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我們的故事 » 對抗歧視 » 朱家安/把小孩教成同性戀的隱藏成本

朱家安/把小孩教成同性戀的隱藏成本

[朱家安/ETtoday論壇/2016-06-28]

人類是有限的動物,這個事實無情地顯現在我們思考機制的諸多缺陷上,例如:我們常常在做判斷時忽略一些重要的成本。

以最近的華航罷工事件為例,有些旅客抱怨空服員罷工造成了他們的損失。面對這種說法,或許有些人會理直氣壯地回嘴說,罷工是為了捍衛勞工既有的權益,你應該容忍。不過即使站在純粹自私的角度,這種說法可能也無法成立,這次華航罷工被稱為「休息時間的戰爭」,因為其中一個主要訴求就是改變工時規定避免空服員過勞。空服員罷工確實會造成你的損失,但是過勞的空服員也有可能造成你的損失,而且在一些不幸的危及飛安的場合,那些損失可能大到讓你願意散盡家產來避免。


要理解到這些損失帶來的隱藏成本,並藉此修正判斷,你不需要是個左派,只要是理性的人,都可以辦得到。那麼,為什麼還會有那麼多人以自己的權益受損為由譴責罷工?一個可能的解釋,就是他們沒有發現那些隱藏的成本。

另一個關於隱藏成本的故事,發生在上週的《國語日報》。

那天,在專欄文章〈你可以為任何人心動〉裡,朱宥勳藉由動漫《庫洛魔法使》裡人物之間交錯的情愫討論「同性愛情」的可能性:「這個世界上本來就不是只有男生愛女生、女生愛男生這種組合而已,人本來就可以對任何人感到怦然心動…我們從小所受的教育,都刻意忽視同性戀、雙性戀等性別傾向的存在,假裝沒有這一回事…」。

這篇文章引起許多家長反彈,他們到網站留言表示《國語日報》不該混淆孩子的性向、侵害家長教育的權利,並威脅退訂。辦公室也接到電話抗議:「你沒有小孩,就想要毀掉別人的小孩嗎!」、「心動就是上床!文章沒提到是因為他包裝得很漂亮!」。

近幾年的研究顯示,願意表態自我認同為同志的人數,大約在總人口的2~7%之間。這個數字會隨著社會接納同志的程度改變,但值得注意的是,不願意或不敢自我表態為同志的人,不見得就沒有同性戀傾向,對於出櫃的抗拒,反而可能代表他們承受的壓力。以此推論,我們大概可以說,在一個社會當中,實際上有同性戀傾向的人,一定比在上述科學研究問卷裡表態自認為同志的人多。即便取最小數,至少也得承認一個社會當中有2%的同志成員,以此計算,每五個國小班級,可能就有4個小朋友有同志傾向。

當然,家長不見得知道自己小孩的性向,也不見得樂於接受,但這不會改變統計結果,也不會改變「如果你的小孩是個同性戀,但你卻無法接受同性戀」可能造成的悲劇。在國語日報副刊粉絲頁,我看到一則網友留言夾在家長們憤怒的留言串裡:「小學時求知慾旺盛,愛讀國語日報。如果,如果當時就能讀到這種文章,就不會那麼痛苦,不會這麼樣想自殺」。這位朋友沒有自殺,但確實有其他人自殺了,重複的新聞每年都可以看到。

同志小孩自殺當然是悲劇,但自殺卻不是唯一會發生在保守家長手下的悲劇,畢竟一個人自殺,通常表示他認為活著比死了還要痛苦。在這裡我們該問的是:那些還活著的同志和性少數,過得如何?特別是如果他在讀小學,而他的父母上週決定退訂《國語日報》的話?

這就是我說的隱藏成本。父母總認為可以藉由砍斷孩子的資訊來源,來避免孩子「變成」自己不想要的樣子。他們不知道或拒絕面對的是,有時候孩子是什麼樣子,跟他們接收到什麼樣的資訊並沒有關係,過去許多雙胞胎的研究也暗示同性戀傾向在一定程度上有遺傳基礎。

考慮到這一點,當家長選擇阻斷跟多元性別有關的資訊,也幾乎等於宣示拒絕接受多元性別,這種家長最好祈禱他的小孩不要正好是同性戀,否則小孩恐怕必須度過一段很長的徬徨、痛苦和壓力的時間。

原文連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