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反同觀測 » 正方回應

同性婚姻修法真的太倉促嗎?

[2016年12月14日19:15/蘋果即時/簡旭成律師]

昨日(13日)公視有話好說節目再度探討同性婚姻議題,不同與以往內容,這次以從法制層面的衝擊來探討修《民法》與立專法兩個選項,來賓一為長期與婦女團體共同從事《民法》親屬編修正推手的尤美女委員,也是本次修法關鍵的立委,另一來賓為論文研究西歐婚姻法制史的葉光洲律師,其多次於公聽會上代表反方發言,基於同為法律人及同業立場,我對這場法制對法制的對話,其實是充滿期待。

但是一個小時的節目下來,我所聽到反方的論述不外乎之前在公聽會上所發表的:現在修法是急促立法,應該由特別法或專法凝聚社會共識、收養歧視禁止條款是在限制法官以及修法內容與《人工生殖法》條文解釋的衝突這三樣結論,其中葉律師以儀式婚改成登記婚、夫妻財產制、認領制度這三樣修法分別歷經多年,分階段修法,方成今天樣貌,而認為「難道不能比照《民法》前輩,用比較慎重的立法態度面對嗎?」

就這一點意見我持保留態度,我們都知道法律是因應社會需求而改變,在民國19年、74年、85年甚至到現在的修法,都不會意識到未來的需求而事先擬定修法時程,葉律師卻以修法的間距當成花了多少時間來修法,好似這將近八十幾年來,立法機關及學界均為同一,一直有此共識來推動修法一般,如果要以此種修法間距來看制度是否能為社會所接受,我們甚至可以說當《民法》親屬編自民國19年制定時,在婚姻方面廢除傳統舊制以傳宗接代為婚姻目的時,即已奠定今日同性婚姻的基礎,爾後修法提升婦女地位的平等,更是逐步階段性的剃除父權主義的遺毒,至今基於性別平等保障及十餘年來同志運動,同性當事人應該享有結婚權利之修法時機已屆成熟。

揭穿宗教恐同面紗,反對同性伴侶法

簡至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

許秀雯/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長

同樣是11月份的凱道,2013年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通過一讀後,下一代幸福聯盟(簡稱:下福盟)號召民眾「反修民法972」,根據警方估計集會人數至少10萬;對比今年上個週末的凱道,同樣是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通過一讀,下福盟再次號召民眾上街,凱道總人數約莫千人,比起2013年硬生生少了兩個零。大家一定很好奇,難道反同組織的動員實力竟在3年內掉到僅剩1趴?

推究原因,是因為反同組織勢力已逐漸裂解,掌握金錢與組織實力的基督教會組織已離開護家盟(或2013年的「下福盟」),在2015年另外成立了政黨信心希望聯盟(簡稱:信望盟)。根據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2015年公布的圖表,信望盟的主要成員,包括雷倩、陳志宏等人均來自下福盟,也難怪當下福盟的人和錢被抽空,其動員實力就如同上週末所見,僅寥寥千人。

因此更應當關注信望盟的真正動向。除了上個月傳出信望盟已經在招兵買馬參選2018年的里長和市議員,今日(11/17)又有300位牧師前往立法院召開記者會,據悉,他們的訴求包括反婚姻平權,修法要全民公投,以及支持另立「同性伴侶法」,企圖延宕、阻擋婚姻平權法案送出委員會以及後續通過二、三讀。今日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剛剛在傍晚六點多結束議事,在多位支持反同組織訴求委員的提議下,達成在法案逐條審議前,必須再召開兩場公聽會的結論。

如果假結婚可以做為反同婚理由,你應該先反異性婚!

陳明彥/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監事

排案審查在即的《民法》婚姻平權修正草案,因反對團體強烈阻擋而加開二場公聽會均已落幕,場內雙方依舊各說各話,難以消除彼此疑慮反而徒生對立,於是場外各社會團體自發性就公聽會內容加以評述。就姜世明教授所提出「如何防範利用同志婚來台灣居留的人民」提出幾點意見:

首先,雖有外籍人士利用假結婚來台從事非法性交易案件,但這正是利用現有的異性戀婚姻及居留規定。刻意提及防範外籍人士利用同志婚來台的情形,實則難掩其歧視的真面目。

同性婚姻與價值包容–從民法親屬編的修訂構想談起

文/ 呂理翔 (世新大學法律學系助理教授)

首先,民法的概念和日常用語本來就不一樣,我們叫爸、媽,不會叫父、母;民法裡也沒有外公(婆),一律稱祖父母;更沒有姑、叔、姨、舅之類的用語,都叫做旁系血親尊親屬,後者也不是我們在日常生活裡會使用的。因此,修民法會影響我們的日常習慣的稱謂,我覺得不太可能,事實上,社會風俗習慣又豈是法律更動幾個字就會被改變的呢!

當然我理解,改變用語並不是反對意見的重心,讓許多朋友感到疑慮的是消除性別區別,但我覺得真的不需要擔心,原有的社會秩序或價值觀會因為這樣就錯亂或發生翻天覆地的劇變。其實,民法親屬編裡面早就有許多不區分性別的概念用語,例如:配偶、監護人、法定代理人或是血親、姻親,都不需要強調它的性別,法律在意的是它的功能,而性別和法律制度的功能本來就沒有必然的關聯。

朱宥勳/我更在乎的是你的孩子

[朱宥勳/udn鳴人堂/2016-06-29]

在6月22日的《國語日報》文藝版專欄上,刊出了我的文章〈你可以為任何人心動〉,文章中藉由動畫《庫洛魔法使》為引,向讀者談論了人的情感不應為生理性別所限,而可以自然流動,無論你是同性戀、雙性戀還是哪一類性少數,你的情感都是合理的。這篇文章在某些家長群體當中引起了爭議,他們的論點大致相向,都認為《國語日報》是讓年幼的學生閱讀的刊物,我不該「混淆他們的性別認同,讓他們順其自然發展」。

朱家安/把小孩教成同性戀的隱藏成本

[朱家安/ETtoday論壇/2016-06-28]

人類是有限的動物,這個事實無情地顯現在我們思考機制的諸多缺陷上,例如:我們常常在做判斷時忽略一些重要的成本。

以最近的華航罷工事件為例,有些旅客抱怨空服員罷工造成了他們的損失。面對這種說法,或許有些人會理直氣壯地回嘴說,罷工是為了捍衛勞工既有的權益,你應該容忍。不過即使站在純粹自私的角度,這種說法可能也無法成立,這次華航罷工被稱為「休息時間的戰爭」,因為其中一個主要訴求就是改變工時規定避免空服員過勞。空服員罷工確實會造成你的損失,但是過勞的空服員也有可能造成你的損失,而且在一些不幸的危及飛安的場合,那些損失可能大到讓你願意散盡家產來避免。

觀點投書:保護兒少?提告兒少?

[風傳媒投書/謝秉霖/2016-2-17]

2016總統及立委大選剛畫下一個句點,台灣出現了第一位民選的女性總統,這透露出了社會不再以生理性別做出先入為主的投票抉擇,而是以能力、領導力、影響力而決定票入何人。期許新政府能展現魄力,積極改革國會,推動各項法案、增進人民福祉,絕不能辜負台灣民眾的期望。

然而,這場大選,卻有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件發生。

【秀雯法學教室】護家公投篇

2016大選前夕,信望盟開始號召護家公投連署,聽說短短一個月就收集18萬提案人,成功跨越第一階段,將提案送入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2016年2月4日公審會亦召開聽證會,審查此公投提案是否符合提案資格。

護家公投的題目落落長,很多人看得霧煞煞,伴侶盟團隊決定在新春期間拍攝這支短片,讓大家用9分鐘看懂護家公投連署,影片不只說明提案內容、護家公投的真正目的、護家公投何以違法,還包括我們對公投法修正的提醒和期待。

影片雖長,絕對值得服用。

伴侶盟執行長:警察切莫淪為恐同打手

許秀雯律師 (伴侶盟執行長) 2015/01/08

前日夜間,一位住在偏遠地區的少年傳訊給我,說他收到台北市大安分局的通知書,要求他在指定的時日到大安分局作「刑事案件查證」,他覺得匪夷所思,想不通何以離家百公里遠的台北警局要傳喚自己?

昨日,少年母親打電話詢問警員,警方竟然因為少年「檢舉谷阿狗的影片」有可能影響信望盟選情,因此以涉及違反選罷法為由,欲傳喚他到案說明為什麼要檢舉谷阿狗的影片,以及為什麼留言說「守護家庭公投違憲」?!如果真是這樣,伴侶盟的夥伴和呂秋遠律師早就大聲疾呼守護家庭公投違憲,為什麼警方不敢送傳票給我們,只敢挑少年網民傳喚?難道警方企圖用司法手段恐嚇人民,限制人民言論自由?

為何不要特別法?-同樣的承諾,同樣值得-關於伴侶盟同性婚姻草案

作者 :陸詩薇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執業律師)

伴侶盟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過程中,最常面對以下兩個質疑,分別來自兩個面向,第一種質疑:「畢竟婚姻有其歷史甚至宗教意義,我們何不創造一套和婚姻的權利義務完全相同的制度讓同志使用就好了呢?這樣既可以保障同性伴侶的權利,也不至於衝擊婚姻制度,面對的反對阻力也比較小。」第二種質疑:「婚姻制度是父權產物,是壓迫的形式,同志何必和異性戀一樣進入這種壓迫的制度?為何要把同志納入這種主流規範?」說真的,這兩題經典考古題不可能有一勞永逸的解答,但任何複雜的問題,都需要討論的起點。我們伴侶盟,過去、現在、未來,永遠都會微笑著說,我們堅持非異性戀者有權進入與異性戀者在名稱和內涵上一模一樣的婚姻,以下是我們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