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2018 » 八月

自由開講》反同公投對同志心理健康的傷害

[弘光科技大學護理學系助理教授、諮商心理師/劉安真]

下一代幸福聯盟今日將反同三公投連署書送到中選會,如果台灣年底真的出現反同公投,同志會經歷什麼呢?試著想像以下情況:沒有向家人坦誠同志身份的青少年,在家裡聽到爸爸或媽媽說:「怎可以讓那種人結婚?那些人是變態。」沒有向同學出櫃的學生,可能會在學校聽到老師或同學反對婚姻平權的言論,甚至是對同性戀者的嘲諷。許多同志會在家族LINE群組看到親戚傳送對同志教育極盡污名化以及反對婚姻平權的訊息,此時,要不要出面駁斥呢?駁不駁斥心裡都不會好受。走在路上,會看到反對同志教育與婚姻平權的廣告標語,這些標語是在告訴同志:「我不要讓孩子知道世界上有你這樣的人,以免他們跟你一樣。」「我不認為你可以和異性戀享有同等的婚姻權。」打開FB,同志會看到朋友發表反同言論,甚至呼籲大家投票反對同志教育與婚姻平權,看到這些心情很難不被影響。

許多人認為,反同的人心裡也不好受,他們的言論一樣會受到挺同方的攻擊,為何要一直強調反同公投對同志的傷害呢?事實上,無論挺同反同都需面對別人不同意你言論的心理壓力,但不同的是,這些言論攻擊的對象是同志而不是異性戀,這些爭論從來不會出現異性戀不正常、學校教育不可以教異性戀等內容。所以反同挺同的爭辯是極不公平的,同志不僅需承受與他人爭辯的心理壓力,更大的痛苦在於爭辯過程中,他理解社會對他的身份的排斥與反感並未消失,這些被貶抑的感受是許多同志從小到大的經驗,在一次次的挺同反同爭議中被喚起,一次次被「我是次等人」「原來這麼多人覺得我不正常」的言論傷害。因此,我深切擔憂,年底反同公投所引發的效應,可能重重傷害那些沒有太多支持與資源、沒有向家人朋友出櫃的青少年同志。

關於同志相關權益的政策與公投對同志心理健康的影響,我們可以參考國外相關研究結果。美國在2004年間,曾有14州舉行並通過婚姻定義的公投(婚姻應限定為一男一女,題目和台灣年底反同公投極度相似)。Hatzenbuehler等學者(2010)分析2004到2005年間的精神疾病罹患率並和2001到2002年間的數據比較,結果發現,2004到2005年間,居住在這14州自我認同為同志的人,情感性疾病(憂鬱症和躁鬱症)的罹患率上升36.6%,焦慮症上升248.2%(增加2.5倍)、酒癮上升41.9%。同一時期,居住在其他州(沒有舉行婚姻定義公投並通過) 的同志精神疾病罹患率並未顯著增加,異性戀精神疾病罹患率的增加並未因為公投與政策改變而有顯著差異。除此之外,Frost 和Fingerhut(2016)以美國2012年舉行同性婚姻公投的四個州的同志為對象,研究當同志婚姻權被當成公投題目時,每天暴露於相關議題的爭辯對他們心理健康有何影響?結果發現公投期間,因為日日接觸大量針對同性戀的負向訊息,造成同志感受較多的負向情緒,正向情緒減少,且伴侶關係滿意度也下降。

2015年5月23日,愛爾蘭舉行婚姻平權公投。2016年有學者研究了婚姻平權公投對愛爾蘭LGBT族群心理與社會有何影響,結果顯示:71%表示在公投期間情緒常是負向的,63%常覺得悲傷,27%很少有快樂的感覺。許多同志常想起公投期間的經驗,例如:看到建築物掛著反對婚姻平權的海報,對這些經驗,80%會感到難過,66%感到焦慮,64%覺得沮喪。公投期間,同志青少年受到的負面影響最大,他們比其他年齡層感受到更高的焦慮,更害怕聽到家人對婚姻平權的負向評論,這些青少年許多還未向家人出櫃。雖然由同志扶養的孩子並未納入此次研究,但從訪談的故事中可看出,這些孩子可能是受到最大負面影響的族群,有同志家長在受訪時提到,公投期間孩子放學時會哭著回來,也許在學校聽到對同志不友善的言論。除此之外,住在鄉下比住在都市的同志,在家人發表反對言論時,更容易感受到負面的情緒,原因可能是住鄉下的同志比較沒有同志朋友,身旁的人反對婚姻平權的人較多。不僅是同志,連同志的親人也受到影響,64%的同志家屬在公投期間情緒經常是負面的。

從國外的相關研究結果,我們可以想像,在年底反同公投期間,將形成對同志不友善的社會氛圍,同志幾乎每天都要經歷對他們身份不友善的社會壓力,例如:對同志族群的刻板印象與錯誤資料(不斷把同志污名化)、和親友爭論,更有機會感受到社會對同志的反感與敵意。這些經驗可能讓還在建立自我認同與自尊的青少年對自己的同志身份感到羞愧或厭惡,造成強大的內在衝突,可能因此憂鬱或焦慮。身為助人工作者,我呼籲台灣的同志們在公投期間要多留意自己的身心健康,如有壓力與挫折,記得找能支持你的人抒發情緒,或向台灣的同志助人機構求助。我也想提醒反對同志權益的人,當你在家裡、在教會、在學校、在LINE群組,發表反對同志教育與婚姻平權的言論時,不要忘記,可能有個孩子正在聆聽,而你的言語正在傷害他。

 

原文連結:自由時報

伴侶盟成立公投辦事處 反制反同公投

下一代幸福聯盟今天遞交近 200 萬份的反同公投連署書。挺同團體伴侶盟下午質疑反同團體多次涉嫌以違法手段連署,因此將成立反對愛家公投辦事處,讓伴侶盟的意見能被外界看見。

下一代幸福聯盟今天上午於中選會外召開「愛家公投」連署書遞交行動記者會,有媽媽推著娃娃車、也有媽媽抱著襁褓中的嬰兒出席記者會,幸福盟強調為了下一代的幸福而推動三項公投案,包括「婚姻定義公投」、「適齡性平教育公投」及「婚姻以外形式規範同性結合公投」,並在今天遞交 198 萬多份連署書。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下午發出聲明稿表示,「愛家公投」在二階連署期間,多次傳出涉嫌使用違法手段於公司、學校及公務機關等場所進行連署,部分甚至有偽造文書之嫌。

下一代幸福聯盟理事長曾獻瑩則回應,這個是不實指控,講這些話的人要有責任,不可以隨便抹黑跟攻擊這些努力得來的連署書,他們會保留法律追訴權。

曾獻瑩說,連署公投法規定的很清楚,要親簽或蓋章,連署書透過親朋好友,或是掃街擺攤的做法都是合法,如果有違法的事實,網路早就傳得沸沸揚揚,呼籲對方不要模糊焦點,這樣是傷害台灣民主。

伴侶盟呼籲,中選會應建立有效的稽核機制,向大眾公告舉報違法的管道,並針對民間提出的違法事證積極查證,依據「公民投票法」第 10 條第 6 項的規定,將有違法、無效(包括民眾撤簽)的連署書予以刪除。

伴侶盟也說,為迅速因應後續反制這 3 個反同公投的實際需要,伴侶盟將籌備設立 3 個「反對愛家公投」的辦事處,主要目的是為讓公投辯論會上有專業、真實的反方(不同意票)意見代表出席。

中選會副主委兼發言人陳朝建表示,中選會作為法定的獨立機關,不會預設立場,就是依法處理。至於,連署部分若有涉及刑事責任部分者也是依法處理,例如移送檢察機關處理等。

除此之外,由於中選會今年 4 月初審通過

日千葉市將發「伴侶關係」證明 同性異性皆可申請

媒體報導,日本千葉市發表「伴侶關係制度」,無論是同性或異性伴侶,都可以申請,將得到類似婚姻關係可享受的權利。

作為一名設計師,我如何協助推動台大「性別友善廁所」?

記得四月還五月的時候,性別友善廁所的設置準則手冊終於付梓。之前擔任校園規劃小組召集人的黃麗玲老師傳訊息來,跟我說北市府來函索取手冊,日本名古屋大學也帶隊來台大參訪,想回去作為推動的參考。那時候我覺得很高興,想寫點紀錄,但在國外,中文語感變得很差,一直沒辦法起頭。

【性別觀察】男性的 #MeToo 經驗:女性主義者,也可能是性侵加害人

近期,社群上出現男性現身說法,表態自己遭遇性侵害的經歷。此篇性別觀察,我們想藉大眾對於女性成為 MeToo 運動中的加害人之論點,邀請你一起思考,MeToo 運動的精神與本質是什麼?

紐約時報 8 月 19 日,指出義大利女演員、電影製片人兼 MeToo 運動提倡者——艾莎阿基多(Asia Argento),遭控性侵一位年輕演員兼搖滾樂手吉米班奈特(Jimmy Bennett)。

特派專欄 MeToo到反娘 中國性別平權道阻且長

從MeToo事件,到網路仇視男性陰柔氣質,都顯示中國性別平權意識不足。北京NGO人士坦言,日趨緊縮的言論控制,將是一大阻礙;曾任人大代表的學者則認為,中國至少還需10年時間,狀況才能慢慢改善。

影/警涉批第三性「憑什麼出來見人」 她委屈現身:我也是人生父母養

第三性錯了嗎?一名第三性的黃姓女子(生理性別為男性)指控,19日晚間與周姓男友出門吃飯,才下樓就被三重厚德派出所員警盤查,不料員警竟對他說「憑什麼出來見人?」還跟周男說「為妳媽媽感到廉恥」、「我認為你身上有病,跟我保持距離」等羞辱言語;對此三重分局否認員警有不當言行,強調會加強員警自我言醒約束,避免遭民眾誹議。

「愛最大,無關性別」廈門首場同性公開婚禮紀實

「我們都需要勇氣,去相信會在一起,人潮擁擠我能感覺你,放在我手心裡,你的真心。」2018年8月4號晚,為了一場婚禮,這首《勇氣》在藝術西區的上空飄蕩了很久。這場婚禮,說來特殊,它是廈門第一場在公開場合舉辦的同性婚禮。從網上查到的資料來看,這場婚禮在全國範圍內,也是屈指可數的。但它又是普通的,這也只是一場為相愛的人舉辦的婚禮。

自由開講》立專法比修民法更耗資源-回應羅瑩雪「無色覺醒」

前法務部長羅瑩雪在「無色覺醒」節目中,提倡立專法而非用民法保障同性伴侶。其中的一個立論是:「堅持修民法,是要修民法裡面所有關於父母、夫妻,還有男女等等這些跟性別有關的名詞,有二百多個法條都要修正。而且會影響傳統家庭運用很長久的觀念跟名詞,會造成非常大的不方便。」乍聽之下言之成理,然而,大家知道法律最常用什麼詞彙來稱稱呼「夫妻之一方」嗎?不是大家常用的「老婆」、「老公」,也不是我們常聽到的「先生」、「太太」,而是「配偶」。光是用法源資料庫檢索法規,提到「配偶」的條文,就有5000多條,遠多於提到「夫妻」的400多條。但是,我們會在日常生活中,聽到夫妻互稱對方「配偶」嗎?通常不會。法律更從來沒有使用過「老婆」、「老公」等用語。可見法律的用語,並不會對民眾日常的用語造成影響。

【南投縣縣議員簡賜勝 李洲忠等和草屯鎮長參選人簡景賢】簡景賢偕議員 挺愛家3公投

國民黨提名草屯鎮長參選人簡景賢和縣議員簡賜勝 李洲忠等,為捍衛下一代教育,20日和里長、地方人士一起站出來,共同發表聲明,支持愛家公投,並當場簽署連署書;簡景賢表示,孩子是國家未來,不容許任何不適齡不適當的性教材流入校園,戕害孩子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