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2020 » 11 月 » 10

跟另一半吵架要怎麼和好?律師許秀雯跟太太約定好這樣做⋯⋯

  文|許秀雯|伴盟律師團召集人、釋字748訴訟代理人本文刊載於 2020.05.19 觀點同不同:https://issues.ptsplus.tv/article/12?fbclid=IwAR03RuvtxbDvjEbyS1pfLzQqtzrhTPInDn30ClhGrUeBeSpOa_ZFo1q0b2s故事的一開始,我們是多元成家運動上的夥伴,高密度的合作、相處時大小不斷的摩擦,使我們用超乎尋常的速度接近對方,試著理解彼此的差異。 她和我是個性很不一樣的人,婚後的某一天,她一邊整理廚具,一邊對我說:「這陶鍋底部黑黑的。」我聞言心驚:「該不是我上次沒洗乾淨吧?現在要挨罵了嗎?」結果她說:「這是因爲有一次我在滷雞翅,可是妳打電話來,我們講很久就燒焦囉。」我:「啊,所以是因爲太專心和我講電話,忘記爐子在煮東西嗎?」她笑:「才不是,我沒有忘記,是沒辦法打斷妳!」 多元成家是一個雖然得到許多支持,但也遭逢強大阻力的運動,我們的生活和運動彼此交織、鑲嵌,到達一種「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的地步。這樣自然是有好有壞,最大壞處是,曾經有好多年的時間,我們兩個幾乎沒有任何一天可以休假,每一天的話題與生活內容都跟運動有關。 她通常比我晚睡,而我通常比她早起,結果就是,往往她還在睡夢中,或是才剛一睜開眼,我就會馬上和她討論最新的任務,和緊急待處理的問題。這樣幾年後,有一天她終於忍不住發脾氣了,後來我們的家規就新增一條,凡是她醒來後的第一時間,嚴格禁止我講運動上的任何事(抱抱她以及說早安則是被鼓勵的⋯⋯),用明訂規範的方式,劃定界線,解除衝突⋯⋯。 我們兩個都是很有自己意見的人,所以各種衝突根本就是日常,某天一大早,因故又大吵,我不忍她難過,於是反覆和她「協商」,她終於「勉予同意」只要生氣到當日午夜十二點「就好」。結果那天她工作到很晚,回家進門已近午夜,我主動笑臉相迎,但她餘怒未消,竟鐵青著臉說:「現在還沒十二點!」 我委屈至極:「憑什麼認定全部都是我的錯?妳都不覺得自己有『球員兼裁判』之嫌嗎?」她回以:「需要什麼裁判?這件事不用裁判,很顯然全部都是妳的錯!」 這對話著實太經典太好笑了,我當下決定忍耐一下,等十二點過後再來講理與辯論好了。眼看十二點一過,就切了一大塊超好吃乳酪蛋糕給她(鬆懈她的敵意與心防),果然她也覺得很好吃,馬上十分機警地交代我「不可趁她不在家時就自己把蛋糕全吃掉了」。 我想,像生氣這種事,為了自己也為了對方,最好能設一個時間上的停損點,讓每一天都有機會歸零、重新開始吧。 但如果當下對方真的很生氣,又該怎麼辦呢?記得有一次,和小太一起在餐廳吃晚餐,結果當她開始認真犀利評論某事,我們一言不合。我想說換個話題好了,這樣氣氛太火爆⋯⋯ 我:我想岔開來講一件事⋯⋯ 太:我不要聽妳岔開來講任何事。 我:一句話而已。 太:妳的一句話都很長,跟我媽一樣。我認為現在就是話不投機⋯⋯ 我(深受挫折後低語):我們以前談話都很投機,不會這樣的啊⋯⋯ 太:才不是,那是因為我都聽妳講、讓妳講! 我:什麼?真的是這樣嗎?

史上最多元的紐西蘭新政府就職

邱亮士/伴盟理事長本文刊登於2020.11.08上報

當全世界還糾結在美國總統選舉結果之時,堪稱全球最多元的的紐西蘭新政府已在11月6日宣誓就職。

不到三週前,紐西蘭才選出全球最彩虹的國會,120名議員席次中有12位(佔10%)為公開的多元性別者(LGBTQ+)。由於紐西蘭為內閣制國家,部會首長多由當屆議員擔任,故外界對此次改組本來就有更高的期待,而總理賈辛達.阿爾登(Jacinda Ardern)日前宣布內閣名單時,即形容此次內閣是「不可置信地多元(incredibly diverse)」。

有多不可置信呢?在20名核心內閣中有 8位女性,比例達40%,並有3位為LGBT族群;原住民毛利族有5位,比例達25%創下新高,且高於毛利人佔總人口比約16%,另有3位具有太平洋群島原住民(Pasifika)背景。此外,國會席次獨大的工黨原可自行組閣,但此次仍延攬兩位綠黨成員擔任部長(家庭與性暴力防治部門、氣候變遷部門),可說體現了多元共融與權力分享的精神,不同於贏者全拿的傳統政治思維。

新內閣團隊中有不少亮點,其一是副總理Grant Robertson為公開出櫃的同志。Robertson曾經試圖成為牧師,但後來希望能對LGBT社群有更大影響力,因此踏上政途,如今則成為紐西蘭史上最高職位的LGBT政治人物。「性向不會成為前進的阻礙」,這是他想傳遞給LGBT社群的訊息,特別是鼓勵年輕人。

另一亮點是新任外交部長Nanaia Mahuta,她不僅是首位女性外交部長,更是首位原住民擔任此職。身為毛利人的她,2016年決定紋上毛利族女性的傳統紋面(moko kauae),也是國會女性中首見。「紋面是一種身分認同,我想清楚聲明這就是我,也是我在紐西蘭的定位。」當時Mahuta這樣對外宣示。

事實上總理賈辛達在第一個任期中即表明希望提高女性閣員比例,而此次由女性、LGBT族群與少數族裔擔任閣員或部長的人數均有所增加,族群多元化的程度創下紐西蘭史上最高。賈辛達對此特別表示,新政府的多樣性正是反映日前國會選舉結果與人民的期待,而閣員選擇優先考慮才幹,但更強調這是因為紐西蘭已成為無論任何身分的人都能嶄露鋒芒的國家,不需要特別刻意就能有如此多樣的組成,紐西蘭人民應該為此感到驕傲。

其實觀察一些客觀機制,即可發現紐西蘭的開放與進步。例如早在1984年即設置女性事務大臣(Ministry for Women),主責政策建議與女性官員提名等,而內政部門之下更設有「多元共融大臣(Minister for Diversity, Inclusion 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