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性別議題 » 仇恨歧視 » 顏正芳專欄:穿白袍卻誤導大眾 難道無法可管

顏正芳專欄:穿白袍卻誤導大眾 難道無法可管

顏正芳專欄:穿白袍卻誤導大眾 難道無法可管

顏正芳/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教授

近年來台灣陸續爆出醫師不法事件,像是前和信醫院醫師殺死中國情人、前敏盛醫院醫師把自費「縮胃減肥手術」虛報為「胃潰瘍手術」申請健保給付,皆受到司法調查,也破壞醫界形象。

如果一位醫師身穿白袍、以醫師的身分,公開散播錯誤的醫學知識,誤導社會大眾對於性別的了解、製造仇視,這是否有法律可進行制裁呢?

記者會上的醫師發言

今年3月28日一場由「高雄市監督不當教材家長聯盟」(現主要成員已組成「高雄市家長協會」)所主辦、名為「給我品格教育—不當教材退出國中小校園」的記者會中,邀請某位自稱是「專業兒科醫師、教育部部定兒科教授、醫學博士」的王姓醫師,身穿醫師長袍上台演講

她引用所謂「美國兒科醫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Pediatricians,以下簡稱ACP)」在2017年發表的四點聲明,聲稱「多元性別會傷害兒童」、「讓兒童體會『有人不得不改變性別』的教育,等同於虐待兒童」,並稱「美國兒科醫學會」這個組織是「我們(指醫師)在醫學上面,在診斷任何疾病時會參照的重要指標,他們的建議都會列入我們醫師,不管科別,外科、內科,一個重要的指引」。

醫師發言哪裡錯了?

這位醫師身穿白袍不是角色扮演,她真的是兒科醫師、部定副教授、醫學博士,只不過她說的內容有誤。

她所引用資料來自ACP,這是一個成員僅有約500人、歧視同志和跨性別者意識強烈之極端組織。這個組織之所以在2002年成立,是因為在1930年創立、擁有六萬名會員、正牌的「美國小兒科醫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以下簡稱AAP)在那一年發表了同志伴侶與異性戀伴侶無差異的研究報告、支持同志伴侶領養小孩後,其中少數嚴重反同志主張的會員出走所形成。

這個組織長年鼓吹仇視同志,曾被「美國南方貧困法律中心(the 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認定為仇恨組織(hate group)。它多年來扭曲他人科學研究的結果,在全球各地散播偽科學報告以攻擊同志等族群,但之後逐一遭被扭曲原意的科學研究者所反駁。

在國內,早在2012年教育部出版的性平教育專書中《性別平等教育季刊》(第57期69-73)就有高穎超所寫專文,揭發該組織的不良行徑。

這位王醫師既然是兒科專家、部定副教授、醫學博士,不可能不知道ACP不是正牌的「美國小兒科醫學會AAP」,卻移花接木說ACP對於性別的偏見主張,是「絕大部分美國兒科醫師的立場」,誤導社會大眾對於跨性別者的了解,傷害跨性別族群。隔天《PNN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就以頭條報導,清清楚楚指出她見解和資料引用謬誤,可說是台灣醫師的形象再次被醫師自己人所傷害。

好,這樣的行徑是否違反醫學倫理,應該有負責單位要進行判斷、糾正,以正視聽吧?筆者直接想到的是:台灣兒科醫學會、高雄市醫師公會、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等三個單位,於是在三月底時整理王醫師這場公開演講資料,呈給上述三個單位進行判斷。

結果呢?

台灣兒科醫學會的處理結果

台灣兒科醫學會應該是這事件中的大苦主吧,它的會員聲稱:一個美國的小型仇恨組織所做的聲明,是台灣小兒科醫師診斷疾病的重要指引,這如果傳到世界上任何先進國家的小兒醫學界,應會被引為笑柄,所以台灣兒科醫學會應該會對此事件積極討論、處理吧?

結果不然。從寄出資料後,筆者每個月打電話問台灣兒科醫學會的處理進度,但前三次得到的回應都是:「現在兒科醫學會在改選理監事,」這和討論會員是否違反醫學倫理,有何干係?接電話的秘書也說不清楚。後來才知道:這位王醫師已經選上兒科醫學會理事了。8月11日最後一次聯絡兒科醫學會,回覆是:「目前並未聽說有要討論此事」。

高雄市醫師公會的處理結果

高雄市醫師公會設有「紀律委員會」,負有是否將違規會員移付醫師懲戒委員會之責,所以應該有責任對此事件進行了解和處理吧?

結果筆者在兩個半月後收到由王欽程理事長署名的106高市醫會總字第289號回函:「經本會與王醫師電話溝通,王醫師表示:她的論述有引用出處,她另表示:台灣兒科醫學會亦不認為需糾正論述。公會基於尊重會員個人學術論點,建議台端可循台灣精神科醫學會就醫學會立場與台灣兒科學會溝通討論。」

這般處理方式令人驚訝。司法單位會以「趙藤雄和蔡正元說他們自己沒違法」就認定他們沒違法嗎?當然不可能。高雄市醫師公會將這事件導成是「精神醫學會和兒科學會立場不同所致」的做法尤其荒謬。正牌的「美國小兒科醫學會」對於性別少數兒童青少年的健康福祉極其重視,從其網頁上設有「性別和性取向少數兒童青少年的健康和福祉」專區即可見一斑,絕非如高雄市醫師公會所說的「那是精神科醫師和兒科醫師見解不同」。

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簡稱全聯會)的處理結果

全聯會是台灣醫師最高位階組織,內設有醫學倫理暨紀律委員會,負責處理會員的倫理紀律問題。或許有人會認為:王醫師並非在診間醫療病人時散播錯誤知識,應未違反醫學倫理,但其實從全聯會網站上的《醫師倫理規範》《世界醫師會醫學倫理手冊第2015三版》,皆清楚揭示:醫師有義務為社會大眾傳播正確的醫學知識,以促進福祉,所以絕非只有診間內的行為才是全聯會醫學倫理暨紀律委員會處理的範圍。

可惜全聯會對於筆者所呈資料的處理方式,僅是「交由高雄市醫師公會處理」,當筆者將高雄市醫師公會荒謬的處理結果再呈給全聯會,就如石沉大海無回訊。相較於近日全聯會譴責遠雄人壽不實廣告傷害醫療形象的積極聲明,倒是對自家人傷害醫師形象寬容多了。

結語

或許有人會覺得:王醫師事件在現今光怪陸離的醫界中不過是小事一樁,但從這次單科醫學會、地方醫師公會、到全國醫師公會對於這樁「小事」的處理方式即可知:醫界的崩壞不能只怪健保制度,如果任由某些醫師憑藉著台灣社會至今仍對醫師懷有一絲尊敬,就身穿醫師白袍公開做錯誤見證,也不見相關單位指正,那民眾對於醫師的尊敬,自然會消磨殆盡,將對於醫病關係造成嚴重的傷害。

 

新聞連結 ▶顏正芳/蘋果即時/2018-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