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國際消息

美國眾議院通過正式文件中,必須使用「性別中立」的語言

美國政局近來輒為全球焦點,除了政權交接與國會動亂之外,另有一事亦被輿論高度關注,即眾議院修正新一屆的議事規則,史無前例地通過:此後眾議院公文應使用「性別中立」語言。  

結婚未必是好事,離婚未必是壞事

據報導,一名中國陝西女子李金蘭與其配偶楊執印共同生活將近40年,育有3名子女,李金蘭婚後發現丈夫脾氣暴躁,40年來動輒打罵,之前為了照顧未成年子女,李金蘭選擇忍氣吞聲,如今孩子都已長大成年,各自結婚生子,因此希望以夫妻感情破裂為由,向陝西黃陵縣人民法院訴請離婚。  

德國跨性別者,批評過時的醫療評估

2021年,正好是德國《性別變更法》上路第40年。現行法規雖無要求跨性別者進行強制手術,卻仍要提供兩張心理師評估證明,且要透過法院程序才能順利更改性別。對此,德國綠黨在去年6月提出法案,希望簡化換證流程,改採「自我決定」模式,不再要求跨性別者出示心理師證明;自由民主黨也提出大致相同的法案,而兩種版本都規定只要年滿14歲,跨性別者就能自由換證,目前皆在國會裡等待討論。   德國跨性別運動者 Felicia Rolletschke 在2015至2018年間換證,依據她的親身經驗,她認為整個變更名字與性別的程序「貶低人格、昂貴並且不合邏輯」,相關規定非常不合時宜。   Rolletschke 在 21 歲時出櫃,之後開啟了漫長的更換姓名、性別之路。變更名字與性別登記的過程,有許多經濟門檻,例如光是改名就要花費1600歐元(有些人支出更多),對那些年輕、缺乏經濟資源的跨性別者來說是非常沈重的負擔。此外,她形容自己的心理師就診經驗:「一次約兩小時,醫生會問你性經驗、性傾向、家庭組成等等,包括許多跟性別無關的問題,他們會討論我的妝容,甚至會注意我的坐姿,如果跨性別女性喜歡男性,在診斷時會有加分效果。」犀利批判德國仍有醫生慣以傳統性別二元模板當作跨性別評估標準,跨性別者在性別表現、氣質上必須遵循這套規範,甚至被期待喜歡異性,否則可能會被排除在合格名單之內。   為取得醫師證明,她等於被迫要揭露、細述個人隱私、答覆五花八門的問題以證明「自己真的是個女性」,在德國,取得兩張心理師證明後,醫生會將報告提交給法院。依 Rolletschke 的經驗,換證流程約持續了兩年多,更讓她花費數千歐元,不僅等待時間冗長、金錢成本極高,在轉換性別的過渡時期也讓她壓力很大。   事實上,當一個跨性別者出櫃,往往代表著其已經歷長時間的自我探索歷程,更是最了解、清楚自己性別認同的人;性別認同為何,應回歸跨性別者的自主決定,實在無庸由他人來認可或證明才是。即使WHO 已將跨性別去病化,但若換證手續要求提出醫療的相關證明,恐仍難以擺脫跨性別被「病理化對待」的狀態。   這40年間,德國《性別變更法》也歷經多次修改,在立法之初,該法仍要求跨性別者換證必需手術,直到2011年德國聯邦憲法法院確立強制手術違憲後,跨性別者才不用被迫在生育與性別認同間擇一。   新的一年,伴盟期待世界各地的性別人權都能有所進展,更期盼台灣政府能正視歷年來台進行國際人權公約審查的專家多次給出的建議:取消跨性別換證的強制手術要件,保障跨性別公民性別認同的基本權利。

從莫斯科地鐵開放女性駕駛員,看台灣大眾運輸駕駛性別比

在2021 新的一年,莫斯科終於廢除了「地鐵駕駛僅限男性」的禁令,通過訓練課程的 12 位女性成為新一批的地鐵駕駛員。   此類禁令最早可上溯自 1970 年代,蘇聯宣稱為了保護女性的生育能力,不該讓女性從事危險工作,1980 年代初期發布禁令,不再新聘女性駕駛。而在 2000 年頒布的法令中,更直接禁止女性從事 456 種職業,其中包含列車駕駛、卡車駕駛和汽車技工。2019 年 7 月,俄羅斯勞動部則將這份清單縮減為 100 項。   如果莫斯科令您驚訝,那麼台灣呢?日前行政院性別平等處發布「2021 年性別圖像」,將台灣的資料代入聯合國開發計畫署的 2019 年性別不平等指數,得出

身為父母,我們尊重孩子做自己

美國傳奇歌手雪兒(Cher)一直都是 LGBT+ 粉絲的偶像,在近期的採訪中,她分享了關於自己的兒子查茲(Chaz)性別認同轉變的過程與身為母親的心境。 查茲在出生時的生理性別為女性,他在青少年時期就公開出櫃為女同志,卻一直要到2008年、近40歲時才開始接受變更性別的相關程序與手術。雪兒表示她與查茲談論跨性別多年,而查茲也曾向她表示不會接受手術。從女兒是同性戀到跨性別這些追尋、探索認同的過程,雪兒也坦白這過程對一個母親而言並不容易。她向其他類似處境的家長喊話表示:「他們(多元性別的孩子)不過是用不同的形貌出現罷了,你並不會失去他們。」 對於某些排斥跨性別的人,雪兒認為:「他們很害怕,不知道怎麼應對這樣的事。有些人是因為宗教信仰的緣故,但我還是不懂這為什麼會是一件需要大驚小怪的事?」 另一個讓人覺得很不簡單的媽媽,是藝人伊能靜,她18歲的兒子小哈利,先前被媒體刊出女裝照,也成為頗受關注的話題。伊能靜近日上節目時對此事表達了感想,她表示小哈利最初先反問她「妳會不會受傷、會不會影響到妳的工作?」,甚至猶豫要不要關閉社群網站。伊能靜則是告訴小哈利「你不但不會影響到我們,你還會讓更多人知道,自由是非常珍貴的。」更認為「尊重別人做自己非常珍貴,爸媽尊重孩子做自己也非常珍貴。」 對於多元性別的孩子來說,父母家人的支持極為重要。然而,根據伴盟於去年三月的「跨性別人權處境調查報告」中,發現有近六成(59.65%)的跨性別者遭受原生家庭的不友善對待。其中言語暴力高達94.82%、情緒暴力也有48.48%。而所有強行矯正行為,包含輔導、就醫者也高達48.78%。顯見目前台灣社會中,原生家庭對於跨性別者的接納度仍偏低。這些現象,讓人極為擔憂心跨性別兒童在成長過程中所遭受的身心創傷與壓力。  伴盟期待每個人都能尊重他人想要「做自己」的選擇,而父母尊重孩子的自由意志更是一件至關重要的事。在因陌生而感到驚慌的同時,只要退一步、轉個念,就會明白外在打扮、所表現出的性別氣質,乃至性別認同,都只是這世界與人類面貌多樣化的一部分,每個生命,無論年紀大小,都有權利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在議場上「讚美」女性官員身材?男議員堅不認錯

2020 年底,俄羅斯爆發一場性別歧視爭議。共產黨男議員安莫索夫承認在某次會議上,盯著企業部部長薇索琪赫的胸部,並公開表示,「作為一個健康的男人」會一直留心女性身體散發的性魅力,理所當然。薇索琪赫立刻指出對方發言內容與會議無關,但男性議長卻向她表示,「妳無權評論議員發言。」

我的衣服,我決定:期許學生制服打破性別二分窠臼

我國教育部近日公布服儀新規定,明定寒流來襲時,學校不得禁止學生在制服外添加保暖衣物。這個冬天,日本政府也有新的服儀規範,學生可自行決定穿著,不再受限於傳統的性別二分制服。

有什麼工作,是男人能做,而女人不能呢?

你對「消防員」的第一印象是什麼?身材高大、孔武有力的粗獷男性?這正是前英國倫敦消防局局長 Dany Cotton 想要打破的既定印象,她同時也是倫敦首位女性消防首長。 Dany Cotton 年少時未依家人期待就讀一般大學,一股腦兒就想當消防員,這可嚇壞了她的父母,但並非認為 Dany 做不來,而是擔心 Dany 在這個由男性主導的環境中遭受霸凌。「當時十八歲的我對什麼是女人不能,或不該做的事,其實沒什麼概念,只想說為什麼我不能?」Dany 回想當時心境。其於 1988 年離開消防學院時,是同期三位入學女性之中,唯一一個結業的。

所有的平等都是爭取來的,運動也不例外!

過去被認為「專屬男性」的日本相撲,近年逐漸出現女性選手,這些女相撲選手與男相撲選手做同樣的訓練,進行一樣的練習賽,在練習賽的時候也會採取男女混賽的方式進行,但目前為止,女性相撲選手仍只能成為業餘選手,日本職業相撲的場域仍然都是男性。

出櫃與告白一樣,都不能強求!

作者 伴盟專員 華正函日本「一橋大學強迫出櫃事件」發生在 2015 年,一名男研究生向心儀的男同學告白,不料2個月後,被告白的男同學卻在幾位好友的聊天群組強行替當事人出櫃,且群組成員普遍對同志持負面態度,造成當事人身心受創,最後跳樓自殺。日前東京高等法院雖判定校方無賠償責任,但明確肯認「強迫他人出櫃明顯違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