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2020 » 9 月

投書:同婚法制化只是起點,傳統文化不該成性平絆腳石

華正函/伴盟專員

投書:印度跨性別免術換證關鍵人物Kritika的故事

華正函/伴盟專員

投書:從德國國防部長向同志軍人公開道歉談起

邱亮士/伴盟理事長

香港同婚訴訟一勝一敗:化整為零?避重就輕?

香港人吳漢林(譯音)與其同性伴侶在英國倫敦成婚後,於香港購置房產作為兩人的家,卻發現因其海外合法同婚不被香港政府認可,根據《無遺囑者遺產條例》,若在無遺囑情況下去世,其伴侶將不能自動繼承其財產。另外據《財產繼承(供養遺屬及受養人)條例》,同性伴侶還必需證明其過往在經濟上是完全地依賴逝世配偶,才能得到遺產。然而,異性戀卻不須立遺囑或提出證明,就能享有繼承配偶遺產的權利,因此提出司法覆核,主張上述法律構成性傾向歧視。香港高等法院於9月18日判決吳漢林勝訴,認為上開條例未能就異性伴侶與同性伴侶的差別待遇作出合理解釋,確實構成非法歧視。 然而就在同一天,同樣的法院、同樣的法官卻判另一件同性婚姻訴訟敗訴。 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杰,不滿與丈夫在美國紐約的婚姻,不獲港府承認,因此提出司法覆核。港府認為若承認其海外婚姻,等同在香港本地施行同性婚姻,會破壞現行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法官則在判詞中指出,香港有許多政策、法律涉性傾向歧視,可就這些個別權利向法庭提出申請、挑戰相關帶有歧視性的政策或法例,然而本案並不是因特定政策或法例提出覆核,因而裁定敗訴。 對此,岑子杰痛批此邏輯無異於「你一舊叉燒斬十舊,十舊都可以賣畀你,但係你要我成條叉燒賣畀你,我唔賣」。 伴盟認為這一勝一敗,凸顯香港司法體系目前面對同婚議題的荒謬窘境,事實上誠如代表岑子杰訴訟的資深大律師潘熙所言,港府只認可海外異性婚姻,拒絕認可同性婚姻,這本身就是性傾向歧視。 確實,伴盟也認為,如為避免構成性傾向歧視而給予同性伴侶若干單點權利,卻又不願給予同性伴侶婚姻之名與相關完整權利的話,最終在法邏輯上難以自圓其說。 對照台灣,雖然我們已於去年通過立法允許同志登記結婚,但隔離式的同婚專法與異性戀民法婚姻相較,在若干重大的面向與權利上,包括 詳細閱讀 »

巴黎奧塞美術館以服裝不恰當為由,拒絕一位穿低胸裝的女性入館

「女人必須裸體才進得了大都會美術館嗎?」,曾是抗議男權壟斷藝術的「游擊隊女孩」(Guerrilla Girls)最著名的一張抗議海報上的話,而今這句話,竟有了個反諷的超現實版。 巴黎奧賽美術館工作人員日前以服裝不恰當為由,攔下一位穿著低胸裝的女性Jeanne,要求她披上外套才能進入。Jeanne認為這是一樁性別歧視事件,將這段經過發表在推特上,指稱感受到挫折,彷彿「我整個人只剩下胸部」。推文迅速於網路上傳開,之後美術館方聯繫當事人,並公開為此道歉。入館規定中確實包括必須衣冠整齊等要求,但是,輿論普遍認為低胸服飾並不違背此一規範。諷刺的是,該美術館內收藏了美術史上最著名的幾張裸體畫作。 即使是在法國這樣被認為開放進步的社會,且是女權主義的重要理論生產庫,仍可能出現通過視線、語言與道德譴責來定義女性身體的日常壓迫。女性身體能不能裸露,裸露哪個部位或到哪個程度,以什麼方式裸露,在怎樣的時間與場合裸露,裸露給誰看,都不能由女性自己來決定。 就在今年,柬埔寨提出「公共秩序法」草案,禁止婦女穿短裙及太透明的服裝,也禁止男性打赤膊出門,法案若通過將在明年生效;該國官員指出,針對婦女的服裝規定,不單單涉及公共秩序,也是服膺傳統習俗中對於婦女的訓誨。然而,柬埔寨也並非性別觀念上全然保守的國家,2019年開始實施的教育政策中,學生十三歲起要開始接受性別多元教育。從法國與柬埔寨的例子,可以看到多元文化的認識與認可,並非線性發展,往往前進與保守並存,女權高漲、實施性別教育的國家,仍可能出現管束女性身體的監控。 社會對於身體的指點,不單單針對女性,也不單單針對性徵部位。警察葉繼元一頭超過男警規定的長髮,就使他連年遭受處分,一個警察生理性別與性別認同之間的滑動,並不在強調男性陽剛的警察組織的考慮中。 而每年十月在台北舉行的台灣同志遊行,尤其在部分(男)同志身上,可以看到極其豐富的展露身體的方式,或華麗誇張,或輕短貼身,帶有強烈的戲劇、情慾與挑釁感,就往往引起衛道人士的批評,甚至連支持性別多元議題的一般民眾當中,也難免出現「可不可以不要穿得太暴露/不要奇裝異服」的聲音。 事實上,這些模糊日常與戲劇的分野、泯除刻板的男女形象、光天化日之下以服裝替身體性徵劃重點的裝扮,都是以反問方式彰顯身體形貌的彈性,並質疑社會對待身體與情慾的故步自封,如果觀看者感覺不適,或許也可以反問自己,是什麼原因造成這種不適感受,那些我們未曾思考就遵從的身體規範,從何而來?露或不(能)露,看與被看,確實充滿性別、權力的角力,需要不斷拆解、重組與攪動。

投書:性別平等才是競爭力致勝關鍵球

邱亮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長

多元性別職場歧視案例解析

作者|釋字748婚姻平權釋憲案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創會理事長許秀雯

投書:新式身分證不加註性別有助減少性別二分壓迫

作者|伴盟法務主任 謝孟釗律師

投書:對HIV感染者刑罰規定的修正建議

投書:跨性別學生有權依其性別認同使用校園之公共空間!

作者:潘天慶律師(伴盟常務理事)美國一名女跨男之跨性別者Gavin Grimm,其就讀中學時,於2014年底遭到學校否定其性別認同為男性,並禁止Grimm使用男廁、拒絕更改學籍資料及製發登載Grimm為男性之成績單,Grimm因此對學校提起訴訟,主張學校違反教育修正案第九條及美國憲法第十四修正案平等保護條款,案經維吉尼亞州東區法院判決學校敗訴,學校之上開政策違憲並侵害Grimm依其性別認同使用廁所之權利後,學校上訴,美國第四巡迴上訴法院於今年8月間,以2比1之票數(共三位法官)決定維持原判,仍肯定跨性別者有權依其性別認同使用廁所。Grimm案之始末以及判決理由,均足為我國法院或教育當局借鑑,這是因為今年6月間,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才剛做成判決,認定1964年民權法第7章的「性別」歧視禁止,應包含「性傾向」與「性別認同」歧視,美國第四巡迴上訴法院旋即在Grimm案中援引上開意旨,駁斥學校所謂「性別係指生物性別」之論點。而在我國,性別平等教育法第2條第6款已就「性別認同」有所規定,第12至14條也規定關於學習環境與資源,不得有性別、性別認同、性傾向、性別特質之差別待遇。則舉例言之:一個出生時登記為女性,自我認同亦為女性之順性別學生,可以使用女廁及住女生宿舍,則一個出生時登記為男性,自我認同為女性之跨性別學生,依照性別平等教育法規定不得因性別認同而為差別待遇之宗旨,該跨性別學生也應有權使用女廁及住女生宿舍。在跨性別學生求學期間,依其性別認同,給予其平等尊重之學習環境,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尤其是我國目前關於變更性別登記之行政程序,尚要求須完成性別重置之外科手術證明及兩張精神科醫師證明,而學生大多係未成年,進行手術依法須經法定代理人同意,大部分學生在求學期間無法變更其性別登記,若此時我們不能讓他們依其性別認同使用學校的公共空間,不啻使跨性別學生在求學期間須承受相當大的壓力,將嚴重影響其受教權。至於學校或社會屢屢會以「其他學生的安全」為由,拒絕跨性別學生按照他們的性別認同使用學校公共空間,在Grimm案之上訴法院判決中,法官說道「如果所謂的平等保護,不能使跨性別學生免於受到成人社會中經由幻想而產生的恐懼及毫無根據的偏見而帶來的傷害,這樣子的平等保護是多麼空虛」,也足使我們思考,是不是孩子們其實都很能包容及理解自己的同學只是想好好讀書的願望,反而是成年人的社會總存在許多對「性」的不理解甚至妄想?我國的性別平等教育法早已禁止基於性別認同而生的歧視,學校應該要依法保障跨性別學生的權利,並且積極與家長及社會對話,而非因為壓力而棄守「教育」的宗旨,犧牲跨性別學生受教育的權利。伴盟小編補註:Grimm 2013年開始就讀維吉尼亞州格洛斯特中學,並在2014年5月時經診斷為性別不安,同年8月,Grimm與母親向學校提供醫療診斷相關文件,故學校先同意Grimm使用護士辦公室的男廁,但Grimm很快就發現使用不同於其他同學使用的廁所,是一種隔離與汙名化,故再與學校協調,學校也同意Grimm可以使用一般的男廁,在Grimm使用男廁接近兩個月後,學校收到學生家長的抱怨,於是以Grimm的生物性別是女性為由,從此禁止Grimm使用男廁。Grimm因為學校此種歧視隔離之待遇,身心均受到極大的傷害,故於2015年6月間正式提起訴訟。

原文刊載於9月10日《蘋果新聞網》「蘋評理」即時論壇:https://reurl.cc/4mp31D

支持伴盟繼續為平權扎根:https://pse.is/U8D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