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性別議題 » 跨性別 / 雙性人 » 沙米諾爾尤尼斯 | TED Residency 簡述跨性別族群為平等而奮鬥的長期奮戰史

沙米諾爾尤尼斯 | TED Residency 簡述跨性別族群為平等而奮鬥的長期奮戰史

沙米諾爾尤尼斯 | TED Residency 簡述跨性別族群為平等而奮鬥的長期奮戰史

[2019.03.28/TED]

為什麼突然到處都是跨性別者? 00:15

身為支持跨性別的行動主義者, 我常被問到這個問題。 別忘了,只有不到 1% 的美國成年人 會公開他們跨性別的身分。 根據「同性戀反詆毀聯盟」 最近的調查, 大約 16% 的非跨性別的美國人 聲稱他們在真實生活中認識跨性別者。 所以,對於剩下的 84% 人而言, 這似乎是個新議題。 但跨性別者其實從很久以前就有了。 非常規性別比你們想像的還要古老, 跨性別者是那遺產的一部分。 00:43

從中非、南美,到太平洋島嶼, 到甚至更遠的地方, 都有認可多種性別的族群, 且可追溯至很久以前。 比如,印度和巴基斯坦 所稱的「海吉拉」 在兩千年前的《慾經》中就有提到。 美洲各個原住民族 都有他們自己的用詞, 但大部分都共用 「雙靈」這個綜合用詞。 他們把非常規性別的人 視為是他們部落中的巫師和醫治者, 一直到了殖民主義散播開來之後, 他們才被教導不同的看法。 01:15

在研究跨性別歷史時, 我們會探究包括 跨性別者以及改變性別的做法。 比如,女性以男性之姿出現, 才能夠參與美國的內戰。 戰後,這些人多半 以女性的身分繼續過日子, 但,當中有些人, 如阿爾伯特卡西爾, 就繼續使用男性身分。 阿爾伯特最後被關在精神病院, 餘生被迫必須要穿著女裝。 01:39

1895 年左右, 一群自稱是陰陽人的人 組成了「雌雄同體會」。 他們的使命是要團結起來, 抵抗世界的仇恨迫害。 這麼做,讓他們成為了 最早支持跨性別的團體之一。 到了上世紀四五十年代, 醫學研究者開始研究變性藥物, 但他們有跨性別病人從旁協助, 如跨性別的女子路易絲勞倫斯, 她和因為公開穿著異性服裝 而被逮捕的人保持密切通信。 她將阿爾弗雷德金賽 這類性別研究者 引介給大型的跨性別網絡。 其他早期的知名人物也跟進, 如維吉尼亞普林斯、 里德埃里克森, 及有名的克莉斯汀約根森, 克莉斯汀在 1952 年 公開變性之事也上了頭條。 02:24

但雖然郊區的白種跨性別者已經 開始形成他們自己的支持網絡, 卻有許多有色人種的跨性別者 必須要自己開路。 有些人,比如格里芬格雷西小姐少校, 出沒在異裝舞會中。 還有些人則是所謂的「街頭皇后」, 常常因為自己的性別表達 而被警方盯上, 且走在 LGBT 人權運動的 重要活動前線。 02:47

這就帶到了 1959 年 庫珀甜甜圈店暴動、 1966 年康普頓餐廳暴動, 以及 1969 年知名的石牆暴動。 1970 年,希薇亞里維拉 和馬爾沙 P. 約翰遜, 石牆暴動的兩位退役活動者, 建立了「STAR」: 街頭跨性別行動革命。 跨性別者持續為了在法律上 取得平等對待而戰, 即使他們面對更多的歧視、 更高的失業率、更多人被逮捕, 以及迫在眉睫的愛滋病流行。 03:20

從我們存在以來, 當權者就在想辦法 剝奪跨性別者的公民權, 只因為我們敢過著 屬於我們自己的生活。 這張照片是 1933 年在柏林拍攝的, 有時會被歷史教科書收錄, 用來描繪納粹如何燒毀 他們認為非德國的著作。 但很少會有人提到, 被焚燒掉的還包括大量 來自性別研究中心的著作。 我只是重述了美國的跨性別運動, 但馬格努斯赫希菲爾德 和他在德國的同輩 比我們還早了幾十年。 馬格努斯赫希菲爾德是 LGBT 族群的早期擁護者。 第一部篇幅長如書籍的 跨性別人物報告即出自他。 他協助跨性別者取得 醫療服務以及身分。 他和柏林警局合作推動 終結對 LGBT 族群的歧視, 他還在該中心僱用這些人。 所以,他的圖書館被納粹黨燒毀, 代表著全世界的跨性別研究 受到很大的傷害。 這是刻意在嘗試將跨性別者抹滅, 這不是第一次發生, 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04:22

所以,每當有人問我, 為什麼突然間到處都是跨性別者, 我只想告訴他們, 我們一直都在這裡。 這些故事必須被說出來, 還有其他無數被時間 掩捚掉的故事也一樣。 不僅我們的生命沒有被讚頌過, 連我們的掙扎也被遺忘了, 是的,對某些人來說, 跨性別議題因此似乎是新議題。 現今,我遇過的很多人 都認為我們的運動 只是一個階段,將來就會過去, 但我也聽到出於善意的盟友 告訴我們大家都要有耐心, 因為我們的運動「仍然很新」。 想像一下,如果我們能夠承認 跨性別者索求平等已有多長的時間, 談話會有怎麼樣的轉變? 04:57

我們的行為仍像反應過度嗎? 我們應該要繼續等待嗎? 或者,舉例來說, 我們應該要做點什麼, 為那些被逍遙法外的殺人兇手 所謀害的非白人變性女子討個公道? 你們覺得我們的狀況夠悲慘了嗎? (嘆氣) 05:14

最後,我希望其他跨性別者們 能知道他們並不孤單。 在成長過程中, 我總認為我的身分很反常, 且會跟著我一起死去。 大家把「異類」的想法 灌輸到我腦中, 而我買帳了,因為我當時 不認識其他像我這樣的人。 也許,如果我早點認識我的祖先, 就不用花這麼長的時間, 在我的身分和我的族群中 找到驕傲的來源。 因為我屬於一個充滿生氣的族群, 即使其他人不會鼓舞我們, 我們仍會鼓舞彼此, 即使我們在掙扎時, 我們也會照顧彼此, 儘管在所有這些條件下, 我們仍能以某種方式 找到動機來讚頌彼此, 愛彼此, 看著彼此的雙眼,並說: 「你並不孤單。 你有我們在。 而且我們哪裡都不去。」 06:05

謝謝。 

影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