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國際消息 » 亞洲 » 看準不敢聲張 俄國同志竟成犯罪集團勒索肥羊

看準不敢聲張 俄國同志竟成犯罪集團勒索肥羊

[郭慧/風傳媒/2016-06-09]

近年來,俄國壓迫同性戀者事件頻仍,先是在2013年時,俄羅斯修改聯邦法律第5條《關於保護兒童免遭有害其健康和發展信息侵害》,禁止向未成年人宣傳「非傳統性關係」,遭到國際譴責。近來,更傳出有犯罪集團利用同志約會網站勒索同性戀者、侵犯同志權利。

勒索同性戀者

根據《美聯社》報導指出,一位居住在聖彼德堡(St. Petersburg)的經濟學家,正是他們新的下手對象。該經濟學家表示,在他與約會對象見面時,幾名男子闖入他們會面的公寓,聲稱其約會對象尚未成年,並以報警、公布秘密拍攝的影片作為要挾,迫使其支付贖金。

這位受訪的匿名經濟學家表示,他認為自己的約會對象已經成年了,犯罪組織只是在欺騙自己而已。此外,犯罪組織還毆打他、威脅他,並向其他索取超過10萬盧布(約新台幣4萬9千元)。其中一名加害者甚至拿走他的提款卡、領空了他的帳戶,而直到受害者保證將於隔日轉入剩餘款項,犯罪集團才肯釋放他。

犯罪集團不一定反同

對此,同志人權團體Vykhod(原意為「出櫃」)表示,2015年時,他們在聖彼得堡已登記有12件類似案件;而今年到目前為止,也已經有18件類似案件。

LGBT(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支持者則認為,實際的受害者遠遠超過這個數字。此外,他們也表示,最近對於同性戀者的犯罪,大多與該經濟學家所遭受的模式相同,而這類攻擊更在近2年來愈見頻繁。

對此,同志諮詢團體Positive Dialogue的法律顧問洛札(Alexander Loza)和Vykhod發言人猶歷耶法(Nika Yuryeva)表示,攻擊同性戀者的犯罪組織並不一定反同,但他們發現這種方式既有利可圖,又可以讓他們安然脫身。

而該名經濟學家也同意這種說法。「他們犯罪的動機並不是因為反對同性戀,而只是想要利用這種情形而已。」他表示,「我認為這是一般的犯罪,只是選擇了這種手法。」

同性戀者不被接受

事實上,由於同性戀者較不被俄國社會所接受,因此,許多同性戀者會向家人、朋友、同事隱瞞自己的性向。而不被社會所接受的情形,也使其成為犯罪集團的勒索對象。

洛札也表示,「在俄國,許多同志都過著雙重生活,不願對家人或同事公布自己的性向。」洛札說道,「在這種被設計的約會中,他們會害怕公開自己的身份,也害怕被指控為戀童癖,因此,他們不敢向警方尋求協助。」

捍衛傳統家庭價值

此外,在2013年時,為了捍衛傳統家庭價值、對抗來自「墮落的西方世界」的影響,俄羅斯修法禁止向兒童宣傳同性戀,在此狀況下,犯罪組織也變得更加膽大妄為。

而任職於Positive Dialogue的雷洛斯欽(Alexander Zhelezkin)則表示,這改法律讓他決定成為一名同志運動者。
「現在,我的出櫃是一種自我保護。」他說道。

然而,對於知名的電視記者克拉索夫斯基(Anton Krasovsky)而言,出櫃卻終結了他在俄國的事業發展。自從他在2013年公開於電視上出櫃,克拉索夫斯基便遭到解雇,直到現在,他仍然無法在電視台找到工作。

克拉索夫斯基表示,距離讓同志在俄國覺得被保護,敢公開談論自己的性向,還需要一段時間。「他們必需開始信賴自己居住的國家,才能免於恐懼。然而,他們並不信任自己現居的國家。」

以合法手段反同

而對於犯罪集團的作為,反同人士布拉塔夫(Timur Bulatov)則表示,「為什麼要攻擊生病的人呢?這樣的人需要的是治療。」他說道,「我有很多合法的手段可以影響這種人、對他施壓。」此外,他也表示,同性戀者是俄國社會及孩子們的危害,但應該要以合法的手段來反對他們。

他更表示,禁止同性戀者向未成年人宣傳的法律刻意在文字上保有模糊地帶,就是要讓該法律可以在多種情形下適用。舉例而言,這個法律容易使同性戀教師成為目標,因為他們的工作會直接接觸到孩童。

「並未迫害同性戀者」

對此,修法的發起人,反對LGBT的議員米洛諾夫(Vitaly Milonov)則表示,「這條法律是個預防手段。它並不是要懲罰任何人,只是要預防如同志遊行般的公開活動。因為在俄國,父母並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看到這些事情。」米洛諾夫更表示,他的任務,是向孩子們發揚「正常」的家庭。

「俄羅斯沒有壓迫同性戀者。」他表示,「當同志團體抱怨遭到騷擾的時候,他們其實只是想要從心腸軟的歐洲人那裡拿到更多錢而已。」

原文連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