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國際消息 » 「媽媽妳看,她們好漂亮!」當 7 歲女兒,在 London Pride 初遇變裝皇后

「媽媽妳看,她們好漂亮!」當 7 歲女兒,在 London Pride 初遇變裝皇后

「媽媽妳看,她們好漂亮!」當 7 歲女兒,在 London Pride 初遇變裝皇后

[2019.08.05/換日線/陳怡潔]

在倫敦住了快 16 年,一直很想去參加一次 Pride in London(倫敦驕傲遊行,也稱 London Pride)。 年輕沒有「家累」時,總覺得今年錯過、明年再去就好,後來有了孩子,推著嬰兒車去市區人擠人不方便,又拖了幾年。

去年寫了這篇〈 一位倫敦媽媽的性別教育分享:「是我們,決定了純真孩子看待彩虹的眼光」 〉後,我決定今年一定要帶孩子去親身體驗 Pride 的歡樂氣氛。 因為兒子還小,常常要人抱或揹著走路,另一半不想扛著 20 公斤的小孩在倫敦市區裡人擠人,於是父子倆待在家,只有我和快 8 歲的女兒興沖沖的出門。  

帶女兒參加驕傲遊行,接招 7 歲孩子的各式疑問

圖/陳怡潔 提供

我們母女倆從 Tottenham Court Road 地鐵站出來,第一站是 St. Giles 教堂外的 Family Area(家庭區)。 我們領了彩虹旗和哨子,跟著許多家庭在草地上看變裝藝人說故事,旁邊圍繞著童軍和健身房主持的兒童活動,樂高的攤子外展示著 Pride Parade 的模型,裡面有樂高和著色紙筆,讓孩子們自由發揮。 現場不只是同性家庭,也有許多異性家庭共襄盛舉。 

Pride 的前身是為了紀念 1969 年在紐約市發生的石牆暴動(Stonewall Riots)而發起的 Gay Pride Rally(同志驕傲集會);在 1983 年加入女同志,更名為 Lesbian and Gay Pride (女同志與男同志驕傲);到了 1996 年,則為了納入非主流性別/向者,又更名為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Pride(女、男同志、雙性戀和變性者驕傲)。 從 70 年代開始,經過不少組織變化與營運問題,London Pride 在 2004 年正式組成,將 LGBTQ(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 and Queer/Questioning)族群都納入旗下,通稱 LGBT+。 

雖然 Pride 是 LGBT+ 族群的慶祝活動,但是參與的人並不限於任何特定族群,只要是對 LGBT+ 友善的人,都歡迎參加。在倫敦這樣一個自由開放、多元族群的城市裡,Pride 自然而然地成為一整個城市的大型派對。走出家庭區,我們進入 LGBTQ 族群的大本營 Soho(蘇活區),這裡大街小巷都擠滿人,人人臉上都堆滿笑容,氣氛非常的歡樂。 舞台上有 Drag Queen(裝扮成女人的男性藝人,又稱變裝皇后)表演唱歌和脫口秀,台下也有變裝皇后們大聲唱和。 

圖/陳怡潔 提供

女兒興味十足的看著這些穿著華麗閃亮禮服、臉上畫著五顏六色濃妝、頭上頂著誇張假髮的「阿姨」們,拉拉我的手說:「媽媽妳看,她們好漂亮!」

「是啊,她們真的好漂亮,」我說,「她們是 Drag Queen。」 

「什麼是 Drag Queen?」女兒問。

「Drag Queen 是喜歡打扮成女生的男生,她們也許想當女生,也許覺得這樣的穿著打扮適合她們,也許覺得這樣讓她們很開心,所以她們以這樣的造型出現──就有點像妳想打扮成公主,或是神力女超人那樣。 妳看,她們打扮起來比媽媽還要有女人味耶!」 大概是感覺到我們母女倆讚賞的眼光,其中幾個變裝皇后對我們微笑打招呼,我們也笑著回應。

已經識字的女兒,一路上看到不少相關文宣,問我 LGBT 是什麼意思。

「世界上大部分的男生喜歡女生,女生喜歡男生,所以男生和女生會談戀愛結婚,像爸爸和媽媽一樣。但是有些女生喜歡女生,只想跟女生談戀愛,她們叫 Lesbian;有些男生喜歡男生,只想跟男生在一起,他們是 Gay;B 指的是 Bisexual,就是他們男生女生都喜歡;T 是 Transgender,這是說有的人的身體是男生,但是他們覺得自己其實是女生,不想再生活在男生的身體裡,所以他們去動手術變成女生;也有女生覺得自己應該是男生,所以去動手術變成男生的。」

女兒認真聽完點點頭:「我喜歡當女生,我不想要變成男生。」
「我也不想當男生。」我說。說完母女相視一笑,這個話題很輕鬆的結束。  

圖/陳怡潔 提供

不避談社會議題,提早給孩子正確認知

我並不特立獨行或思想開放,但是我相信只要用正確的態度、適齡的語言和合宜的比喻,許多敏感的話題,比如生命的由來、異性和同性戀、宗教信仰與種族歧視等等,都是可以和孩子談的。 無論在學校或經由其他管道,這些疑問和名詞遲早會出現在孩子的生活裡,我不能預知他們會在什麼樣的情境下首次接觸到這些議題,與其等那一天到來,我傾向自己先給他們正確的認知,避免他們不慎接收到錯誤的觀念。 

當然在 LGBT 的領域裡,和其他的議題一樣,有很多複雜的層面,我並沒有那樣淵博的知識去回答所有的問題,也不覺得自己是這方面的教育權威,這只不過是我個人教育的原則──我沒有辦法看著孩子好奇的眼睛,而不談論這些重要的議題,即使這表示我必須隨時準備接招,以我能力所及為他們解答。遇到不懂的事物,或是一時不知怎麼解釋,我會坦白告訴孩子我不知道,請他們給我一點時間研究,或是想一想再回答。  

我們在蘇活區看了表演,穿過中國城往特拉法加廣場走,一路上非常熱鬧,舉著彩虹旗的、男扮女裝的、特殊造型的、攜家帶眷的,和已經喝得微醺的人們,自由自在的在封路的街道上大搖大擺地走著,還有就地放起音樂開熱舞派對的人群。

Pride 遊行路線周遭,洋溢著倫敦市中心少見的快樂氛圍,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笑容,每個人身上都散發著喜悅。 在倫敦這 10 幾年來,就算是運動賽事大勝,也是幾家歡樂幾家愁,這麼一致的集體狂喜,還是第一次見到。

圖/陳怡潔 提供

女兒將不會忘記,媽媽與她的第一次 Pride

圖/陳怡潔 提供

倫敦是個自由之城,每個人都可以來這裡做自己。 我也是來到了這裡,才有勇氣蛻下厚厚的繭重新開始。 那個一度困住我的繭,和 LGBT+ 族群背負的相比,根本不算什麼,但是承受過那樣窒息的重量,走過那條黑暗的巷道,我在某種程度上和他們是聲息相通的。

儘管有了符合傳統社會價值的家庭,我始終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優越之處,更不覺得有立場評斷那些走在不同路上的人。 這就是為什麼,我教導孩子認識這些主流教育鮮少提及的族群,我希望他們能夠了解人人生而不同,進而接納與尊重與己不同之人。 

有人或許會質疑我這樣是「引導」孩子,「教育」他們成為 LGBT+ 的一員。 事實上,我相信上天對每一個孩子自有安排,身為母親,我可以影響他們的性情,教導他們的言行,但是我無法改變天賜的靈魂──他們想當男人女人,想愛男人女人,或是二分法以外的其他可能,都不在我的掌握之中。

但是經由參加 Pride,我告訴女兒的是,世上每一個人,只要不傷害別人,都有昂首闊步走在這個世界上的權利──男人、女人、異性戀、同性戀、男裝、女裝或是變裝,都可以驕傲的美麗著。將來的她無論是什麼模樣,媽媽也永遠都會張開雙手擁抱她。

張國榮的歌《我》裡,有這麼一句歌詞:「我就是我/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這個世界從來不是非黑即白,而是因為數不清的顏色才如此多姿多采。 如果我們都能在色譜上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如果色譜上的人們都能和平共處,人與人之間才會有繽紛的花火,而不是瀰漫的硝煙。

Pride 那天,我和女兒看到的就是那樣一幅美好的景象:誰都可以牽著愛人的手,以自在的裝扮出現在眾人面前,路上每個人都帶著笑容,沒有排斥沒有恐懼也沒有仇恨。 

回家的路上,我們談論著當天看到的人事物,意猶未盡的說下次要帶爸爸和弟弟一起來,就和參觀完公園或博物館之後沒有兩樣。我很高興來英國這麼多年後,終於親眼見識了倫敦驕傲遊行,更高興我是牽著女兒的手,和她一起分享這個特別的經驗。 

我知道她不會忘記她的第一次 Pride,也不會忘記媽媽教她看見彩虹的美麗。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文章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