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反同觀測 » 正方回應

自由開講》立專法比修民法更耗資源-回應羅瑩雪「無色覺醒」

前法務部長羅瑩雪在「無色覺醒」節目中,提倡立專法而非用民法保障同性伴侶。其中的一個立論是:「堅持修民法,是要修民法裡面所有關於父母、夫妻,還有男女等等這些跟性別有關的名詞,有二百多個法條都要修正。而且會影響傳統家庭運用很長久的觀念跟名詞,會造成非常大的不方便。」乍聽之下言之成理,然而,大家知道法律最常用什麼詞彙來稱稱呼「夫妻之一方」嗎?不是大家常用的「老婆」、「老公」,也不是我們常聽到的「先生」、「太太」,而是「配偶」。光是用法源資料庫檢索法規,提到「配偶」的條文,就有5000多條,遠多於提到「夫妻」的400多條。但是,我們會在日常生活中,聽到夫妻互稱對方「配偶」嗎?通常不會。法律更從來沒有使用過「老婆」、「老公」等用語。可見法律的用語,並不會對民眾日常的用語造成影響。

教育局醒醒吧!教育家長才能平息性平戰火

徐文倩/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專員

台中市議員李中、黃馨慧提出「性別平等教育管理自治條例草案」,本月舉辦了兩場聽證會,由於主席屢屢阻擋記者進行直播,加上正反雙方在場內外吵得沸沸揚揚,而引發社會關注。

回應橄欖:偏見與歧視,是小眾平權路上最大阻礙

天地一花生,苦海中載浮載沉,望能以拙劣文筆,為世上諸般不平事發聲。

要在香港談小眾議題,從來不易,大眾認知貧乏,教育及宣傳亦不足夠。「不歧視,多包容」的廣告打的是溫情牌,並不能豐富市民對小眾的正確認知。而更令人遺憾的是,在過去幾十年間,不時有「有心人」從中作梗,令香港的平權路更加難行。他們有國際組織的建議不去聽,有學術及醫學權威的話不去理解,以無知為有知,「隨口噏當秘笈」,散播不實、帶有偏見及歧視的言論去剝削小眾合理權益。

反同力推違憲的婚姻定義公投,目的為何?

鳴人堂/文:許秀雯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長,祁家威婚姻平權釋憲案律師)、簡至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

 

昨日(1月24日) 反同的「下一代幸福聯盟」(以下簡稱下福盟)開記者會宣布已達成「婚姻定義公投」第一階段的提案連署門檻。他們表示,本次公投的題目為「你是否同意婚姻應限定為一男一女?」而舉辦公投是想確立婚姻限定「一男一女」,至於「同性伴侶關係」則可用其他形式立法。

同性婚姻修法真的太倉促嗎?

[2016年12月14日19:15/蘋果即時/簡旭成律師]

昨日(13日)公視有話好說節目再度探討同性婚姻議題,不同與以往內容,這次以從法制層面的衝擊來探討修《民法》與立專法兩個選項,來賓一為長期與婦女團體共同從事《民法》親屬編修正推手的尤美女委員,也是本次修法關鍵的立委,另一來賓為論文研究西歐婚姻法制史的葉光洲律師,其多次於公聽會上代表反方發言,基於同為法律人及同業立場,我對這場法制對法制的對話,其實是充滿期待。

揭穿宗教恐同面紗,反對同性伴侶法

簡至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

許秀雯/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長

同樣是11月份的凱道,2013年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通過一讀後,下一代幸福聯盟(簡稱:下福盟)號召民眾「反修民法972」,根據警方估計集會人數至少10萬;對比今年上個週末的凱道,同樣是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通過一讀,下福盟再次號召民眾上街,凱道總人數約莫千人,比起2013年硬生生少了兩個零。大家一定很好奇,難道反同組織的動員實力竟在3年內掉到僅剩1趴?

如果假結婚可以做為反同婚理由,你應該先反異性婚!

陳明彥/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監事

排案審查在即的《民法》婚姻平權修正草案,因反對團體強烈阻擋而加開二場公聽會均已落幕,場內雙方依舊各說各話,難以消除彼此疑慮反而徒生對立,於是場外各社會團體自發性就公聽會內容加以評述。就姜世明教授所提出「如何防範利用同志婚來台灣居留的人民」提出幾點意見:

首先,雖有外籍人士利用假結婚來台從事非法性交易案件,但這正是利用現有的異性戀婚姻及居留規定。刻意提及防範外籍人士利用同志婚來台的情形,實則難掩其歧視的真面目。

同性婚姻與價值包容–從民法親屬編的修訂構想談起

文/ 呂理翔 (世新大學法律學系助理教授)

首先,民法的概念和日常用語本來就不一樣,我們叫爸、媽,不會叫父、母;民法裡也沒有外公(婆),一律稱祖父母;更沒有姑、叔、姨、舅之類的用語,都叫做旁系血親尊親屬,後者也不是我們在日常生活裡會使用的。因此,修民法會影響我們的日常習慣的稱謂,我覺得不太可能,事實上,社會風俗習慣又豈是法律更動幾個字就會被改變的呢!

當然我理解,改變用語並不是反對意見的重心,讓許多朋友感到疑慮的是消除性別區別,但我覺得真的不需要擔心,原有的社會秩序或價值觀會因為這樣就錯亂或發生翻天覆地的劇變。其實,民法親屬編裡面早就有許多不區分性別的概念用語,例如:配偶、監護人、法定代理人或是血親、姻親,都不需要強調它的性別,法律在意的是它的功能,而性別和法律制度的功能本來就沒有必然的關聯。

朱宥勳/我更在乎的是你的孩子

[朱宥勳/udn鳴人堂/2016-06-29]

在6月22日的《國語日報》文藝版專欄上,刊出了我的文章〈你可以為任何人心動〉,文章中藉由動畫《庫洛魔法使》為引,向讀者談論了人的情感不應為生理性別所限,而可以自然流動,無論你是同性戀、雙性戀還是哪一類性少數,你的情感都是合理的。這篇文章在某些家長群體當中引起了爭議,他們的論點大致相向,都認為《國語日報》是讓年幼的學生閱讀的刊物,我不該「混淆他們的性別認同,讓他們順其自然發展」。

朱家安/把小孩教成同性戀的隱藏成本

[朱家安/ETtoday論壇/2016-06-28]

人類是有限的動物,這個事實無情地顯現在我們思考機制的諸多缺陷上,例如:我們常常在做判斷時忽略一些重要的成本。

以最近的華航罷工事件為例,有些旅客抱怨空服員罷工造成了他們的損失。面對這種說法,或許有些人會理直氣壯地回嘴說,罷工是為了捍衛勞工既有的權益,你應該容忍。不過即使站在純粹自私的角度,這種說法可能也無法成立,這次華航罷工被稱為「休息時間的戰爭」,因為其中一個主要訴求就是改變工時規定避免空服員過勞。空服員罷工確實會造成你的損失,但是過勞的空服員也有可能造成你的損失,而且在一些不幸的危及飛安的場合,那些損失可能大到讓你願意散盡家產來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