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2019 » 三月 » 23

【獨家】要幸福喔!與日男友同居25年 台男爭得居留權

伴盟評論:歷經2年多的訴訟,台灣籍男性G先生(在日媒的化名)22日在律師的陪同下出面證實,日本政府已撤銷其強制離境令,並由日本外務省核發「特別居留許可」,G先生終於不用被迫與相守25年的日籍同性伴侶分離,也能展開相對穩定的工作與生活。

根據日本往例,如果跨國伴侶是異性戀,即使是非法居留,只要結婚或是認定有事實婚(沒有婚姻登記)的話,多半都可以取得特別居留許可,然而G先生的案子卻拖了兩年多才成功取得居留權。

雖然日本法務省入國管理局表示,本案並非因為主張同性伴侶權利而核發居留許可,而是「考量當事人的居留狀況與生活態度等為綜合考量」而同意核發。但其律師團認為,「如果是同志伴侶關係以外的理由而許可的話,那應該在提告前就該通過了,我們想不到還有其他理由。」

伴侶盟 許秀雯 律師 受G先生律師團邀請,於本案審理過程中先後出具了兩份法律意見書提交給日本法院參考。 許律師的法律意見書援引國際人權法案例與國際發展趨勢指出,即使日本尚未通過同婚,但若在本案情形驅逐G先生將構成違反國際人權公約與違憲的性傾向歧視,因此建請日本政府及法院應該考慮允許其合法居留在日本。 (註:G先生律師團曾希望能讓許律師以專家鑑定人身分到日本出庭,不過最後日本法院拒絕G先生律師團所提專家鑑定人出庭進行口頭陳述的聲請。)

這是日本政府首次對外籍同性伴侶核發居留許可的案例,這個行政先例可望為往後日本同志權益打開更寬廣的改革契機。

柯文哲自爆「同婚公投投反對票」…但我允許12.5萬人遊行

伴盟評論:我們知道台北市政府有許多同仁一直為性別平等與多元共融的理念而努力,但報導中柯市長的說法完全暴露了他不了解性別平等與多元共融的真正意義。令人遺憾與擔憂!

柯市長對同婚議題的投票說法,無論這個「我」講的是不是就是他本人,從報導的語意脈絡來看,都很糟糕:這個「我」(反同婚者)雖然反同婚,但是有著值得讚賞的寬容,寬容到允許同志遊行的發生?!

要知道,台北的同志遊行已經持續舉辦16年了(早於柯市長當市長很久!),且是民間依法申請、自發性舉辦的,這需要「誰」的「容忍」嗎?舉這種例子來說明自由,正好構成對「自由」的絕大反諷!

(摘)柯文哲舉例,台北同志大遊行有12.5萬人參加,「但要知道,同志題目在這次公投沒過,是被reject(拒絕)的。」他指出,台北市是個高度容忍的城市,「我投票反對你,但我允許12.5萬人上街遊行」,因為自由的基礎是容忍,有自由的靈魂才有辦法創新。

補充:原始談話影片,請參下述連結 (這段談話是用中文說的)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90323/1538316/

釋字748和公投結果的效力,是法位階高低的問題,而非時間先後的問題

【釋字748和公投結果的效力,是法位階高低的問題,而非時間先後的問題】

最近反同團體「下一代幸福聯盟」頻繁宣傳說:公投是2018年底通過,而大法官釋字第748號是2017年作成的,所以「明朝的劍不能斬清朝的官」,意思是釋字748不能拘束公投!

這宣傳其實是反同組織過往「公投效力高於憲法」荒唐主張的借屍還魂,一樣是完全違背憲政法治基本原則的錯誤主張,目的在於誤導民眾,並藉此煽動擴大民眾對政府的不滿,企圖把同婚的立法推向違憲的結果。

事實上依據法位階原理,大法官釋憲效力等同憲法,理論上只有透過修憲或大法官作出不同的解釋才有可能變更釋字748。而2018年底的反同公投效力僅屬「法律位階」,即使發生在釋憲之後還是不能牴觸釋憲結果,這是法位階高低的問題,而非時間先後的新舊問題。

因應公投第10案及第12案的結果,行政院也已經決定不修民法而是另立專法,但反同團體卻想要推翻釋字748,將「婚姻」限定在一男一女,也就是連專法婚姻也不開放給同志,請大家認清這絕對是一個牴觸大法官釋憲結果的無理要求,清楚曝露出反同組織正拿著公投結果當尚方寶劍,罔顧憲政法治,企圖恣意操縱同志生死的封建心態!

延伸閱讀: 2018/11/29 司法院對於全國性公民投票案第10案及第12案創制之立法原則不能牴觸釋字第748號解釋之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