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反同觀測 » 自由開講》立專法比修民法更耗資源-回應羅瑩雪「無色覺醒」

自由開講》立專法比修民法更耗資源-回應羅瑩雪「無色覺醒」

自由開講》立專法比修民法更耗資源-回應羅瑩雪「無色覺醒」

前法務部長羅瑩雪在「無色覺醒」節目中,提倡立專法而非用民法保障同性伴侶。其中的一個立論是:「堅持修民法,是要修民法裡面所有關於父母、夫妻,還有男女等等這些跟性別有關的名詞,有二百多個法條都要修正。而且會影響傳統家庭運用很長久的觀念跟名詞,會造成非常大的不方便。」乍聽之下言之成理,然而,大家知道法律最常用什麼詞彙來稱稱呼「夫妻之一方」嗎?不是大家常用的「老婆」、「老公」,也不是我們常聽到的「先生」、「太太」,而是「配偶」。光是用法源資料庫檢索法規,提到「配偶」的條文,就有5000多條,遠多於提到「夫妻」的400多條。但是,我們會在日常生活中,聽到夫妻互稱對方「配偶」嗎?通常不會。法律更從來沒有使用過「老婆」、「老公」等用語。可見法律的用語,並不會對民眾日常的用語造成影響。

前法務部長羅瑩雪在「無色覺醒」節目中,提倡立專法而非用民法保障同性伴侶。(截圖自無色覺醒臉書)

 

然而,立專法絕對比修民法更耗費資源。因為跟「配偶」相關的權利義務多如牛毛,例如:醫療、訴訟、財產等權利,這些權利散見在各種法律中,在立法院也分屬不同委員會。一旦專法並沒有將「同性伴侶」等同於「配偶」,當同性伴侶無法適用「配偶」的權利時,立法者必須一部一部法律提出來檢討這種差別待遇是否合理、必要,這絕對是立法資源的莫大浪費。而尤美女委員提出,現在躺在立法院二讀程序的的立法草案,則只需要修改《民法》的5個條文,因為只要把「同性伴侶」納入「配偶」的範圍,不只不會影響到異性戀夫妻的任何權益,更是對民法或其他法律更動最少的修法方式。

而尤美女委員(中)提出,只需要修改《民法》的5個條文,因為只要把「同性伴侶」納入「配偶」的範圍,不只不會影響到異性戀夫妻的任何權益,更是對民法或其他法律更動最少的修法方式。(資料照)

 

甚且,用專法取代《民法》不只耗費立法資源,更耗費司法資源。如果有一對夫妻,其中一方因為他人過失而車禍死亡,另一方遭受莫大的精神痛苦,除了可以基於「配偶」的身分,依照《刑事訴訟法》、《民事訴訟法》的規定對加害人提出告訴或起訴,也可以依照《民法》及《犯罪被害人保護法》請求精神慰撫金。但是,同性伴侶如果沒有比照「配偶」,即使痛失伴侶,也無法依照上述法律提出訴訟,或請求任何賠償或補償。然而,不管同性或是異性的伴侶,喪失另一半的痛苦都是一樣的,國家有什麼理由,用法律否定同性伴侶喪偶的痛苦呢?同志也跟異性戀一樣,辛苦工作、繳的稅沒有比較少,為什麼卻要被法律與福利制度排除在外呢?如果立了專法,卻又沒有給予跟配偶一樣的保障,同性伴侶基於伴侶地位提出訴訟,法院是否該受理?如果礙於法律規定而不受理,司法是否又要再一次被當成箭靶?到時候,大法官是不是又有受理不完的釋憲案?

同志也跟異性戀一樣,辛苦工作、繳的稅沒有比較少,為什麼卻要被法律與福利制度排除在外呢?(資料照)

 

最後,羅瑩雪始終沒有解答的是,既然民法跟專法可以達成同樣的目的,為何不能選擇修民法,而必須要立專法?

羅瑩雪提出來的原住民、兒童身心保護等法律,都是建立在這些族群「需要特別保護」的前提下,額外賦予更多的保障,但同志並沒有要求額外的保障,只需要跟異性戀一樣的權利,當然也沒有立專法的必要。羅瑩雪認為修民法只是同志團體「心靈上的感覺,覺得修民法,我跟大家都一樣,在同一個制度裡面生活,就不會有歧視」。其實,修法的象徵意義,跟實質意義同等重要。例如,民法第1084條第1項規定「子女應孝敬父母。」但是並沒有規定子女如果不孝敬父母會有什麼不利的後果,我們也不會因為這樣,就把這個條文刪除,因為這個條文有它的象徵意義。又民法雖然早就將子女應從父姓的規定,改成由雙方書面約定,約定不成由抽籤決定。時至今日,從母性的子女依舊很少,但我們不會因此就否定修法的價值,因為它宣示了男女平等的象徵意義。羅瑩雪說對了一件事,就是修民法的「象徵意義」在於讓同志「跟大家一樣,在同一個制度裡面生活」。也就是宣示「不同性傾向的人,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也正是這樣的象徵意義,最符合大法官釋字第748號解釋對平等權的闡述。

圖為2017年支持同婚的過年文宣。同志伴侶互道:每次過年,只能穿著相同款式的衣服想念彼此,希望下個過年,我們一起回家吃年夜飯。(婚姻平權大平台-相挺為平權,全民撐同志臉書)

 

(檢察官)

 

新聞連結 ▶鄭子薇/自由時報-自由評論網/2018-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