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婚姻平權 » 伴侶盟支持廢除通姦罪的理由

伴侶盟支持廢除通姦罪的理由

簡至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 (摘錄自伴侶盟2012.12.11答客問)

過去婦運與性權團體已經清楚闡明為什麼應該廢除通姦罪,因為無論在文化上或實務統計上,通姦罪存在的目的與結果都在懲罰不遵守性道德的女性,而不是那些把外遇當成「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的男人們。根據台北大學官曉薇教授針對1999年到2005年的司法統計資料顯示,太太被判通姦確定的總人數超過先生,而通姦判刑確定人數中最多的,正是女性第三者,數字證實了通姦罪根本就是現代女人的貞操帶,而不是綑綁男人情慾的緊箍咒(註一)。

若不談性別,只單純談論通姦罪到底能不能「保護」被背叛的一方?答案恐怕也相當令人失望。在法律實務上,構成通姦罪的證據要求趨向嚴苛,因此提告人為了取得可用證據往往得求助徵信社,姑且不論提告人得冒著花大錢卻可能被騙的風險,很多人花了數十萬、甚至數百萬後,對方雖然如其所願被判刑,但雙方的感情也撕破到難以復原;至於那些只想要報復對方、不想重修舊好的提告者,往往也會發現,付出高價徵信費用的結果,常常只是換得對方3到4個月有期徒刑(意味著對方只需要繳納罰金不需要坐牢),民事賠償也少得可憐,最後算算,自己所付出的時間與金錢可能遠多於對方的損失。

但仍舊有些人認為,通姦罪的存在可以嚇阻一些天性膽小、不真心想偷情的人。或許人們真有可能因為不想觸法而選擇守貞,但其實稍有感情經驗的人都能明白,一個人在情感關係中最在乎的往往是愛,如果你的伴侶僅是因為被法律嚇阻(而不是因為在乎你)選擇守貞,這段情感關係恐怕也只剩下壓抑與虛偽。

人與人之間的感情關係總是複雜曲折,恐怕連當事人都無法說明白,但通姦罪的存在,卻是藉由第三者人透過「證據」來論斷孰是孰非,將情感關係中複雜難解的問題(那些關於如何在一段關係中愛與被愛,那些關於人們既渴望自由又希望與人承諾的微妙平衡)擱置一旁,僅用誰與第三者做愛做出最後論斷,此種運作機制顯然是一種過分簡化思考的產物,且將弱化我們處理自身情感與他人關係的能力。

民主社會與集權社會最大的不同,在於國家、社會、律法是由人民來決定,還是被少數握有權力的人所決定,而人民要能夠決定自己未來的前提,正是毫不懈怠的參與社會並且為自己的決定付出責任與代價,在親密關係中亦然,我們早該脫離父權、夫權為尊的家庭倫理,找回屬於每一個家人的聲音,讓家庭成員可以平等、積極的協商彼此都滿意的安排(無論是守貞或開放關係)。既然如此,怎麼會同意國家運用刑法管控與懲罰人民的性活動?守貞如果真的是雙方認定的可貴價值,那麼,更應該是出於自願的守護,而非畏懼國家刑罰下的結果。我們支持廢除通姦罪,因為我們相信,唯有如此,我們的親密關係才能往民主化的方更向前進一步。

註一:相關論述可參考簡至潔著,撰文「婚外性除刑罰—早該廢除的刑事通姦罪」,原文刊載於玉山周報30期。http://www.awakening.org.tw/chhtml/topics_dtl.asp?id=187&qtag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