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反同觀測 » 回應橄欖:偏見與歧視,是小眾平權路上最大阻礙

回應橄欖:偏見與歧視,是小眾平權路上最大阻礙

回應橄欖:偏見與歧視,是小眾平權路上最大阻礙

天地一花生,苦海中載浮載沉,望能以拙劣文筆,為世上諸般不平事發聲。

要在香港談小眾議題,從來不易,大眾認知貧乏,教育及宣傳亦不足夠。「不歧視,多包容」的廣告打的是溫情牌,並不能豐富市民對小眾的正確認知。而更令人遺憾的是,在過去幾十年間,不時有「有心人」從中作梗,令香港的平權路更加難行。他們有國際組織的建議不去聽,有學術及醫學權威的話不去理解,以無知為有知,「隨口噏當秘笈」,散播不實、帶有偏見及歧視的言論去剝削小眾合理權益。

今日「橄欖」針對平機會的見解,亦屬同一路貨式。講禁書事件不談聯合國教科民組織的公共圖書館宣言,講教育則未有提及性小眾在校內面對的歧視和欺凌,甚至忽然彈出一句毫無學術根據的「同性性行為本身是一種不利身心健康的行為」,令人震驚。現在讓本花生回應一下各個論點:

1) 圖書館禁書事件

第一點亦是最錯一點,「美化與宣揚」本來就與事實相違,館方早已指出10本被禁圖書中,有7本被評為中性。所以何以被禁,實難理解。也在此提及今日借書的實際情況,簡單而言,與一般書籍待遇不同,該等書籍絕大部份已從普通書架下架,需先知道其存在,再問職員索閱,讀者被剝削自由選擇圖書的權利。而這種安排亦有違國際組織的呼籲,聯合國教科民組織《公共圖書館宣言》指出圖書館應「促進文化間對話和文化多樣性」,並且當中「藏書與服務均不應受任何的思想、政治或宗教審查,也不應受商業的壓力」。

有人說該等書籍被兒童接觸才是最大問題,這其實是建基於偏見的不當理解。美國心理學會早已交代,同性撫養和異性撫養的小朋友,身心成長發展並無不同。而同一時間,亦未有任何科學證據說明,接觸正當與適齡的性向教育知識,會使兒童的「性別觀念」混亂或性向改變。再者現實上,今日社會亦有不同形式的家庭,有同性,有單親,有隔代撫養,亦有親父母/後父母共同撫養等模式。家長透過該等童書,可以讓兒童更能理解其他家庭的情況,並啟發同理心,減少校園歧視與欺凌。二三十年前的電視劇,我們見單親學童被同學嘲笑無父/無母尚且會覺「無家教」,今日面對同性等其他家庭模式的衝擊,家長教育子女「包容」的責任又豈能推卸?

 

2) 心理性別事宜

性別認同差異本身並不是病,是一種「一直存在」於不同文化中的正常心理現象。成因按目前的學術理解,是多方面的,受先天如基因及產前荷爾蒙水平,亦受後天如個人經歷所影響。當中部份人因不適應自身心理性別變化或環境影響而產生強烈的焦慮和不安感(significant distress),被醫學鑑定(DSM或ICD)為「性別不安」。而部分性別不安朋友,會選擇進行變性手術及/或接受荷爾蒙治療等醫學程序,以緩減他們的焦慮。變性手術之施行為專業之醫學決定並經由精神科醫生及心理學家等判定,該等人士亦需以心理認同性別生活一段時間並接受觀察。術後,絕大部份人感覺自已生活質素等到提升,再變性的例子並不常見。

該等人士在社會上亦面對不少苦況,如性別不被承認導致求職出現困難。平機會在建議中呼籲政府從速訂立的性別承認法,正正是嘗試從法律著手,減輕他們困苦。目前的建議細則多參照馬爾他模式,如想心理性別得到承認,該等人士需宣誓以該性別渡過餘生,而同時平機會亦建議過程中可由相關專家簽同意書作實。

至於共用設施如更衣室或廁所,歐美社會作為先驅已嘗試處理不少棘手問題,目前的政策傾向讓性別不安人士自由選擇中性或其心理認同性別廁所。而獨立隔間的增建,除可解決部份人士提出的私隱及「可能存在」的犯罪問題,其實在尊重人權時,亦同時更方便所有人。是「笑柄」還是「悲嘆」,關鍵在於設施的設計如何保障所有人有合理及公平使用的權益,再配以法規(如加強偷拍罰則等)去監管,而不是單方面犠牲小眾權益。這方面的爭論可見其他花生文章,不多談。

 

3) 教育問題

在教育方面,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亦早已指出學校應正視小眾所遭受的校園暴力、欺凌與歧視,並於近年製定”Out in the Open”建議書予教育界參考。當中強調學校要有全面的措施,例如制定性小眾政策及推行相關課程,以至為教職員提供相關訓練,並支援該等學生及家長(P.15)。而P.125甚至直接寫明,應向全體學生傳授有關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準確且不帶批判的資訊。

教授此方面認知,能減少學校間出現之欺凌、歧視和偏見等情況,亦同時提升相關人士的身心健康。而人權事務高級辦事處己清晰地說明不教授的效果:

限制或阻礙與性相關的資訊,或使用載有定型觀念和偏見的材料會助長暴力,並使年輕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人面臨健康風險。全面的性教育是受教育權的一部分並可成為消除歧視的一個工具。

 

4) 性傾向問題

APA Handbook of Sexuality and Psychology 第583頁已經指出性傾向有很強的「生理基礎」。而實際上性傾向的形成,按目前科學理解,是同時受先天及後天因素的相互影響,所以執著講先後天只是假命題,而引申後天就能改變/先天就不能改變的二分法,就更加是錯誤之至的理解。有關方面的詳細探討可看相關學術文章或本花生整理Diamond 及其他專家意見之拙文(〈同性性傾向是否「天生」及「不可改變」?〉)。

至於講甚麼過來人,APA 心理學會早已多次聲明拗直治療無效,並不能改變性傾向,而甚至可能對治療者有害。APA Task Force在2009年撰寫了Appropriate Therapeutic Responses to Sexual Orientation這份詳盡的報告,從學術文獻中檢視各種SOCE(Sexual Orientation Change Effects)的成效,並再次得到上述提及的結論。而提及「同性性行為」不利身心健康,此點未曾見醫學報告提及,在歷史文明甚至動物界中亦不太站得住腳。大家應該真正關注的問題,其實理應是「安全性行為」,無論任何性傾向,一不留神,都有機會感染各種性傳染病。

小結:

正如題旨所言,偏見與歧視,是小眾平權路上最大阻礙。歧視從來不易對付,社教化的產物只能透過教育、宣傳及立法等措施慢慢改善。而偏見,則可由學術上之正見抗擊,只要訴諸正確權威,大眾才能有正確認知。所以今日撰文,嘗試以較短篇幅拆解各種錯誤理解,希望讀者閱後,能對相關議題有初步理解,不再誤信各種錯誤偏僻之資訊。

 

新聞連結 ▶不妙花生/眾新聞/2018-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