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性別議題 » 參政 » 2020美國選舉 LGBT參選寫下新頁

2020美國選舉 LGBT參選寫下新頁

文章發佈日期: 2020 年 11 月 13 日

2020美國選舉 LGBT參選寫下新頁
美國大選上週舉行,當全世界都在關注總統選舉結果之際,對美國 LGBT+ 社群而言,2020 大選無疑是令人振奮的一刻,除了 LGBT+ 參選人數高達 574 人之外,據路透社估計,至少有 35 位 LGBT+ 候選人當選,寫下歷史新頁。
 
在眾多勝選者中,最受矚目的莫過於當選德拉瓦州參議會議員的跨性別者 Sarah McBride。現年 30 歲的 McBride 在學生時代即投入平權運動,並曾於前總統歐巴馬任內於白宮實習,2013 年促成德拉瓦州禁止性別認同歧視之立法時年僅 23 歲,對人權議題的熱忱與努力早已使其綻放光芒。
 

這次勝選後,McBride 成為美國位階最高的跨性別民選公僕,她在個人勝選感言中表示:「我希望今晚的勝利可以讓 LGBT+ 孩子知道,我們的民主強大到足以涵納他們在其中。」除了德拉瓦,其他如喬治亞州、佛蒙特州、加州、堪薩斯州等地也有已出櫃的女同志、男同志或跨性別者當選州議員,紐約州更有兩位非裔男同志 Ritchie Torres 與 Mondaire Jones 同時當選聯邦眾議員,為美國史上首見。何以這些人士當選對於美國 LGBT+ 族群有著重要意義?可就政治與社會兩個層面觀之。
 
首先在政治面,一般認為相對於民主黨人,川普總統及其所屬的共和黨對 LGBT+ 族群較不友善。特別是川普上任後幾度將好不容易取得進展的 LGBT+ 權益限縮或取消,像是 2017 年上任後立刻將白宮網站中關於 LGBT+ 的內容撤除、禁止跨性別者從軍、試圖廢除前總統歐巴馬保障跨性別者於接受醫療服務時免受歧視的規定及公立學校跨性別學生可依個人性別認同使用廁所的政策等等,都使得美國 LGBT+ 族群感受到威脅。
 
無怪乎不久前大法官 Ruth Bader Ginsburg 逝世後,美國 LGBT+ 群眾對於川普新任命的保守派大法官 Amy Coney Barrett 繼任感到憂慮,有些人甚至擔心會不會連婚姻平權都可能被最高法院推翻。在川普政府向保守派傾斜的立場下,有更多 LGBT+ 人士透過選舉成為民意代表,至少能在立法端為性少數發聲,使政策制定更有機會保障 LGBT+ 族群權益,當然也驅動了 LGBT+ 族群的投票意願。
 
其次在社會面,對於過往不為社會所接受的 LGBT+ 族群而言,如今在公共事務殿堂中也能佔有一席之地,除了說明性少數身份的汙名逐漸減少,不必再隱藏身份,同時也代表有更多人願意挺身而出對抗不平等,並且進一步爭取權益。
 
如同 McBride 一席話,這樣的現身對 LGBT+ 族群而言即是一種賦權,尤其是那些在生活中缺少認同對象、不被理解而感到孤單的 LGBT+ 兒童與青少年,當他們看到同性戀、雙性戀或跨性別者也能受到選民肯定站上政治舞台,對這個世界發揮影響力,他們會知道自己並不孤獨,會知道自己也能像這些大人一樣自信地活著,甚至為自己、為更多人站出來。誰能說這不是最強而有力的安慰與鼓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