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反同觀測 » 正方回應 (Page 2)

觀點投書:保護兒少?提告兒少?

[風傳媒投書/謝秉霖/2016-2-17]

2016總統及立委大選剛畫下一個句點,台灣出現了第一位民選的女性總統,這透露出了社會不再以生理性別做出先入為主的投票抉擇,而是以能力、領導力、影響力而決定票入何人。期許新政府能展現魄力,積極改革國會,推動各項法案、增進人民福祉,絕不能辜負台灣民眾的期望。

然而,這場大選,卻有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件發生。

【秀雯法學教室】護家公投篇

2016大選前夕,信望盟開始號召護家公投連署,聽說短短一個月就收集18萬提案人,成功跨越第一階段,將提案送入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2016年2月4日公審會亦召開聽證會,審查此公投提案是否符合提案資格。

伴侶盟執行長:警察切莫淪為恐同打手

許秀雯律師 (伴侶盟執行長) 2015/01/08

前日夜間,一位住在偏遠地區的少年傳訊給我,說他收到台北市大安分局的通知書,要求他在指定的時日到大安分局作「刑事案件查證」,他覺得匪夷所思,想不通何以離家百公里遠的台北警局要傳喚自己?

昨日,少年母親打電話詢問警員,警方竟然因為少年「檢舉谷阿狗的影片」有可能影響信望盟選情,因此以涉及違反選罷法為由,欲傳喚他到案說明為什麼要檢舉谷阿狗的影片,以及為什麼留言說「守護家庭公投違憲」?!如果真是這樣,伴侶盟的夥伴和呂秋遠律師早就大聲疾呼守護家庭公投違憲,為什麼警方不敢送傳票給我們,只敢挑少年網民傳喚?難道警方企圖用司法手段恐嚇人民,限制人民言論自由?

為何不要特別法?-同樣的承諾,同樣值得-關於伴侶盟同性婚姻草案

作者 :陸詩薇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執業律師)

伴侶盟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過程中,最常面對以下兩個質疑,分別來自兩個面向,第一種質疑:「畢竟婚姻有其歷史甚至宗教意義,我們何不創造一套和婚姻的權利義務完全相同的制度讓同志使用就好了呢?這樣既可以保障同性伴侶的權利,也不至於衝擊婚姻制度,面對的反對阻力也比較小。」第二種質疑:「婚姻制度是父權產物,是壓迫的形式,同志何必和異性戀一樣進入這種壓迫的制度?為何要把同志納入這種主流規範?」說真的,這兩題經典考古題不可能有一勞永逸的解答,但任何複雜的問題,都需要討論的起點。我們伴侶盟,過去、現在、未來,永遠都會微笑著說,我們堅持非異性戀者有權進入與異性戀者在名稱和內涵上一模一樣的婚姻,以下是我們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