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性別議題

身為父母,我們尊重孩子做自己

美國傳奇歌手雪兒(Cher)一直都是 LGBT+ 粉絲的偶像,在近期的採訪中,她分享了關於自己的兒子查茲(Chaz)性別認同轉變的過程與身為母親的心境。 查茲在出生時的生理性別為女性,他在青少年時期就公開出櫃為女同志,卻一直要到2008年、近40歲時才開始接受變更性別的相關程序與手術。雪兒表示她與查茲談論跨性別多年,而查茲也曾向她表示不會接受手術。從女兒是同性戀到跨性別這些追尋、探索認同的過程,雪兒也坦白這過程對一個母親而言並不容易。她向其他類似處境的家長喊話表示:「他們(多元性別的孩子)不過是用不同的形貌出現罷了,你並不會失去他們。」 對於某些排斥跨性別的人,雪兒認為:「他們很害怕,不知道怎麼應對這樣的事。有些人是因為宗教信仰的緣故,但我還是不懂這為什麼會是一件需要大驚小怪的事?」 另一個讓人覺得很不簡單的媽媽,是藝人伊能靜,她18歲的兒子小哈利,先前被媒體刊出女裝照,也成為頗受關注的話題。伊能靜近日上節目時對此事表達了感想,她表示小哈利最初先反問她「妳會不會受傷、會不會影響到妳的工作?」,甚至猶豫要不要關閉社群網站。伊能靜則是告訴小哈利「你不但不會影響到我們,你還會讓更多人知道,自由是非常珍貴的。」更認為「尊重別人做自己非常珍貴,爸媽尊重孩子做自己也非常珍貴。」 對於多元性別的孩子來說,父母家人的支持極為重要。然而,根據伴盟於去年三月的「跨性別人權處境調查報告」中,發現有近六成(59.65%)的跨性別者遭受原生家庭的不友善對待。其中言語暴力高達94.82%、情緒暴力也有48.48%。而所有強行矯正行為,包含輔導、就醫者也高達48.78%。顯見目前台灣社會中,原生家庭對於跨性別者的接納度仍偏低。這些現象,讓人極為擔憂心跨性別兒童在成長過程中所遭受的身心創傷與壓力。  伴盟期待每個人都能尊重他人想要「做自己」的選擇,而父母尊重孩子的自由意志更是一件至關重要的事。在因陌生而感到驚慌的同時,只要退一步、轉個念,就會明白外在打扮、所表現出的性別氣質,乃至性別認同,都只是這世界與人類面貌多樣化的一部分,每個生命,無論年紀大小,都有權利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在議場上「讚美」女性官員身材?男議員堅不認錯

2020 年底,俄羅斯爆發一場性別歧視爭議。共產黨男議員安莫索夫承認在某次會議上,盯著企業部部長薇索琪赫的胸部,並公開表示,「作為一個健康的男人」會一直留心女性身體散發的性魅力,理所當然。薇索琪赫立刻指出對方發言內容與會議無關,但男性議長卻向她表示,「妳無權評論議員發言。」

我的衣服,我決定:期許學生制服打破性別二分窠臼

我國教育部近日公布服儀新規定,明定寒流來襲時,學校不得禁止學生在制服外添加保暖衣物。這個冬天,日本政府也有新的服儀規範,學生可自行決定穿著,不再受限於傳統的性別二分制服。

柯達飯店歧視雙性人案,判賠當事人 20 萬精神損害賠償定讞!

2019 年 6 月喧騰一時的柯達飯店歧視雙性人員工案,在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伴盟)律師團的義務協助下,向柯達飯店與涉案的兩名主管請求 詳細閱讀 »

有什麼工作,是男人能做,而女人不能呢?

你對「消防員」的第一印象是什麼?身材高大、孔武有力的粗獷男性?這正是前英國倫敦消防局局長 Dany Cotton 想要打破的既定印象,她同時也是倫敦首位女性消防首長。 Dany Cotton 年少時未依家人期待就讀一般大學,一股腦兒就想當消防員,這可嚇壞了她的父母,但並非認為 Dany 做不來,而是擔心 Dany 在這個由男性主導的環境中遭受霸凌。「當時十八歲的我對什麼是女人不能,或不該做的事,其實沒什麼概念,只想說為什麼我不能?」Dany 回想當時心境。其於 1988 年離開消防學院時,是同期三位入學女性之中,唯一一個結業的。

說不出口的 #友善同志 彩虹跑道 🌈

簡至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祕書長

花蓮縣吉安鄉化仁國小去年11月啟用了全縣第1座「彩虹跑道」,沒想到竟遭來反同團體抗議,認為跑道顏色竟然是「6色」而不是「7色」,質疑學校為了博取友善同志的美名,灌輸學生錯誤思想。  

所有的平等都是爭取來的,運動也不例外!

過去被認為「專屬男性」的日本相撲,近年逐漸出現女性選手,這些女相撲選手與男相撲選手做同樣的訓練,進行一樣的練習賽,在練習賽的時候也會採取男女混賽的方式進行,但目前為止,女性相撲選手仍只能成為業餘選手,日本職業相撲的場域仍然都是男性。

出櫃與告白一樣,都不能強求!

作者 伴盟專員 華正函日本「一橋大學強迫出櫃事件」發生在 2015 年,一名男研究生向心儀的男同學告白,不料2個月後,被告白的男同學卻在幾位好友的聊天群組強行替當事人出櫃,且群組成員普遍對同志持負面態度,造成當事人身心受創,最後跳樓自殺。日前東京高等法院雖判定校方無賠償責任,但明確肯認「強迫他人出櫃明顯違法」。

泰國LGBT上街頭,爭取民主與平權

2020年夏天以來,受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啟發,泰國民眾為追求民主與自由,展開了自軍政府執政以來最大的學運浪潮,這個大規模謀求憲政與社會改革的過程,LGBT 與女性主義團體都沒有缺席,甚至可稱為本次運動中亮眼的要角。 泰國受軍政府長期統治,上街頭或反抗政府必須承擔高度風險,處於弱勢的泰國的 LGBTQ 團體也因此更難有上街頭發聲的機會。而在本次泰國「自由青年行動」(Free Youth Movement)組織的帶領下,緊扣著反軍政府、謀求民主改革的運動主軸,各領域的社會改革也得以進入其中發聲,「性傾向與性別認同權利與正義基金會」(Foundation for 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Identity Rights and Justice)便指出,這是泰國LGBTQ族群史上首度有組織地出現在民主運動現場。

找回被消失的身心障礙女性

各地街頭常見巡迴中的粉色乳房攝影車,因可近性的服務,有效提高了女性的乳癌篩檢率。但值得我們進一步思考的是——對障礙女性而言,這樣的「可近性」是否確實? 過去已有障礙女性指出,乳房攝影車的階梯設計排除了她們的使用權,不僅如此,醫院裡的許多檢查器材也往往忽視障礙女性的需求,導致她們的就醫權益和健康容易遭到耽誤。例如:有障礙女性遭遇過想做乳房攝影,但檢查設備需要能站立10分鐘,且要貼近儀器。醫院的醫護人員沒有和障礙女性討論如何調整檢查方式,就直接告知她因為「身體功能」的原因「無法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