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性別議題 » 名人出櫃

睜開雙眼才能看見多元:當運動場上不再非男即女

[07 Dec, 2016/鳴人堂/陳子軒] 英超發起彩虹鞋帶運動,球隊隊長們戴起彩虹臂章力挺性別平權。 圖/路透社

運動場向來是最為二分的場域,非男即女、非勝即敗、非強即弱;運動場同時也是最擁抱陽剛特質的場域之一。在1970年代晚期,西方的運動社會學者認為「運動是女性主義的繼子」不受女性主義者關注,運動研究者(通常是一群熱愛運動的生理男人)也不關切性別議題;直到1990年代運動仍被視為「男性權力/霸權伸張與合法化的終極沃土」。普遍認為,現代運動乃依據西方中上階層的男性信仰與價值所建立,是一種「證明男子氣概」的文化實踐,運動對「男孩」而言,是變成「男人」的起點,運動讓男孩瞭解自身在正統性別文化中的位置。

然而,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運動和男性氣概的連結並非「天生自然」,而是在特殊的歷史中被建構出來的社會事實。在運動場域中,我們接納了一種「男性秩序的歷史結構」,而這個過程是透過對於「生物學的社會化和社會的生物學化」所構成的。因此,當奧運十項鐵人金牌從男變女、里約奧運女子八百公尺金牌是個「不男不女」的運動員、最硬漢的橄欖球運動員是男同志,運動場域裡的「天生自然」理應面對挑戰與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