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國際消息 » 亞洲 » 在保守的巴基斯坦,跨性別者如何競選國會議員?

在保守的巴基斯坦,跨性別者如何競選國會議員?

在保守的巴基斯坦,跨性別者如何競選國會議員?

每週,伊斯蘭馬巴德居民都會致電到娜汀・喀什什(Nadeem Kashish)的電台節目,抱怨在巴基斯坦首都遭遇的各式問題:自來水缺乏、長期電力中斷、飆升的租金。在節目中,喀什什的聲音充滿活力,呼籲聽眾藉由選票,迫使政治人物對他們的政見負責。最近幾週,這個節目則被一種新的呼聲淹沒:有良心的人們致電,支持這位35歲的跨性別女性投入首都的地方性選舉——在這個競爭激烈的選區,她將碰上數位重量級政治人物。

以獨立參選人身分競選巴基斯坦全國大選的喀什什告訴《TIME》雜誌:「我正在和伊姆蘭・汗(Imran Khan)和前總理沙希德・阿巴西(Shahid Abbasi)等名人競選,而我認為這不會對我造成什麼威脅。」當她挨家挨戶地拉票時,有人起鬨並嘲笑她的外表——一頭短髮、有時會塗上口紅,並不符合性別二元論。喀什什用高亢的笑聲模仿她的批評者:「每當人們聽到我參選的消息,覺得這是一場笑話的時候,他們就會開始笑。」

在喀什什很小的時候,她的家庭就與她斷絕關係。她是一位非傳統型政治家,住在伊斯蘭馬巴德最知名的貧民窟之一——位於巴里・埃曼的默哈拉諾里巴格(Mohallah Noori Bagh,Bari Imam)——的跨型別團體家屋中。喀什什是少數跨性別的公職參選人之一。這個擁有2.07億人口(其中穆斯林佔多數)的國家,在2011年給予跨性別公民投票權,此次大選有三名跨性別候選人競選國民議會席次,另外兩名候選人是投入省的立法機構選戰。

支持者估計,巴基斯坦約有50萬跨性別族群,不過在官方人口普查數據中只有一萬人。以南亞社群的傳統而言,當地人口中的「海吉拉」(Hijra)或「卡娃佳夕拉」(Khawaja Sira)是讓人崇敬又懷疑的存在,被認為具有神秘的力量。許多人懼怕遭到他們的詛咒,不過婚禮和分娩時又會邀請他們來給予祝福。在殖民統治期間,英國於1871年頒布《犯罪部落法案》(Criminal Tribes Act),將海吉拉和其他社會少數群體視為對社會秩序與道德的威脅。由於這樣的歷史沿革,少數群體成員被迫轉向乞討維生——甚至到了今天也是如此,在大城市的交通號誌下,看見正在要飯的跨性別男女並不稀奇。

儘管仍面臨歧視、騷擾和社會排斥,跨性別社群在巴基斯坦獨立後,取得了法律上的重大進步。2009年,最高法院的一項判決正式承認第三性人士的權利。今(2018)年5月份,國民議會通過具里程碑意義的《跨性別人士(權利保護)法案》(Transgender Persons〔Protection of Rights〕Act),保障其基本權利、取締騷擾和歧視行為。

但今年一連串的殺戮事件突顯了跨性別社群仍然面臨暴力和歧視。7月,一位跨性別公民在東部旁遮普省的一場婚禮上被槍殺,而在3月份,另一名跨性別者則被摩托車手在邊境城市白沙瓦謀殺,從案發現場能明顯看出犯罪動機充滿仇恨。跨性別行動陣線(Trans Action Alliance),一個巴基斯坦跨性別組織的報告指出,類似行動在過去三年中已造成超過50人死亡。

「在能夠影響法律之前,你就是他們的奴隸——你們正在遵守他人制定的規則和法律。」26歲的跨性別候選人奈雅布・阿里(Nayyab Ali)說,她在她旁遮普(人口最多的省份)的家鄉奧卡拉參選。阿里是巴基斯坦國會成員艾莎・古拉拉・瓦茲(Tehreek-e-Insaf Gulalai)所屬政黨的成員,是有政黨支持的少數跨性別候選人之一。大多數政黨都對跨性別候選人敬而遠之,認為他們雖引人注目,但是卻拿不到多少選票。阿里曾遭前男友潑酸攻擊,她希望能讓跨性別者、少數族群的人權更進步。「我們不僅僅是跨性別社群的代言人,我們也是女性和少數民族的代言人。」她說,「如果你是真的想要改變,投票給跨性別者。」

活動人士表示,儘管至少有25名跨性別人士擔任選舉觀察員,要跨性別族群前往投票仍是困難重重:男女分開的投票亭設置讓他們擔心,如果進入「錯誤的」投票亭會遭到騷擾。儘管最近的選舉改革措施承諾加快證件發布,不少人還是沒有能證明自己身為跨性別者的身份證。此外,許多跨性別者登記的投票地點在自己的家鄉,他們在那些地區卻飽受排斥。

「這是所有人的故事。」喀什什表示,她的家人把她從距離伊斯蘭馬巴德七小時路程的家鄉木爾坦驅逐出去。儘管她在自己的家鄉可能不受歡迎、選舉結果也可能不如預期,喀什什已經在她的聽眾中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我的聲音廣為流傳,遍布世界角落。這是我的勝利,如果你走到他人面前、坦承以待,他們就會接納你。」

 

新聞連結 ▶Sabrina Toppa(譯:王國仲)/關鍵評論/2018.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