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國際消息 » 性別平權再進步》 美國教育部通令各級學校尊重學生如廁自由權

性別平權再進步》 美國教育部通令各級學校尊重學生如廁自由權

[郭慧/風傳媒報導/2016-05-13]

9日,北卡羅來納州(North Carolina State)政府與聯邦政府因設置使用跨性別空間引發爭執,12日,美國教育部通令各級學校,13日起,「在聯邦法律的規範下,必須允許學生在與其性別認同一致的情況下,使用廁所與更衣室」,此舉無疑升高了聯邦政府與地方州政府的緊張關係,更使得「跨性別空間」的討論浮上檯面。

事涉預算補助

從《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與《今日美國》(USA Today)所獲得的訊息,這封由教育部助理部長拉夢(Catherine Lhamon)與司法部副助理檢察總長古普達(Vanita Gupta)聯合署名的信件,已發至全美各級學區,信中闡明:「當學校只有提供強制性別隔離的活動與場所時,跨性別學生必須允許在與其性別認同一至的情況下,使用設施與參與活動」。

這封被稱為「指導信」(guidance letter)的信件中,除了要求校方寬容處理學生的性別認同外,同時引用1974年《家庭教育與隱私法》(Family Educational Rights and Privacy Act, FERPA)的規範,禁止校方公開跨性別學生的身分,並要求進行不同的身分註記。

此外,信中直指,若校方明顯違反《1972年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Title IX of the Education Amendment of 1972)的規定,將取消聯邦政府對學校的補助。

北卡羅來納州HB2法案

「跨性別者(transgender)究竟該使用符合生理性別的廁所,或是符合自身性別認同的廁所?」這個問題,近來已經引發美國法界和政壇熱議。

事實上,類似的爭議在近年來,可以說是層出不窮。2016年3月23日,美國北卡羅來納州(North Carolina)議會否決該州最大城市夏洛特市(Charlotte)通過的公共場所性別平權條款,並通過《HB2》(House Bill 2)法案,要求學生使用「符合生理性別」的廁所,壓迫LGBT社群(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人權,引發各界譁然。

然而,到了5月4日,美國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 DOJ)認為《HB2》法案違反《1972年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要求北卡羅來納州不得執行。根據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報導,司法部也致函北卡羅來納大學董事會以及北卡羅來納大學系統(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system)總校長思貝林斯(Margaret Spellings),表示倘若執行HB2法案,將違反《1972年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美國民權法第七條(Title VII of the Civil Rights Act,內容禁止僱傭、職場上的種族、膚色、宗教、性別、國籍歧視),以及「女性暴力行為防治法」(Violence Against Women Act, VAWA)。司法部更要求北卡羅來納州長麥克羅利(Pat McCrory)在星期一前回覆。如果北卡羅來納州並未停止該法案,那麼,它們可能損失將近20億美元的聯邦政府教育經費,並面臨聯邦政府的訴訟。

《1972年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

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報導指出,歐巴馬政府重申,《1972年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規定,禁止接受聯邦經費補助的教育機構存在性別歧視,而跨性別學生也同樣在該法案的保障範圍內。另外,該法案也不只保障跨性別學生使用符合其性別認同的洗手間和更衣室,更保障他們的隱私,以及保護其免於遭受霸凌、騷擾和性暴力。

而在給北卡羅來納大學系統的信中,美國司法部則表示,《1972年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允許學校提供性別隔離的洗手間、更衣室和宿舍。然而,「如果學校在上述情形中以性別區分學生,那麼學校必須讓跨性別學生依自身性別認同來選擇。禁止跨性別學生進入符合其性別認同的洗手間,會構成違法性別歧視,違反了《1972年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

侵害女性權益?

無獨有偶地,在伊利諾州(State of Illinois),也有美國基督教非營利組織「捍衛自由聯盟」(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 ADF)向美國伊利諾北區聯邦地區法院(U.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Northern District of Illinois),控告美國教育部、司法部,以及伊利諾州的211高中學區(Township High School District 211 in Palatine, Ill.)漠視學生的安全和隱私。

2014年時,一位伊利諾州的跨性別學生向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控訴,校方禁止其使用女性更衣室。事發後,美國聯邦教育部民權辦公室(The Office of Civil Rights)伊利諾州的211高中學區(Township High School District 211)必須允許跨性別學生使用符合其性別認同的更衣室,引起學校、家長的抨擊。

「捍衛自由聯盟」表示,聯邦法律允許學校有單一性別(sex-specific)廁所和更衣室,而且學校有自行斟酌處理的權利;此外,「捍衛自由聯盟」也認為,允許跨性別學生使用相異性的更衣室,會侵犯多數學生和家長的基本權利。

雖然教育部和伊利諾州在12月達成共識,允許該性別認同為女性的跨性別學生使用女性更衣室。然而「捍衛自由聯盟」仍代表許多家長上訴,控訴該決議會造成充滿恐懼與敵意的女性空間。而對於LGBT支持者而言,雖然該學區和聯邦政府達成協議,但是這份協議也只是允許個別學生使用跨性別更衣室,其餘跨性別學生仍然無法自由使用廁所和更衣室。

維吉尼亞州爭議

類似的情形也發生在維吉尼亞州(Virginia State)。美國西維吉尼亞聯邦地區法院去年判決維吉尼亞洲的跨性別學生格林(Gavin Grimm)敗訴。

對此,格林的律師表示,《1972年教育法修正案》保障格林使用男廁的權利。而到了今年4月,美國聯邦第四巡迴上訴法院(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ourth Circuit)推翻原先的裁定,認為格林有權依其性別認同使用廁所。可以說是格林與LGBT支持者的一大勝利。維吉尼亞州高中教育委員會將繼續上訴。

共和黨的抨擊

從上述的例子可以發現,跨性別者的權利目前仍無法達到完全的共識。而這種意見分歧的狀況,也同樣可以在政壇發現。

舉例而言,2014年4月時,教育部(Education Department)發行的指導手冊上,便寫道:《1972年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保護所有學生不受性別歧視和性暴力。任何學生都可能接受到性暴力:無論是國小或專業學校;男性或女性;異性戀、男同性戀者、女同性戀者、雙性戀者或跨性別……。」此外,該指導手冊中也針對LGBT族群遭受性別歧視或性暴力時,學校應該如何處理提供了建議。

然而,這卻引起某些議員的不滿。同樣根據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報導,共和黨田納西州(State of Tennessee)參議員,也是美國參議院衛生、教育、勞工及退休金(US Senate Committee on Health, Education, Labor, & Pensions, HELP)委員會主席亞歷山大(Lamar Alexander)便指控教育部規避國會,以不具拘束力的指導手冊來制訂法規,並迫使大學遵從。而歐巴馬政府則表示,先前的指導手冊只是澄清現行法律。

規範不夠明確

對於這些紛歧的意見,全美學校委員會協會(National School Boards Association, NSBA)法務長內格龍(Francisco Negrón)認為:「我們必須知道,現行的法律架構已經趕不上快速變動的社會基準了。」他也表示,「我們對於性別認同的理解正在改變,但是法律並沒有跟上。」

「而這的確牽涉到《1972年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的解釋。」他說道,「法律中對於性別認同的規範不夠明確,也因此,雙方都在法律上都有解釋的空間。

未來的新領域

人權運動(The Human Rights Campaign, HRC)則在2月時表示,近年在美國有越來越多「反LGBT」或「反跨性別」的法案。2015年時,約有125條法案被提出;而2016年則至少有175條法案提出,且其中約有24條反跨性別法案會影響及兒童的。這些法案多集中在學校公共設施的使用,以及跨性別學生的運動參與。

「這是我們未來幾年必須面對的新領域。」男女同志及異性戀教育網(Gay, Lesbian and Straight Education Network, GLSEN)的公共政策部主任史密斯(Nathan Smith)表示。而目前政策、立法影響州和學區,相關訴訟在法院持續上訴的情形,還會繼續一段時間。

也因此,就目前而言,學區、學校和學生常常無所適從。雖然部分學區(如芝加哥學區)已經通過維護跨性別學生權益的決議,但仍有許多人仍不知道如何處理該議題。「學區和董事會成員宣示要維護該州法律。」內格龍說道,「但是他們的立場很尷尬……他們會擔心損失聯邦政府經費,或是被其他團體控訴。」

而這種爭議,在國會很難修正聯邦人權法的狀況下,最後仲裁者可能會是最高法院。美國費城爵碩大學(Drexel University)的法學教授柯恩(David Cohen)也表示,如果近幾年內,有越來越多州通過限制權利的立法,而聯邦上訴法院又推翻了原先的裁定,那麼最高法院可能就必須接手這些案子。看來,跨性別者的權利爭議,還必須等待一段時間,才能有所定論。

原文連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