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反同觀測 (Page 2)

反同力推違憲的婚姻定義公投,目的為何?

鳴人堂/文:許秀雯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長,祁家威婚姻平權釋憲案律師)、簡至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

 

昨日(1月24日) 反同的「下一代幸福聯盟」(以下簡稱下福盟)開記者會宣布已達成「婚姻定義公投」第一階段的提案連署門檻。他們表示,本次公投的題目為「你是否同意婚姻應限定為一男一女?」而舉辦公投是想確立婚姻限定「一男一女」,至於「同性伴侶關係」則可用其他形式立法。

同婚還要再等等?

今年(2018)五月,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再次表示,年底選前不會處理婚姻平權法案,稱「在同婚的議題上,民進黨一直在尋求最大公約數,因為這不是政治議題,也不是鬥爭的議題,必須得到社會大眾的認同;同時在宗教團體方面,這也挑戰了他們的價值、底線,必須要尊重他們的信仰,這必須要慢慢形成共識。」 這番話讓人看了實在吐血! 民進黨跟過去執政的國民黨一樣都一再聲稱要尋求社會共識,請問民進黨除了縱容反同組織操弄公投來擴大社會對立與衝突之外,做了甚麼具體有效的努力來促進社會對話?我們建議民進黨政府搞清楚,同志現在需要的是法律的平等保障而非反同者的「認同」,同志更無義務承受若干人因為宗教信仰所強加的壓迫。若真心想「尋求最大公約數」,現在該做的是立即落實釋字748,通過婚姻平權法案,兌現蔡總統的政治承諾! 所以別再瞎扯了,婚姻平權不但是人權議題,更是貴黨的憲政責任與政治誠信議題!

同性婚姻修法真的太倉促嗎?

[2016年12月14日19:15/蘋果即時/簡旭成律師]

昨日(13日)公視有話好說節目再度探討同性婚姻議題,不同與以往內容,這次以從法制層面的衝擊來探討修《民法》與立專法兩個選項,來賓一為長期與婦女團體共同從事《民法》親屬編修正推手的尤美女委員,也是本次修法關鍵的立委,另一來賓為論文研究西歐婚姻法制史的葉光洲律師,其多次於公聽會上代表反方發言,基於同為法律人及同業立場,我對這場法制對法制的對話,其實是充滿期待。

揭穿宗教恐同面紗,反對同性伴侶法

簡至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

許秀雯/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長

同樣是11月份的凱道,2013年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通過一讀後,下一代幸福聯盟(簡稱:下福盟)號召民眾「反修民法972」,根據警方估計集會人數至少10萬;對比今年上個週末的凱道,同樣是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通過一讀,下福盟再次號召民眾上街,凱道總人數約莫千人,比起2013年硬生生少了兩個零。大家一定很好奇,難道反同組織的動員實力竟在3年內掉到僅剩1趴?

民法、專法都別爭了! 南部牧師聯盟:拚經濟卡重要

[2016.11.30/基督教今日報/ 蔡宜倩 高雄市報導]

300位南部長老教會、跨宗派牧者組成的「台灣南高屏跨宗派基督教會聯盟」,17日聚集立法院前陳情「反對草率修法」。如今他們整體訴求為「拒修民法,不立專法,回歸安定,共拼經濟」。 (攝影/記者莊堯亭;製圖/記者蔡宜倩)

台灣民意基金會日前發布「同婚合法化」民調,發現46.3%贊成,45.4%反對,指出「同性婚合法共識零」,若是硬闖,台灣社會將引起十級大地震的動盪。

如果假結婚可以做為反同婚理由,你應該先反異性婚!

陳明彥/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監事

排案審查在即的《民法》婚姻平權修正草案,因反對團體強烈阻擋而加開二場公聽會均已落幕,場內雙方依舊各說各話,難以消除彼此疑慮反而徒生對立,於是場外各社會團體自發性就公聽會內容加以評述。就姜世明教授所提出「如何防範利用同志婚來台灣居留的人民」提出幾點意見:

首先,雖有外籍人士利用假結婚來台從事非法性交易案件,但這正是利用現有的異性戀婚姻及居留規定。刻意提及防範外籍人士利用同志婚來台的情形,實則難掩其歧視的真面目。

同性婚姻與價值包容–從民法親屬編的修訂構想談起

文/ 呂理翔 (世新大學法律學系助理教授)

首先,民法的概念和日常用語本來就不一樣,我們叫爸、媽,不會叫父、母;民法裡也沒有外公(婆),一律稱祖父母;更沒有姑、叔、姨、舅之類的用語,都叫做旁系血親尊親屬,後者也不是我們在日常生活裡會使用的。因此,修民法會影響我們的日常習慣的稱謂,我覺得不太可能,事實上,社會風俗習慣又豈是法律更動幾個字就會被改變的呢!

當然我理解,改變用語並不是反對意見的重心,讓許多朋友感到疑慮的是消除性別區別,但我覺得真的不需要擔心,原有的社會秩序或價值觀會因為這樣就錯亂或發生翻天覆地的劇變。其實,民法親屬編裡面早就有許多不區分性別的概念用語,例如:配偶、監護人、法定代理人或是血親、姻親,都不需要強調它的性別,法律在意的是它的功能,而性別和法律制度的功能本來就沒有必然的關聯。

朱宥勳/我更在乎的是你的孩子

[朱宥勳/udn鳴人堂/2016-06-29]

在6月22日的《國語日報》文藝版專欄上,刊出了我的文章〈你可以為任何人心動〉,文章中藉由動畫《庫洛魔法使》為引,向讀者談論了人的情感不應為生理性別所限,而可以自然流動,無論你是同性戀、雙性戀還是哪一類性少數,你的情感都是合理的。這篇文章在某些家長群體當中引起了爭議,他們的論點大致相向,都認為《國語日報》是讓年幼的學生閱讀的刊物,我不該「混淆他們的性別認同,讓他們順其自然發展」。

朱家安/把小孩教成同性戀的隱藏成本

[朱家安/ETtoday論壇/2016-06-28]

人類是有限的動物,這個事實無情地顯現在我們思考機制的諸多缺陷上,例如:我們常常在做判斷時忽略一些重要的成本。

以最近的華航罷工事件為例,有些旅客抱怨空服員罷工造成了他們的損失。面對這種說法,或許有些人會理直氣壯地回嘴說,罷工是為了捍衛勞工既有的權益,你應該容忍。不過即使站在純粹自私的角度,這種說法可能也無法成立,這次華航罷工被稱為「休息時間的戰爭」,因為其中一個主要訴求就是改變工時規定避免空服員過勞。空服員罷工確實會造成你的損失,但是過勞的空服員也有可能造成你的損失,而且在一些不幸的危及飛安的場合,那些損失可能大到讓你願意散盡家產來避免。

知世喜歡小櫻錯了嗎?國語日報爆大量投訴

[Yahoo奇摩/2016-06-27]

作家朱宥勳日前在《國語日報》專欄發表名為〈你可以為任何人心動〉的文章,內容提及同性之愛,他寫道:「這個世界上本來就不是只有男生愛女生、女生愛男生這種組合而已,人本來就可以對任何人感到怦然心動」。然而,此文卻引來許多家長向報社投訴,認為國小學童仍處於認知培養階段,不適合讓孩子對簡單的性別認同感到混亂。

文中朱宥勳以日本動漫《庫洛魔法使》為題材,提到自己小時候很喜歡這部動畫,但在當時以為這個世界只有「男女交往」的思考框架下,經常搞不清楚角色的性別,而冒出「小櫻是女生,知世是女生,那為什麼知世會喜歡小櫻?」、「狀似親密的桃矢和雪兔又是怎麼回事」等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