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性別議題 » 空虛寂寞覺得冷,買一個十分鐘的陪伴行不行?

空虛寂寞覺得冷,買一個十分鐘的陪伴行不行?

文章發佈日期: 2020 年 12 月 25 日

空虛寂寞覺得冷,買一個十分鐘的陪伴行不行?
北一女學生在校慶園遊會上擺攤「陪聊」引發網友熱議,有人讚賞學生有商業頭腦、有創意,有人認為學生自我「物化」,靠聊天賺取「父權紅利」,也有人直接將此舉聯想至性交易,公開意淫北一女學生;而校方在事後則回應該攤位並無不妥,並對外界的某些猜測表示遺憾。
 

小編想從另一個角度切入,和大家聊聊「現代人的寂寞」。如果北一女學生擺攤算塔羅、看手相並收費,人們是否就會不加批判地買單?先不提好奇的群眾,陪伴之所以變成付費服務,正是因為空虛寂寞的人們有需求;那麼,「陪伴」為什麼不能作為一種服務,被定價與買賣呢?
 
網路聊天交友早已相當普遍,根據Sensor Tower的調查,2020上半年交友軟體Tinder超越Youtube,為下載量第一名的APP,顯示人們在虛擬和現實世界中對陪伴的需求都相當大。
 
除了言語陪伴,美國有女性陪睡師提供擁抱入睡陪伴,日本陪睡行業也相當興盛,但提供服務者以男性佔多數。這樣蓋棉被純「陪伴」的收費服務,並非皆由單一性別提供,而是取決於消費者需求。
 
日前在社群上瘋傳的「什麼都不做的人」——森本祥司,他在日本提供陪伴服務,顧名思義就是「什麼都不做」。最近因生意太好開始採收費制,而他陪伴的形式相當多元:有人要他陪遛狗、陪抓寶可夢、陪坐在櫻花樹下發呆⋯⋯你能想到的陪伴,他幾乎都服務過。人們因為他的陪伴、傾聽而得到安慰,即使改收費服務仍相當搶手,平均一天可服務三、四位,也不見此商業行為受批評。
 
人們常說錢買不到快樂與健康,但若今天錢能買到一段時光的陪伴,人們因陪伴而感到快樂,並進一步有益於其心理健康,這基本上是頗為正面的事,實在不必加以撻伐或非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