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對反同公投說不 » 反同志教育公投一旦通過,同志的無奈人生只會無止盡地延續下去

反同志教育公投一旦通過,同志的無奈人生只會無止盡地延續下去

反同志教育公投一旦通過,同志的無奈人生只會無止盡地延續下去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教授/顏正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細閱現行性別平等教育綱要,在小五小六是要教學生認識什麼是性傾向,國中階段是教學生尊重不同性傾向的族群。如果連這都不教,國小國中生對於同志沒有基本了解,又怎能要求學生在看到和自己的性傾向和性別氣質表現不同的同學時,能給予多大的尊重呢?

下一代幸福聯盟(以下簡稱下福盟)發起「反同志教育公投案」,內容是:「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國中及國小),教育部及各級學校不應對學生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志教育?」他們聲稱:「《性別平等教育法》第12條已明載『學校應提供性別平等之學習環境,尊重及考量學生與教職員工之不同性別、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或性傾向,並建立安全之校園空間』…校方仍可按《性別平等教育法》之立法意旨維護安全校園之教育環境;或依教育部所頒佈之《校園霸凌防制準則》、《品德教育促進方案》和《教育部生命教育推動諮詢小組設置要點》,推動校園反霸凌政策,加強品格教育和生命教育之宣導。」

同志學生的命也是命!

看到這些文字,筆者只覺得悲哀:同志學生的生命,竟被這些人看得如此廉價啊!筆者在科技部研究計畫中,調查性傾向為同性戀或雙性戀、年齡在20至25歲間之成年初期男性,在兒童青少年期因性別氣質較為陰柔、或因性傾向為同或雙性戀而遭受騷擾和霸凌的情形。結果發現:有高達56.4%曾經在兒童青少年時期因為性取向或被認為娘娘腔,因而遭受言語、社交、肢體等各種傳統形式或網路形式的騷擾;甚至有高達38.5%遭受騷擾的程度已經到達霸凌的嚴重程度,比例極高,令人驚訝!

同志學生如果遭受性別氣質或性傾向相關的霸凌或騷擾,不只會對於自己在學課業表現滿意程度皆較低,到了成年初期,還會比未曾遭遇霸凌或騷擾的同志出現較嚴重的憂鬱、焦慮、過度使用網路和智慧型手機、疼痛症狀、自殺危險性。同時,遭受過傳統形式和網路霸凌兩種不良對待經驗的同志,比起僅遭受過任一種霸凌者,精神健康問題會更加嚴重。

現行同志教育的「不適齡」,在於太晚開始教

細閱現行性別平等教育綱要,在小五小六是要教學生認識什麼是性傾向,國中階段是教學生尊重不同性傾向的族群。如果連這都不教,國小國中生對於同志沒有基本了解,又怎能要求學生在看到和自己的性傾向和性別氣質表現不同的同學時,能給予多大的尊重呢?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性別氣質或性傾向相關的騷擾和霸凌,有高比例是從國小就開始發生!所以,如果要說現行同志教育是「不適齡」,這「不適齡」是在於太晚開始教。而且,從國小或國中一直到高中都持續遭受霸凌或騷擾者,有最嚴重的身心健康困擾!這顯示:下福盟所謂「國中及國小階段的學生不應接受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志教育」,根本就是要逼死同志學生!

防範性別氣質或性傾向相關的霸凌或騷擾,能靠「品德教育」嗎?事實上,學校所教的「品德教育」,對於原本就不接受師長所灌輸價值的學生並無效果,尤其國中生處於挑戰權威價值階段,對於「品德教育」更常當成是耳邊風!

遭受性別氣質或性傾向相關的霸凌,會如何傷害同志學生?

筆者進一步邀請在兒童青少年時期曾遭受性別氣質或性傾向相關霸凌的同志接受深度訪談,以了解霸凌經驗會對同志學生造成什麼樣的傷害。結果發現:遭受霸凌的同志學生都出現嚴重的悲傷、焦慮、憂鬱、覺得孤獨、不被了解的感覺,甚至會以喝悶酒來逃避痛苦的現實生活,到成年受訪時,對於遭受霸凌的過往仍覺得不堪回首,有人甚至表示:「我自己也不想記得那段遭遇」、「那是不可逆的傷害,讓你心中沒有辦法忘懷」。也有遭受霸凌的同志表示,被霸凌後「我只好拋棄比較細膩的想法和做法,後來就算想重新再來,也回不去了」、「沒有認識真實的自我,其實還滿孤單的」。

國小到高中還是一個人價值觀形成的階段。這時期若因為同志性傾向或較為陰柔的氣質而被霸凌,很容易會將他人的負面刻板態度內化成對自己的看法。許多受訪者即使已經是成年人了,仍然不自主地覺得:「自己也不喜歡自己的形象」、「覺得自己是不被喜歡的人」、「已經不太在乎別人對自己的評價了」。有受訪者很清楚地指出:「霸凌其實是會讓人失去自我價值感」、「遇到喜歡的人,莫名就擔心自己被拒絕」。

 

學生時期遭受性傾向或性別氣質相關霸凌,會對於受害者的人際關係造成長期困擾。例如有受訪者說:「我到現在都很困惑,不知道到底有誰可以讓我去講心事」、「我覺得我很難從人際關係互動得到關心,這是我現在一個很大的障礙」、「對人沒什麼自信」、「可能自然就產生一個防火牆,不會太去相信對方講的話」。甚至因為過去受霸凌的痛苦經驗而擔心或逃避與人接觸,「預期性地擔心又會被欺負」、「怕對方認為自己不同而討厭自己」。

求學時期遭受性傾向和性別氣質霸凌,很多受害的同志曾經向家長求助,但家長的回應卻常常造成同志學生的二度傷害。例如有家長說:「誰叫你要那麼娘,難怪別人要欺負你」、「一定是你自己沒做好,同學才這樣對你」,或有很多家長不把孩子的受暴當成一回事。如此一來,造成許多受霸凌的同志學生與家人關係不佳。例如有受訪者說:「國中高中時爸媽都沒幫上我,回家還要假裝沒事」、「現在我沒有想理他,他不會改變啊,他一輩子都不會接受我」、「經濟獨立的時候就大家各走各的,對我來說,家庭關係就是疏離」。

反同志教育公投一旦通過,同志的無奈人生只會繼續延續

說實話,筆者雖然整理了上述研究結果,希望告訴大家:同志學生的處境是如此的困難、生命是如此受到威脅,但其實並未抱持多大希望能打動大家的心。即使不是同志,現在也已經不是學生了,但其實大家在當學生時,一定都看過、甚至經歷過校園裡的強欺弱、大欺小、多欺寡的霸凌或騷擾,但很多長大的我們卻選擇忽視、遺忘,讓下福盟所提出的反同志教育公投獲得數十萬連署書,連苗博雅等人所提的挺同公投案連署,支持同志教育案(內容是「我支持以法律明定,在國民教育各階段內實施性別平等教育,且內容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以提昇學生之性別平等意識」)的人,硬是比支持同志婚姻案(內容是「我支持,以民法婚姻章保障同性別二人建立婚姻關係」)的人少將近十萬人!筆者只能期待:未來兩到三個月,有更多人能看見及早施行同志教育的重要性,讓國小國中生繼續有機會認識並尊重性傾向少數、性別氣質和社會期待有差距的人。

筆者研究訪問到遭受霸凌的同志年輕人的感嘆:「人生無奈。我的人生並不完全是我可以選擇的」,倘若下福盟的反同志教育公投一旦通過,同志的無奈人生只會無止盡地延續下去。

[ 責任編輯:潘柏翰|核稿編輯:翁世航 ]

 

原文連結: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