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對反同公投說不

📌【中選會公告】反同三公投「理由書」及進程

2018年初,下一代幸福聯盟(簡稱下福盟)提出三項公投提案--💑婚姻定義公投、📓專法公投及🚫禁止實施同志教育公投,並將之稱為「愛家公投」。但若細看其提案內容,愛家公投的目的有兩個,1⃣將同志排除於民法婚姻之外、2⃣禁止中小學教導與多元性別相關的知識。一個將同志家庭排除台灣社會的公投案,絕對與「愛家」無關,其目的是「反同」。

我們就來看看這三案公投的理由書是多麼💔「礙」家吧~

反同志教育公投一旦通過,同志的無奈人生只會無止盡地延續下去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教授/顏正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細閱現行性別平等教育綱要,在小五小六是要教學生認識什麼是性傾向,國中階段是教學生尊重不同性傾向的族群。如果連這都不教,國小國中生對於同志沒有基本了解,又怎能要求學生在看到和自己的性傾向和性別氣質表現不同的同學時,能給予多大的尊重呢?

下一代幸福聯盟(以下簡稱下福盟)發起「反同志教育公投案」,內容是:「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國中及國小),教育部及各級學校不應對學生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志教育?」他們聲稱:「《性別平等教育法》第12條已明載『學校應提供性別平等之學習環境,尊重及考量學生與教職員工之不同性別、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或性傾向,並建立安全之校園空間』…校方仍可按《性別平等教育法》之立法意旨維護安全校園之教育環境;或依教育部所頒佈之《校園霸凌防制準則》、《品德教育促進方案》和《教育部生命教育推動諮詢小組設置要點》,推動校園反霸凌政策,加強品格教育和生命教育之宣導。」

公投拍板定案!中選會:1案1張 3或4案1票匭

[TVBS/實習編輯 陳柏良]

2018年底將有10個公投案合併九合一選舉,為因應如此龐雜的選務工作,中央選舉委員會今(11日)日邀請直轄市、縣(市)選舉委員會商討投開票作業相關事宜。最終拍板定案,投票進行程序採「先領九合一選票、投票,再領公投票、投票」;開票程序則為「先辦理九合一選舉開票,再辦理公民投票開票」。

中委會也進一步說明,由於公投案多,加上受限於場地大小,勢必得採用「多案一票匭」,因此「公投案將採3案或4案投入同一票匭」,並以公開、透明、民眾信賴為原則,先依案別進行分類,再分出同意及不同意票,最後進行計票。

澄社評論:反同公投沒說出來的暗語

[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 /畢恆達]

台灣社會這10年來出現一個劇烈的變化,就是同性戀議題的檯面化與激烈化。無論是異是同,經由媒體報導、街頭示威、釋憲、公投等鋪天蓋地的公開活動,幾乎沒有人可以免於曝光在同性戀議題的訊息與討論之中。2004年台灣通過《性別平等教育法》,將性別平等教育體制化、普及化。受到性平教育洗禮的年輕人,就像是天然獨(台獨),對於性別的多樣與複雜特質,都有了基本的認識。然而同婚合法化與同志教育也遭到前所未有的反撲。

學術研究也成工具

自護家盟以降的部分宗教團體,全面性地從立法遊說、著書立說、街頭抗議,到校園宣講,全力向同性戀宣戰。雖然喜歡把「我有同性戀朋友」、「我尊重同性戀」當作口頭禪,但是卻又使用各種誤讀、栽贓、臆測的手法,污名同性戀。 連最應該追求真理與事實的學術研究,也變成反同婚的工具。在一篇調查家長對於中學實施同志教育態度的碩士論文中,學者A明明是撰文批評要滿20-25歲才能算是同性戀的看法,該碩論作者卻移花接木,把A批評的論點說成是A的主張。學者B從公共衛生角度描述台灣愛滋病的流行現況與防治政策,通篇論文從未出現同志教育這4個字。該碩論卻說學者B指出台灣實施同志教育後,愛滋病不降反升。這已經不是理解能力有問題,而是有意栽贓了。 再者,刻意混淆教科書與教師之資源手冊,讓家長誤以為教師自修的內容會直接出現在中學的課堂。而同志婚姻在於打破一男一女的性別限制,作者又將之誤導成同志教育鼓吹多男多女的婚姻。最後,再以超過4成是基督徒與天主教徒的偏誤樣本,來代表一般的家長(台灣人口約有6%的基督徒╱天主教徒)。結果,一篇充滿誤讀理論文獻、偏差樣本、使用錯誤統計方法的學位論文,淪為宗教團體的傳聲筒。 即使已經進入21世紀,仍然有人認為男女天生有別,應該各司其職,並反對中學教材中的「性別光譜」。其實性別光譜的概念根本不夠基進,反而過於簡化了人的性別。人有天生的身體(有男有女有雙性人)、喜不喜歡自己的身體(跨性別)、性傾向(喜歡同性或異性,或都喜歡)、性別特質(陰柔還是陽剛、照顧或是依賴,或同時都是)、性別認同(認為自己是男生或女生)。這些不同的身體、特質與認同的交叉排列組合,超過千百種,遠遠超乎我們的認識與命名。 此外,還有草食男、無性戀者、金剛芭比、娘娘T;有女生會長鬍子、有男生過了青春期沒有變聲……人間本來就是如此多樣,如果大驚小怪,其實只是我們自己見過的世面還不夠多而已。

異樣眼光察覺敵意

我們聽聞了太多異性戀中的性暴力、外遇、情殺,但是社會大眾不會因此懷疑異性戀本身。然而同樣的事件發生在同性戀身上的話,大眾就質疑同性戀存在的本質。結果,同性戀在成長過程中,在剛意識到自己和多數人不一樣的時候,就會從媒體、從眾人異樣的眼光中,察覺到敵意與否定。什麼事情都沒做,就已經要為自己的性傾向感到羞恥而需要隱藏。反同(婚)與反性平教育的公投,沒說出來的暗語,其實是:你不配(與異性戀平起平坐)。這也正是讓本來覺得事不關己的異性戀者挺身支持同婚的原因。

 

原文連結:蘋果即時論壇

婚姻定義公投將至 中選會:沒人能聲請暫停

[udn聯合新聞網/記者賴佩璇]

中選會初審通過由下一代幸福聯盟等團體提出的反同婚三項公投案,引起挺同團體強烈不滿。同婚釋憲聲請人祁家威等人提告要求中選會撤銷公投案,另向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今針對「民法限定一男一女」婚姻定義公投案之停止執行開庭調查,中選會認為審議結論並非行政處分,不是行政爭訟之標的,請法院以程序不合法駁回聲請。

釋字748聲請人祁家威今親自出庭。他庭後受訪指出,美國加州通過8號提案(公投定義一男與一女的婚姻才合法),經過釋憲廢除該法案,「憲法可以破公投、公投不能破憲法」釋字748號已經表明婚姻沒有給同性族群保障是違憲,因此這次提案「婚姻定義為一男一女」簡直是莫名其妙,「是違憲亂法的公投」。

他說,幸福盟另一項公投,是專法或民法的適用還有可以商榷的空間,因為會對國會風向有影響,但中選會完全不應讓婚姻定義的公投初審通過。「美國是8號提案先公投,憲法來破公投,我國竟然是想用公投破憲法?」如果是提修憲公投倒還可以,提這個婚姻定義簡直是莫名其妙公投,中選會很不應該。

中選會今年4月17日初審通過三項公投提案,第一案是民法婚姻章限制一男一女結合(婚姻定義)、第二案是以民法婚姻規定以外形式保障同志(專法案)、第三案是《性別平等教育法》不應教國中及小學生同性戀課程。

中選會通過提案引來婚姻平權支持者不滿,認為三案公投案中的第一、二案,主文已經違反釋字第748號解釋,因為大法官已經說婚姻不限一男一女,同志也可以平等適用。伴侶盟義務律師團代理包括祁家威等多位當事人,提起訴願與行政訴訟,要求撤銷中選會這三個合憲性、合法性顯有疑義的行政處分。

除了提出本案訴訟外,因為公投迫在眉睫,怕法院審理緩不濟急,律師團另向法院聲請停止執行。法院今針對「反同婚公投第一案(婚姻定義)」之停止執行一案,開庭進行調查程序。

中選會委任律師林信和認為,本件的標的(審議結論)屬於內部審查程序,僅是依《政府資訊公開法》第7條第1項第7款規定公開予民眾知悉。也就是說,中選會決議之後是行使機關內部行政流程,經認定合於公投法規定者,函請戶政機關於十五日內查對提案人。這項決議並非一項對外直接發生法律效果之單方行政行為,因此不符合《行政程序法》第92條所規定之行政處分要件。

此外,辦理提案是法律效力問題,本身並無執行問題,且依《行政訴訟法》116條,停止執行必須有無難以回復且情況緊急之情形,但公投結果完全不會影響聲請人權益。縱使是行政處分,聲請人也非法律上利害關係人,任何一位年滿18歲的中華民國國民皆可投票,沒有人權益受到損害。

伴侶盟律師團表示,聲請人是利害關係人,公投結果會影響同志族群的權益,保護他們的法律會改變。公投法第一條第二項,公民投票涉及原住民族權利者,不得違反原住民族基本法之規定。雖法條未提及同志,但該條所揭示之法理,顯然公投有所限制,不得侵害少數人權益,因此本件應可適用保護規範理論。

 

原文連結:聯合報

聲請停止幸福盟「反同婚公投」 律師:連署造成同志心理損害

[上報/記者王怡蓁]

祁家威與5名當事人委託許秀雯等律師團提起聲請停止愛家三公投的執行,今(5日)針對下一代幸福聯盟理事長曾憲瑩所提的愛家公投:婚姻以外形式規範同性結合公投,公投主文是「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規定以外之其他形式來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於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開庭審理。

針對此案是否有無難以回復且情況急迫,祁家威以生活情境做比喻,他說:「一個人肚子痛要去拉肚子,這是有急迫性的,卻不讓人去上廁所,說你可以拉在褲子上,拉在褲子上有沒有不可回復性?他說你褲子洗一洗還是可以穿,這就好像不以民法保障同志族群的權益,而是說你可以用專法。這是很荒謬的要求。」

中選會委任律師表示,今審理只針對聲請停止執行公投的部份。針對受命法官陳心弘所列出的三項爭點:「聲請人5人是否為本公投提案的審議結論的利害關係人?」、「審議結論是否為行政處分?」、「本件有無救濟程序及執行是否符合行政訴訟法116條的規定?」

祁家威等人委任律師許秀雯指出,當愛家3公投初審通過後,他們便提起10項訴願,但中選會認為,通過通頭的第一階段審查,並不是一個「對外直接發生法律效果」的「行政處分」,行政院訴願審議委員會也同意,認為通過公投連署不是行政處分,因此駁回所提出的訴願。

中選會:祁家威等5聲請人 非反同公投利害關係人

中選會委任律師表示,聲請人並非法律上的利害關係人,而且此公投的審理結果對外沒有發生新的關係,並未限制聲請人的權利義務,也就是並未對外直接發生法律效果,不符合《行政程序法》第92條所規定的行政處分要件。且重點在於是否符合《行政程序法》第116條,有無難以回復且情況急迫的情形。

中選會委任律師指出,公投法第53條規定,中選會否准公民投票提案,認定連署不成立或在法定時間內不為決定者,提案人才能依法提起行政訴訟,他認為此案並不符合,所以不能逾越法條。

聲請方:反同公投將限制同婚 「利害關係很顯著」 

許秀雯認為,此公投案與其他一般政策性的公投有本質上的不同,大法官釋字748已說明現行的民法無法保障同性結婚的權利是違憲的,因此,這項提案對於本案的5名聲請人都將造成直接權利以及利益上的限制,她強調這個公投案針對同性傾向之人,未來是否享有婚姻平等自由的限制,因此利害關係是很顯著的。

祁家威等人委任律師潘天慶認為,此案當然有難以回復的損害以及急迫性,因為大法官釋字748說明的是人性尊嚴,法律上的人格尊嚴等權利,如果可以公投連署,對這些同志族群就已經造成人格尊嚴上的損害。律師團認為,此案也符合急迫性,因為提案人已經將連署書送至中選會,不久後中選會也將宣布審核結果,所以符合急迫性。律師團另外提出一名心理諮商師的投書《反同公投對同志心理健康的傷害》,強調公投連署正在造成同志的心理損害。

 

原文連結:上報

中選會今日召開全國性公民投票案連署人名冊查對會議

中央選舉委員會今(3)日邀集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法務部調查局及各直轄市、縣(市)政府民政局(處)長就加強全國性公民投票查對程序及判斷原則等事項開會研商,會議由陳英鈐主任委員主持。

    中選會表示,近日初步清點全國性公民投票案連署人名冊發現有大量抄寫,疑似有偽造情事。大量抄寫破壞公投民主的公平性,為確保公投案連署的真實性,爰召開本次會議;與會之地方代表,認為依法查對有其必要,並獲致共識。

    中選會說明,本次會議決議如下:

一、 連署有偽造情事者,由戶政機關依據戶籍登記資料,本職權進行查對,大量抄寫即偽造簽名,應予刪除。

二、 戶政機關依法查對並填具統計表函報中選會,中選會依法公告公民投票案成立與否,並做成行政處分通知提案人之領銜人。

三、 查對為行政審查,目的在於決定連署是否有效。偽造連署之刑事告發,由中選會統一處理。

四、 大量抄寫判定偽造之程序如次:

詳細閱讀 »

自由開講》反同公投對同志心理健康的傷害

[弘光科技大學護理學系助理教授、諮商心理師/劉安真]

下一代幸福聯盟今日將反同三公投連署書送到中選會,如果台灣年底真的出現反同公投,同志會經歷什麼呢?試著想像以下情況:沒有向家人坦誠同志身份的青少年,在家裡聽到爸爸或媽媽說:「怎可以讓那種人結婚?那些人是變態。」沒有向同學出櫃的學生,可能會在學校聽到老師或同學反對婚姻平權的言論,甚至是對同性戀者的嘲諷。許多同志會在家族LINE群組看到親戚傳送對同志教育極盡污名化以及反對婚姻平權的訊息,此時,要不要出面駁斥呢?駁不駁斥心裡都不會好受。走在路上,會看到反對同志教育與婚姻平權的廣告標語,這些標語是在告訴同志:「我不要讓孩子知道世界上有你這樣的人,以免他們跟你一樣。」「我不認為你可以和異性戀享有同等的婚姻權。」打開FB,同志會看到朋友發表反同言論,甚至呼籲大家投票反對同志教育與婚姻平權,看到這些心情很難不被影響。

許多人認為,反同的人心裡也不好受,他們的言論一樣會受到挺同方的攻擊,為何要一直強調反同公投對同志的傷害呢?事實上,無論挺同反同都需面對別人不同意你言論的心理壓力,但不同的是,這些言論攻擊的對象是同志而不是異性戀,這些爭論從來不會出現異性戀不正常、學校教育不可以教異性戀等內容。所以反同挺同的爭辯是極不公平的,同志不僅需承受與他人爭辯的心理壓力,更大的痛苦在於爭辯過程中,他理解社會對他的身份的排斥與反感並未消失,這些被貶抑的感受是許多同志從小到大的經驗,在一次次的挺同反同爭議中被喚起,一次次被「我是次等人」「原來這麼多人覺得我不正常」的言論傷害。因此,我深切擔憂,年底反同公投所引發的效應,可能重重傷害那些沒有太多支持與資源、沒有向家人朋友出櫃的青少年同志。

關於同志相關權益的政策與公投對同志心理健康的影響,我們可以參考國外相關研究結果。美國在2004年間,曾有14州舉行並通過婚姻定義的公投(婚姻應限定為一男一女,題目和台灣年底反同公投極度相似)。Hatzenbuehler等學者(2010)分析2004到2005年間的精神疾病罹患率並和2001到2002年間的數據比較,結果發現,2004到2005年間,居住在這14州自我認同為同志的人,情感性疾病(憂鬱症和躁鬱症)的罹患率上升36.6%,焦慮症上升248.2%(增加2.5倍)、酒癮上升41.9%。同一時期,居住在其他州(沒有舉行婚姻定義公投並通過) 的同志精神疾病罹患率並未顯著增加,異性戀精神疾病罹患率的增加並未因為公投與政策改變而有顯著差異。除此之外,Frost 和Fingerhut(2016)以美國2012年舉行同性婚姻公投的四個州的同志為對象,研究當同志婚姻權被當成公投題目時,每天暴露於相關議題的爭辯對他們心理健康有何影響?結果發現公投期間,因為日日接觸大量針對同性戀的負向訊息,造成同志感受較多的負向情緒,正向情緒減少,且伴侶關係滿意度也下降。

2015年5月23日,愛爾蘭舉行婚姻平權公投。2016年有學者研究了婚姻平權公投對愛爾蘭LGBT族群心理與社會有何影響,結果顯示:71%表示在公投期間情緒常是負向的,63%常覺得悲傷,27%很少有快樂的感覺。許多同志常想起公投期間的經驗,例如:看到建築物掛著反對婚姻平權的海報,對這些經驗,80%會感到難過,66%感到焦慮,64%覺得沮喪。公投期間,同志青少年受到的負面影響最大,他們比其他年齡層感受到更高的焦慮,更害怕聽到家人對婚姻平權的負向評論,這些青少年許多還未向家人出櫃。雖然由同志扶養的孩子並未納入此次研究,但從訪談的故事中可看出,這些孩子可能是受到最大負面影響的族群,有同志家長在受訪時提到,公投期間孩子放學時會哭著回來,也許在學校聽到對同志不友善的言論。除此之外,住在鄉下比住在都市的同志,在家人發表反對言論時,更容易感受到負面的情緒,原因可能是住鄉下的同志比較沒有同志朋友,身旁的人反對婚姻平權的人較多。不僅是同志,連同志的親人也受到影響,64%的同志家屬在公投期間情緒經常是負面的。

從國外的相關研究結果,我們可以想像,在年底反同公投期間,將形成對同志不友善的社會氛圍,同志幾乎每天都要經歷對他們身份不友善的社會壓力,例如:對同志族群的刻板印象與錯誤資料(不斷把同志污名化)、和親友爭論,更有機會感受到社會對同志的反感與敵意。這些經驗可能讓還在建立自我認同與自尊的青少年對自己的同志身份感到羞愧或厭惡,造成強大的內在衝突,可能因此憂鬱或焦慮。身為助人工作者,我呼籲台灣的同志們在公投期間要多留意自己的身心健康,如有壓力與挫折,記得找能支持你的人抒發情緒,或向台灣的同志助人機構求助。我也想提醒反對同志權益的人,當你在家裡、在教會、在學校、在LINE群組,發表反對同志教育與婚姻平權的言論時,不要忘記,可能有個孩子正在聆聽,而你的言語正在傷害他。

 

原文連結:自由時報

伴侶盟成立公投辦事處 反制反同公投

下一代幸福聯盟今天遞交近 200 萬份的反同公投連署書。挺同團體伴侶盟下午質疑反同團體多次涉嫌以違法手段連署,因此將成立反對愛家公投辦事處,讓伴侶盟的意見能被外界看見。

下一代幸福聯盟今天上午於中選會外召開「愛家公投」連署書遞交行動記者會,有媽媽推著娃娃車、也有媽媽抱著襁褓中的嬰兒出席記者會,幸福盟強調為了下一代的幸福而推動三項公投案,包括「婚姻定義公投」、「適齡性平教育公投」及「婚姻以外形式規範同性結合公投」,並在今天遞交 198 萬多份連署書。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下午發出聲明稿表示,「愛家公投」在二階連署期間,多次傳出涉嫌使用違法手段於公司、學校及公務機關等場所進行連署,部分甚至有偽造文書之嫌。

下一代幸福聯盟理事長曾獻瑩則回應,這個是不實指控,講這些話的人要有責任,不可以隨便抹黑跟攻擊這些努力得來的連署書,他們會保留法律追訴權。

曾獻瑩說,連署公投法規定的很清楚,要親簽或蓋章,連署書透過親朋好友,或是掃街擺攤的做法都是合法,如果有違法的事實,網路早就傳得沸沸揚揚,呼籲對方不要模糊焦點,這樣是傷害台灣民主。

伴侶盟呼籲,中選會應建立有效的稽核機制,向大眾公告舉報違法的管道,並針對民間提出的違法事證積極查證,依據「公民投票法」第 10 條第 6 項的規定,將有違法、無效(包括民眾撤簽)的連署書予以刪除。

伴侶盟也說,為迅速因應後續反制這 3 個反同公投的實際需要,伴侶盟將籌備設立 3 個「反對愛家公投」的辦事處,主要目的是為讓公投辯論會上有專業、真實的反方(不同意票)意見代表出席。

中選會副主委兼發言人陳朝建表示,中選會作為法定的獨立機關,不會預設立場,就是依法處理。至於,連署部分若有涉及刑事責任部分者也是依法處理,例如移送檢察機關處理等。

除此之外,由於中選會今年 4 月初審通過

教育局醒醒吧!教育家長才能平息性平戰火

徐文倩/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專員

台中市議員李中、黃馨慧提出「性別平等教育管理自治條例草案」,本月舉辦了兩場聽證會,由於主席屢屢阻擋記者進行直播,加上正反雙方在場內外吵得沸沸揚揚,而引發社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