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婚姻平權 » 陳宜倩:「同性婚姻」與自由平等的距離

陳宜倩:「同性婚姻」與自由平等的距離

陳宜倩:「同性婚姻」與自由平等的距離

伴盟評論:今天(5/9)早上9:30立院即將三案協商,請立委們好好看一下陳宜倩教授的文章!

[2019.05.09/蘋果日報/陳宜倩]

陳宜倩/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

林岱樺立委提案「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暨公投第十二案施行法」草案(下稱同性結合版),將行政院版與賴士葆委員版名稱綜合,自稱「折衷」版,閱讀條文後令人憤怒,這是毫不掩飾、最直接歧視同性伴侶的版本,違反《憲法》保障自由與平等承諾,離婚姻平權最遠,堪稱最惡版。

立法者制定法律,本應秉持憲政國家對於國民之平等保護承諾,釋字第748號解釋肯認立法裁量權,明示:無論以何種形式立(修)法,均必須「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立院朝野協商仍須以合乎《憲法》為標準,如有違憲之虞根本不該成為協商之選項,請即刻排除。

不論是否能及時立法,既有異性伴侶結合登記結婚權利都不受影響,所以,這次朝野協商之標的是要給同性伴侶多少權利,用什麼形式。

意識到這現實令人難受,少數族群的基本權利是可以打折的嗎?把別人的命與權利拿來協商?釋字第748號解釋其釋憲標的很清楚:「本件聲請涉及同性性傾向者是否具有自主選擇結婚對象之自由,並與異性性傾向者同受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並宣告現行《民法》未予以同性伴侶「婚姻自由」之「平等保障」違憲。我其實無法想像對於同性伴侶有著差別待遇的非「婚姻」協商選項。

同性結合版非為謀求和諧,而是真歧視,有兩個內建觀點:同志的愛不是愛?同志伴侶很可疑;同志伴侶不能為父母。其「防偽條款」認為因「同性結婚無助於自然孕育下一代」,須防止「性傾向不明顯或未確定之同性性傾向者、甚或異性戀者,徒因新制施行而率爾嘗試;或非出於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或非以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之意思……者」。

事實上,在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的公務員一直以來也無法偵測,前來登記的異性伴侶是否能自然孕育下一代,是否為異性性傾向,當異性伴侶可為節稅、簽證、領補助等而結婚,也不見得會自然孕育子女,立法者竟欲對同性伴侶進行「真偽」管制,顯為典型的性傾向歧視。

同志伴侶不能為父母?政院版只許一方已有親生子女,另一人想收養之繼親收養,不允許接續收養與共同收養。「同性結合版」則是連繼親收養都不許,只許約定共同監護。同性伴侶的情感就這麼輕易地受到挑戰與質疑?難道不是因為提案者認為異性戀感情才是正常、自然、值得珍惜尊敬,人們對於同性戀伴侶情感的不理解,法律體系與規範內建如此深刻的異性戀男女二元規範?

2013年由鄭麗君、尤美女委員提案的婚姻平權版本,2016年尤委員提出的版本,均有反歧視設計,法院為收養子女之認可時,不得以收養者之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性別特質等為理由,而為歧視對待。2019年林岱樺立委版卻出現了縱容歧視條文:「任何人或團體受《憲法》保障和依法享有之自由權利,其中包括良心、信仰、宗教、言論……,均不因本法之施行而受影響或限制,……並不違反對差別待遇之禁止。」從反歧視到縱容歧視條文,我們與平等的距離,越來越遠。

台灣人此刻在這世界生活多麼不易,除了想發大財,難道我們窮得只剩下「愛」與《憲法》?讓我們珍惜彼此吧!法律也許無法辨識人世間複雜多樣的情感,而顯得笨拙殘忍,但起碼應踐行平等,立法者應創建讓人們得以繼續守護、珍惜彼此各式各樣親密關係之制度,無關性別與性傾向,期待法律別淪為鞏固既有性別權力工具,懇求立法者堅守《憲法》價值,拉近我們與平等的距離。

文章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