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國際消息 » 一位雙性人準媽媽的故事讓我們了解性別真的很多元

一位雙性人準媽媽的故事讓我們了解性別真的很多元

文章發佈日期: 2020 年 12 月 3 日

一位雙性人準媽媽的故事讓我們了解性別真的很多元
「性別天生」這說法通常預設:一個人的性別究竟為何,在出生時就由其生理上、外觀上的性別特徵決定,不會再有任何變動。同時,它也隱含另一個假設:一個人的生理性別和性別認同是同一件事。對多數人而言,這些假設是無庸置疑的概念,然而,一位美國女性的人生經歷告訴我們,「性別」比我們所以為的更複雜、更豐富。
 
18歲的 Mikey Chanel 具有男性的外生殖器,出生後一直被視為男孩撫養;事實上,她內心始終認為自己應當是個女孩。13歲時,Mikey Chanel 先是自認為同志並向他人出櫃,並且持續探索自己是否為跨性別。直到去年,Mikey 在如廁以及性行為之後,感覺身體不太尋常,前往醫院接受檢查,才知道她的體內存在著女性生殖器官,且具有受孕能力。
 

根據醫生說法,這種情況屬於「繆勒氏導管殘跡症候群」(Persistent Mullerian duct syndrome, PMDS),性染色體是和其他男性一樣的XY,同時有男性外生殖器與女性的生殖系統,但是好發腫瘤,罹癌風險也高,因此建議她將子宮切除以維護健康。由於 Mikey 想要孩子,在得知上述事實後,她選擇先接受人工生殖協助,目前是個懷孕中的準媽媽,不時在 IG 分享即將成為家長的喜悅。
 
此一事件讓我們認識到,性別認同不必然和其身體外表性徵有絕對關聯,即使身邊的人因為外表性徵將 Mikey 視為男孩,在尚未進行醫學檢查之前,她就已經浮現了身為女孩的自我意識。如今,Mikey 自我認同為跨性別者,懷孕更給予她強烈的「身為女人」之感。生產後,她預計將進行進一步的性別重置療程。同時,Mikey 大力為 PMDS 倡議,希望能讓更多人了解。
 
這樣的例子也讓我們進一步思考:若是 Mikey 在年紀更小的時候就被診斷出 PMDS,是否能擁有對自我身體完整的決定權?畢竟,許多雙性人出生後,在醫療人員建議下,由家長為他們提前做了性別二選一的決定,手術留下單一性徵。這些孩子長大後,如果性別認同與生理性徵並不一致,也許沒有機會再為自己做一次決定。倘若 Mikey 兒時便被切除子宮,就等於剝奪她體驗身為女性的懷孕歷程。
 
Mikey 的生命故事再次印證,除非有特定健康考量,不應該讓雙性人兒童過早進行不必要的手術,將 TA 們塞進性別二分的框架之中。無論雙性人或跨性別者,都是人類性別多元樣貌的真實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