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未必是好事,離婚未必是壞事

據報導,一名中國陝西女子李金蘭與其配偶楊執印共同生活將近40年,育有3名子女,李金蘭婚後發現丈夫脾氣暴躁,40年來動輒打罵,之前為了照顧未成年子女,李金蘭選擇忍氣吞聲,如今孩子都已長大成年,各自結婚生子,因此希望以夫妻感情破裂為由,向陝西黃陵縣人民法院訴請離婚。  

從莫斯科地鐵開放女性駕駛員,看台灣大眾運輸駕駛性別比

在2021 新的一年,莫斯科終於廢除了「地鐵駕駛僅限男性」的禁令,通過訓練課程的 12 位女性成為新一批的地鐵駕駛員。   此類禁令最早可上溯自 1970 年代,蘇聯宣稱為了保護女性的生育能力,不該讓女性從事危險工作,1980 年代初期發布禁令,不再新聘女性駕駛。而在 2000 年頒布的法令中,更直接禁止女性從事 456 種職業,其中包含列車駕駛、卡車駕駛和汽車技工。2019 年 7 月,俄羅斯勞動部則將這份清單縮減為 100 項。   如果莫斯科令您驚訝,那麼台灣呢?日前行政院性別平等處發布「2021 年性別圖像」,將台灣的資料代入聯合國開發計畫署的 2019 年性別不平等指數,得出

在議場上「讚美」女性官員身材?男議員堅不認錯

2020 年底,俄羅斯爆發一場性別歧視爭議。共產黨男議員安莫索夫承認在某次會議上,盯著企業部部長薇索琪赫的胸部,並公開表示,「作為一個健康的男人」會一直留心女性身體散發的性魅力,理所當然。薇索琪赫立刻指出對方發言內容與會議無關,但男性議長卻向她表示,「妳無權評論議員發言。」

我的衣服,我決定:期許學生制服打破性別二分窠臼

我國教育部近日公布服儀新規定,明定寒流來襲時,學校不得禁止學生在制服外添加保暖衣物。這個冬天,日本政府也有新的服儀規範,學生可自行決定穿著,不再受限於傳統的性別二分制服。

所有的平等都是爭取來的,運動也不例外!

過去被認為「專屬男性」的日本相撲,近年逐漸出現女性選手,這些女相撲選手與男相撲選手做同樣的訓練,進行一樣的練習賽,在練習賽的時候也會採取男女混賽的方式進行,但目前為止,女性相撲選手仍只能成為業餘選手,日本職業相撲的場域仍然都是男性。

出櫃與告白一樣,都不能強求!

作者 伴盟專員 華正函日本「一橋大學強迫出櫃事件」發生在 2015 年,一名男研究生向心儀的男同學告白,不料2個月後,被告白的男同學卻在幾位好友的聊天群組強行替當事人出櫃,且群組成員普遍對同志持負面態度,造成當事人身心受創,最後跳樓自殺。日前東京高等法院雖判定校方無賠償責任,但明確肯認「強迫他人出櫃明顯違法」。

泰國LGBT上街頭,爭取民主與平權

2020年夏天以來,受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啟發,泰國民眾為追求民主與自由,展開了自軍政府執政以來最大的學運浪潮,這個大規模謀求憲政與社會改革的過程,LGBT 與女性主義團體都沒有缺席,甚至可稱為本次運動中亮眼的要角。 泰國受軍政府長期統治,上街頭或反抗政府必須承擔高度風險,處於弱勢的泰國的 LGBTQ 團體也因此更難有上街頭發聲的機會。而在本次泰國「自由青年行動」(Free Youth Movement)組織的帶領下,緊扣著反軍政府、謀求民主改革的運動主軸,各領域的社會改革也得以進入其中發聲,「性傾向與性別認同權利與正義基金會」(Foundation for 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Identity Rights and Justice)便指出,這是泰國LGBTQ族群史上首度有組織地出現在民主運動現場。

職場夠友善,LGBT員工才能自在出櫃做自己

現任路透社高層的蔡翔祁日前以跨性別身份出櫃,引起廣泛關注,她並將英文名改名為Gina Chua。在路透社網站上,管理職名單已將她的名字更改為Gina,並換上她的女裝照、簡介用「she」稱呼她。   Gina是新加坡人,在媒體界從業三十年,過去曾任香港《南華早報》總編輯。 她寫信告訴路透社所有同事,「我是跨性別,從今天開始,我將以100%的時間來生活和展示我所知道的真實自我。」並表示她已經歷過自我探索的旅程,而現在是時候該往前進了。  

衛生棉互助行動──免稅‧脫貧‧姊妹力量

文|楊佳嫻 (伴盟常務理事)   今年十月,上海的華東法政大學教學樓四處廁所外面都出現了「衛生巾(棉)互助盒」,提倡「拿一片放一片」,維持數量,供臨時需要的女性使用。至於互助盒不設置在女廁裡面,一方面是怕廁所內比較潮濕,影響衛生棉品質,另一方面,也表現出「月經並不羞恥」的進步意義。   此一「月經安心行動」很快擴散開來,由於十分切身、務實,短短一個月內,互助盒出現在三百多所中學與大學內。連帶的,關於打破「月經羞恥」,甚至進一步討論「月經貧窮」,也都成為熱門話題。  

職場性騷擾帶來的精神傷害,應認屬於職業災害

日本行政機關日前於勞動事件調查中,認定一位公司女職員因遭受上司長期性騷擾而出現精神症狀,屬於職業災害。   該案女職員指訴:從 2018 年 1 月起,她的上司多次邀約她外出用餐、出國,也曾寄 E-mail 向她示愛,甚至一路跟蹤她到車站,導致她產生嚴重精神壓力,經醫師診斷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女職員雖然曾向該公司人事部門反應,但人事部門態度消極,僅稱上司對女職員並無肢體接觸,甚至曾稱女職員想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