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法院拒絕讓分娩的跨男登記為孩子的father或parent

英國跨男Freddy McConnell產下一子,向法院爭取將他登記為孩子的 “father”(父親)或性別中立的 “parent”,自2019-2020期間歷經三審訴訟,英國最高法院在今年11月決定不受理Freddy的上訴,該案後續預計會進入歐洲人權法院審理。 目前三十多歲的Freddy,從22歲時起開始以男性的身分生活,2013年進行睪丸激素療法,2014年進行雙乳切除手術。在2016年9月時,他開始計畫懷孕,先停用睪丸激素以確保可以順利受孕,並在2017年4月間依照英國性別承認法(Gender Recognition Act 2004)變更登記為男性後,接受精子捐贈,藉由人工生殖技術懷胎受孕,並於2018年1月產下一子。  

一位雙性人準媽媽的故事讓我們了解性別真的很多元

「性別天生」這說法通常預設:一個人的性別究竟為何,在出生時就由其生理上、外觀上的性別特徵決定,不會再有任何變動。同時,它也隱含另一個假設:一個人的生理性別和性別認同是同一件事。對多數人而言,這些假設是無庸置疑的概念,然而,一位美國女性的人生經歷告訴我們,「性別」比我們所以為的更複雜、更豐富。   18歲的 Mikey Chanel 具有男性的外生殖器,出生後一直被視為男孩撫養;事實上,她內心始終認為自己應當是個女孩。13歲時,Mikey Chanel 先是自認為同志並向他人出櫃,並且持續探索自己是否為跨性別。直到去年,Mikey 在如廁以及性行為之後,感覺身體不太尋常,前往醫院接受檢查,才知道她的體內存在著女性生殖器官,且具有受孕能力。  

測不到等於不具傳染力! 她染愛滋十年自然產下健康胎兒

伴盟評論:

U=U(undetectable= untransmittable)在世界愛滋日的前夕,我們再次複習U=U這個重要概念。

依照最新醫療資訊,愛滋感染者接受治療後,只要血液中測不到病毒量且穩定長達6個月以上時,就能100%預防透過性行為的途徑傳染給他人,也就是「測不到等於不具傳染力」。報導中的個案就是一位愛滋感染者,她在穩定控制下順利產下健康寶寶,她的先生這幾年的定檢結果也一直是無感染。HIV早已不是1980年代那個聞風色變的疾病,而是一種慢性病,只要吃藥控制就能夠一輩子不發病,也不影響壽命。

當跨男懷孕分娩生子,孩子的出生證明該如何稱呼ta?

【國際性別人權新聞】當跨男懷孕分娩生子,孩子的出生證明該如何稱呼ta?

「我是男同志,我接住了差點被生母打掉的孩子」他用最真摯的愛,證明當同志的小孩多幸福

伴盟評論:

「那年他才23歲,把差點被別人打掉的孩子,從天堂邊緣一把拉了回來。」

2013年,伴侶盟舉辦「多元成家連署理由」徵故事的活動,報導裡的主人翁Andy當時就有來信,時隔6年,他再度來信,表示想在台灣同婚通過,但卻不允許同志共同收養小孩的這個當下,來分享他怎麼把孩子帶大的,證明不論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只要有心,一樣都能把孩子好好拉拔長大。❤️

#只有自己的觀念錯誤#才會教壞帶出來的孩子#同志共同收養權

同性婚姻保障兒童權益

李怡青/政治大學心理系教授、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

今日的台灣至少有超過100個同志家庭生養小孩,並且其中已有數位家長勇敢站出來要求他們應得的權利-國家對於同志家庭的法律保障。這個法律保障的爭點只有一個,如果某些同性戀有維持長期關係的想望,且生養小孩,除非有證據顯示同志家庭對個人、伴侶或子女不利,否則就應該還給他們應得的法律保障,讓同志家庭的伴侶與子女都能享受法律的保障。

 

有些人提及同性戀人數那麼少,想要經營家庭的人更少,有必要為了這麼少數人更改多數人習慣的法律制度嗎?我們的社會從來沒有因為某些人的數量很少,而剝奪他們平等的法律權利。舉例來說,難道因為原住民人數僅佔台灣全部人口的少數,所以他們就不能結婚、生養子女,而必須要另立一套專法來規範原住民的婚姻嗎?有人提到可是國家有設原住民專法啊,卻未曾想過原住民專法是給予原住民特殊的權益,且這些權益是非原住民無法享有的,而同志家庭要求的是與異性戀家庭一樣的權益,並沒有享有任何特權,為何需要設專法來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