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性別議題 » 「怎樣,不行被幹嗎?」性交易和通姦除罪,最年輕立委參選人把性愛拉下神壇!

「怎樣,不行被幹嗎?」性交易和通姦除罪,最年輕立委參選人把性愛拉下神壇!

風傳媒/謝孟穎-2016年02月03日

台灣國罵「幹你娘」,女性主義者怎麼看?她建議:「請說『幹你老師』,因為老師他沒有男跟女,而且老師常常是一個滿值得被幹的對象,你幹一下你的尊長,就有反權威的意味!」

同性婚姻合法化、性交易全面合法化、通姦除罪化,有勇氣將這些主張一次列入政見裡的立委參選人,全台灣恐怕只有自由台灣黨的周芷萱一人。

曾擔任台灣大學研究生協會會長,周芷萱主張台灣獨立,對政治充滿熱忱,但同時她也發現一個大問題:那些看似與自己政治理念相符的人,不經意就在一句「幹你娘」粗話裡透露對性別議題的無知!她深愛台灣這塊土地,也期望女人的情慾、女人的尊嚴能被重視,因此毅然投入選戰,成為2016年立委選舉裡最年輕的候選人之一。

「馬,統你爽嗎?」和「特殊性關係」,那些人對性別議題的無知

台獨圈裡某些人對性別議題之鈍感,始終讓周芷萱很困擾,去年濁水溪公社一幅諷刺馬習會的「馬,統你爽嗎?」色情插畫,就讓周芷萱徹底抓狂了,這幅畫也引爆台獨圈一場激烈論戰。

有些人覺得這插畫很幽默、沒惡意,但周芷萱就是看不慣「被幹」竟能拿來當笑話,回憶起這段往事,她還是有點氣憤:「怎樣,不行被幹嗎?這不只污名化男同志,也污名化被幹的人,這是對女人和陰性氣質的污名!」

「性別就是照妖鏡啊!只要遇到一些事情,就會發現傳統根深柢固的家父長思想還是會被突顯出來,他會不自覺地講出一些他覺得沒有怎麼樣,但其他人會想巴他的話。」

濁水溪公社的「習統馬」、馮光遠說的「特殊性關係」,在某些社運份子聽來可能只是玩笑,但在周芷萱看來,想讓多元性別與性取向被尊重,就必須從這些「看起來沒什麼」的對話著手,從小地方來改變整個社會——這也是她投入選戰的最主要動機。

「很多人會覺得女性主義者就像糾察隊,都不能罵髒話,但問題又不是不能罵『幹你娘』,重點是他娘做了什麼事情,你要一直都罵女人呢?我自己喜歡一個很中性的名詞,請說『幹你老師』,因為老師他沒有男跟女,而且老師常常是一個滿值得被幹的對象,你幹一下你的尊長,就有反權威的意味。」

提出性交易合法化的政見、主張性解放、措詞又辛辣無比,周芷萱在參選期間很常被抨擊為「妓女」,但她不以為意,畢竟性工作也是一份正當職業,不該是拿來侮辱人的詞彙。周芷萱甚至能跟朋友開玩笑說,何時能收到生殖器照片:「但是,沒人敢寄屌照給候選人吧!」

沒人敢寄生殖器照片給候選人,但有人寄了色情影片連結,這就讓周芷萱很在意了:「你看A片有付錢嗎?我們支持性工作的正當權益!」在她看來,這根本是在掠奪AV女優的工作成果。

性到底能不能拿來販賣?這在女性主義的圈子裡其實頗有爭議,反對者認為現在社會依舊對女性不友善,不能冒險,但周芷萱認為風險一直都存在,並不會因為合法化而提升;合法化反而能讓一切攤開來談,讓性工作者得到保障,也得到一份尊重。

「選舉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大家透過吵架把意見丟出來。」

職業也好、性也好,「尊重」或許就是周芷萱的核心價值觀。即使社會主流相當抗拒人獸交、戀童、BDSM(皮繩愉虐)、近親性交,她認為人的情慾很多元,這些族群原本就存在,只要沒有強迫他人、沒有違背他人意願,任何性癖好都該被尊重。

當然,她也非常反對網友嘲笑堅持婚前守貞者。她討厭護家盟,並不是因為對方選擇守貞,而是對方要求社會大眾守貞,至於堅持婚後性行為甚至是無性慾的,都是個人自由。

周芷萱的主張看似激進,但在那些嗆辣言詞的背後,似乎是一種讓所有人能「做自己」的殷切盼望。儘管她曾被網友恐嚇要讓她「嘗嘗未婚懷孕的滋味」,今年自由台灣黨也沒在國會拿下半席,但她並不後悔參選,反而很高興能促成正反意見雙方的交流。

「每次看到大家在(粉絲專頁)上面吵,我還滿開心的。吵是一個意見交流的開始,很多人都怕跟人家吵架,但我覺得不吵就沒有辦法跟人家討論你的想法,所以選舉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大家透過吵把意見丟出來。」

只要有任何一個人在爭吵過後得到新的想法,周芷萱就覺得很值得。無論接下來是否還會參選,她在「老娘就是反骨」發佈的犀利評論,一定能讓人們持續反思:我對性別的想法,是不是太理所當然了點呢?

原文連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