待遇不等於侵害了平等權利。例如政府給予低收入人士社會援助,當然屬一種差別待遇,但應該沒有人會認為這是對其他人的歧視,或者侵害了他們的平等權。這是因為這個差別待遇是有理可據的。

以「台灣」之名參與國際同運會 讓同志和台灣一起走出來吧!

小安/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專員

第十屆國際同志運動會(Gay Games)正在法國如火如荼的進行著,截至目前為止台灣隊已經累計獲得7金5銀2銅的佳績。但時光倒轉回到半個月前,榮譽團長祁家威才在記者會上正式誓師要以「台灣隊」之名前進巴黎參賽,主辦單位卻立即遭受中國的強大壓力,「Taiwan(Chinese Taipei)」在官方網站上的名稱默默被改為只剩「Chinese Taipei」。

讓每個孩子都可以成為自己 從立即停止在校園中的隔離與歧視開始

跨性別同學小雯依性別認同並且提供相關醫療文件要求入住女生宿舍,遭長庚大學為難,讓小雯備感壓力;教育部表示,學校不能因性別不同對學生有差別待遇。

朱宥勳/我更在乎的是你的孩子

[朱宥勳/udn鳴人堂/2016-06-29]

在6月22日的《國語日報》文藝版專欄上,刊出了我的文章〈你可以為任何人心動〉,文章中藉由動畫《庫洛魔法使》為引,向讀者談論了人的情感不應為生理性別所限,而可以自然流動,無論你是同性戀、雙性戀還是哪一類性少數,你的情感都是合理的。這篇文章在某些家長群體當中引起了爭議,他們的論點大致相向,都認為《國語日報》是讓年幼的學生閱讀的刊物,我不該「混淆他們的性別認同,讓他們順其自然發展」。

朱家安/把小孩教成同性戀的隱藏成本

[朱家安/ETtoday論壇/2016-06-28]

人類是有限的動物,這個事實無情地顯現在我們思考機制的諸多缺陷上,例如:我們常常在做判斷時忽略一些重要的成本。

以最近的華航罷工事件為例,有些旅客抱怨空服員罷工造成了他們的損失。面對這種說法,或許有些人會理直氣壯地回嘴說,罷工是為了捍衛勞工既有的權益,你應該容忍。不過即使站在純粹自私的角度,這種說法可能也無法成立,這次華航罷工被稱為「休息時間的戰爭」,因為其中一個主要訴求就是改變工時規定避免空服員過勞。空服員罷工確實會造成你的損失,但是過勞的空服員也有可能造成你的損失,而且在一些不幸的危及飛安的場合,那些損失可能大到讓你願意散盡家產來避免。

多倫多警方對81年同性戀大拘捕行動道歉

[星島日報/2016-06-21] 據星報:1981年2月5號多倫多警方突襲了四座同性戀俱樂部,嘲諷、羞辱、拘捕了數百名同性戀者。

這次行動讓那些希望在俱樂部里得到認同和諒解的同性戀者曝光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