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性別議題 » 【微視蘋】陰陽人丘愛芝的哀愁告白 「希望保有完整的身體」

【微視蘋】陰陽人丘愛芝的哀愁告白 「希望保有完整的身體」

【微視蘋】陰陽人丘愛芝的哀愁告白 「希望保有完整的身體」

「你是男還是女?」亞洲華人世界首位公開現身的雙性(陰陽)人丘愛芝,被這個如夢魘般的問題糾纏數十年,上帝給她一個特別的身體,在二元性別的世界裡,她笑稱自己不男不女,當女人沒有胸部、月經,當男人也少陰莖、睪丸,走過歧視、不被接納的黑暗後,丘愛芝把生命歷程當作性別平權的教材,努力讓外界認識並接納雙性人。

政府力倡性別平權,台灣可望成為亞洲第一個以法律保障同性婚姻的國家,但多年來卻漠視性徵不明、不符合典型男或女定義的雙性人性別自主權,去年有雙性人向監察院陳情,指許多雙性兒被迫接受性別指定手術,致身心受創,被聯合國視為酷刑。據聯合國資料,雙性人約占總人口的1.7%,估台灣可能有近40萬名雙性人。

台灣生殖醫學會理事長武國璋指,雙性人大多因染色體異常或基因突變,影響胚胎期的性別分化過程所致,臨床病例數與聯合國推估的數字有落差,應與台灣社會保守,雙性人擔心曝光、不敢就醫有關。

衛福部醫事司日前召集兒科等醫界代表和心理諮商團體,首度就「未成年雙性人變性手術時機」開會研商,達成兩點共識,包括建議12歲前不宜手術,除非有癌化等健康疑慮;12歲後經專業團隊評估後再決定手術,兼顧其人權、社會適應問題。

52歲的丘愛芝身份證登記是女性,但因性徵不明,6歲被父母帶去醫院做變性手術,醫師檢查後發現她有子宮、卵巢,便將長得像陰莖的外陰部切除;被決定當女性的她,身高停留在10歲時的144公分,不僅沒有月經、胸部,還因賀爾蒙變化而長出喉結、鬍鬚,就此落入不男不女的性別迷霧中。

上廁所、逛街、找工作等對一般人再簡單不過的事,丘愛芝卻因不男不女而飽受歧視,她進女廁會被當變態,也曾有清潔婦罵:「男的幹嘛跑進來!」進男廁也很尷尬;逛街時,她買男生衣服太大件,穿女生衣服又像男扮女裝;大學畢業後要找工作,為符合身份證性別,面試前還特地上粧,但她笑說:「怎麼化都像人妖!」在非男即女的世界,她被性別符號不斷凌遲。

好不容易找到一份英文秘書工作,但每天仍被男或女的問題追著跑,讓她選擇告別上班族生活,「有一段時間我關在家,不想再被問性別。」丘愛芝靠接翻譯工作維生,但可以逃避人群,卻逃不過愛情,國中時她曾被男同學示愛,但當時因身體和一般女性不同,愛情初體驗沒萌芽就結束,直到29歲,她因緣際會擔任女同志活動義工,才墜入愛河。

在女同志T(外表陽剛)和婆(氣質柔弱)的世界裡,外表男性化的她很快以T的身份被接納,也找到伴侶度過10年的甜蜜時光,直到某天女友提分手,還丟下一句:「你太像男生了!」丘愛芝逃避多年的性別困擾,瞬間如巨石般壓得她動彈不得,談感情異性戀不可能,又被踢出女同志圈,墜落谷底的她一度想自殺解脫。

前女友得知她想輕生後,僅冷淡回應:「妳(丘愛芝)若自殺我會更看不起妳!」當頭棒喝的一句話,讓她徹底清醒,並決定考研究所找尋生命真諦。丘開始翻找當年父母口中的「割盲腸手術」的秘密,6歲時的病歷寫著hermaphrodite,得知自己是「雌雄同體」後,當下才恍然大悟,為何小時候媽媽會說她出生時「有兩套」,且常抱著她哭的原因,爸爸見到她也總是欲言又止。

事隔多年,丘愛芝的雙親均已往生,「我不怨父母,他們當年是為了保護我才這樣做(動手術)。」她認為,父母因社會未接納雙性人,在無奈下做決定,但若能選擇,她仍想保有父母給的完整身體。

在多元性別浪潮下,政府終於正視雙性人的性別自主權,做出12歲以下不宜進行非必要的變性手術建議;丘對台灣創亞洲之先做出建議感到欣慰,她強調,有些雙性人從小就被手術指定是男或女,長大後為符合社會期待,勉強自己一輩子都在裝男或裝女,「希望不再有雙性人在懵懂無知時,被手術失去完整的身體」。

醫事司長石崇良指,專家認為在不影響健康前提下,應尊重雙性人的性別自主權,未來將針對雙性人手術訂出指引,包括術前的評估、心理諮商等程序,供專業團隊參考,並鼓勵具備兒童內分泌、外科等次專科的醫學中心成立整合性窗口,協助雙性人家庭。(生活中心/台北報導)

 

新聞連結 ▶蘋果即時/2018-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