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婚姻平權 » 同志伴侶的遺憾 法務部:專法不能溯及既往

同志伴侶的遺憾 法務部:專法不能溯及既往

同志伴侶的遺憾 法務部:專法不能溯及既往

有些同志伴侶可以等到524這天登記結婚,但有些同志伴侶來不及等到這天。

例如:雖已註記為同性伴侶,但還沒得及登記,一方便已離開人世,或者註記為同性伴侶後一方發生意外變成植物人,不能為結婚的意思表示,施行法都來不及保障這些同志伴侶的權益,所以這部專法能不能溯及既往,就變得很重要了。

伴侶盟律師潘天慶認為,婚姻所生的權利義務關係及配偶地位,應該可以在實際司法個案中討論溯及既往的可能性。因為過去民法不許同志結婚的狀態,已於2017年5月24日經大法官宣告違憲,自宣告違憲之日起就應該允許同志可以結婚,但卻一直拖到兩年整以後,同志才終於能實現婚姻自由,這是國家保障人權來的太晚,對在這中間已做同性伴侶註記,但因意外而無法結婚的同志伴侶們,是國家有所虧欠,自然應該有機會討論溯及既往的可能性。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2015年判決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後,也有一些州法院透過判決方式溯及既往,可供台灣將來參考。

(2019/5/23/聯合報/林孟潔)

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上周五通過,台灣成為亞洲第一承認同性婚姻合法。法務部表示,專法並沒有溯及既往,5月24日施行日後才有效力;有律師則認為,未來可以讓各法院透過個案類推適用,去形成溯及既往的可能性。

男同志胡勝翔和潘世新已註記為同性伴侶,但在大法官釋憲後半年,潘世新因病過世,他向勞動部等單位爭取配偶喪葬補助被拒;專法通過後,希望能溯及既往,讓他能在身分證上配偶欄填入潘世新的名字。

法務部表示,施行法並沒有溯及既往,發生效力以本周五(24日)施行日開始;過去相關機關讓同性伴侶註記,並非施行法的效力所及,而註記也並非登記結婚,法律上的效力仍不同。

律師葉光洲指出,同性伴侶感情深厚令人感動,但法律並不管感情,若因個案而溯及既往,除保障感情穩定的伴侶外,但若相反,兩人感情不穩定,或一方被家暴但尚未結婚,一旦溯及既往,是否另一方可無條件的爭取財產?

他認為,同婚議題已被混淆,大多看到良善、人權面,但法律保障是影響所有人,若給予齊頭式的平等,往後會造成很大的困擾。

而律師潘天慶說,他認為施行法應可以溯及既往,透過實際司法個案,讓個別法院去判斷、形成溯及既往的可能性。他說,美國2015年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而個別的州也有透過案例讓同婚可以溯及既往。

他說,施行法通過當然是件好事,但這是國家長久以來虧欠同志群體的,而大法官釋憲後給予的期間是兩年,但沒有人規定政府要等到兩年一到才讓同婚合法,「可以提早交卷,避免遺憾發生」。

他舉例,除了另一半死亡的案例外,也有案件是同性伴侶已經註記,但其中一方發生意外,變成植物人,那如此是否可以結婚?因為一方已沒辦法表達自我意思,這種狀況也可能無法受到專法保障。

潘天慶認為,施行法是否溯及既往?應該具體針對個案去處理,了解雙方是否有註記或履行夫妻同居義務,讓法院去類推適用,或許未來個案判決有增加趨勢,就有可能討論施行法是否有修正空間。

新聞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