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性別議題 » 性別教育 (Page 2)

英國性教育鬧爭議 同性戀更惹火 家長指摘老師為孩子洗腦

[關鍵評論網/彭紫晴/2016-04-22]

英國鬧性教育爭議。有家長指摘教師把性教育和同性戀議題列入課程是對學生洗腦。有教學組織則要求政府採取行動,保障教師免受家長的騷擾。

情況有多嚴重?例子有2014年,英國伯明翰一間小學推出性別平等及抵抗同性戀恐懼的課程-Challenging Homophobia in Primary Schools,簡稱Chips。有家長大表不滿,本來只有20人出席的家長會,變成百名家長出席,討論期間有人情緒激動,結果有關老師要退出會議,校方職員報警求助。

2017年上路!日本教科書首次介紹LGBT、多元成家

(國際中心/ETtoday綜合報導/2016-03-24)

日本的教育部(文部科學省)近年陸續開始有一連串友善同志措施,日前通過在新版教科書中介紹LGBT族群,還會介紹多元成家及同性伴侶等議題,目的希望能展現多元社會。該版本教科書將會在2017年正式上路,適用於當年度高一新生。

日本文部科學省從2015年開始,就陸續同志族群們釋出善意,呼籲並要求全國所有學校為「同性戀等少數性傾向和性別身份的學生」提供支持和幫助。18日,文部科學省更通過在新版的高中生教科書當中,介紹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跨性別等族群,另外也介紹同性伴侶與多元家庭,創下首次將LGBT族群寫入的歷史。

原文連結

教部第七屆性平委員名單 同志團體:缺乏多樣性

教育部上(2)月22日公佈第七屆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委員名單,委員名單包含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在內等兩個家長團體,遭同志團體批評名單缺乏多樣性,不符《性別平等教育法》的多元精神。

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社工主任鄭智偉今天(3/4)上午出席婦女團體記者會時批評,第七屆委員雖然很官僚的符合了「女性委員佔委員總數二分之一」的規定外,並沒有真正展現尊重多元、看見差異的精神。鄭智偉表示,22個委員名單裡扣除教育部及政府部門代表、學者專家與教育工作者後,真正代表民間聲音的只有四席,四席中有二席家長團體、一席諮商輔導的團體、一席婦女團體,「代表多元民間聲音的代表,竟然有一半以上都是家長,而且只要上網查就會看到,兩個家長團體的背景幾乎是一致的,沒有所謂多元性!」

【新聞分享】打造性別友善城市!中市首創「性平練習簿」 寫完還要大會考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為響應3月8日國際婦女節的到來,台中市政府首創全國推出「性平練習簿」,透過是非題、選擇題、連連看等方式介紹性別議題,並將在3月6日上午於台中公園舉辦「性平大會考」與闖關活動,一起推動台中成為性別友善城市。

台中市社會局3日舉辦宣導記者會,活動在戰鼓表演與兒童戲劇中熱鬧展開,市府秘書長黃景茂、社會局長呂建德更以一身學生制服活潑亮相,呼籲社會各界實踐性別平等。

【新聞分享】嫌男生像小姑娘?陸小學設「男子漢」課 遭批性別歧視

湖北武漢一所小學最近認為學校裡的男孩比女孩還要靦腆,為培養孩子「健全平衡的性格」,新學期由10名男老師實驗組成「男班主任工作室」,希望能為男童增添「陽剛之氣」,但這種作法也引起不同意見反彈。

據《長江日報》指出,該校一共有104名老師,其中男老師只有24名,而全校44個班中,只有6個班主任(導師)是男性;因此不少老師認為,學生在學校的時間長,在家缺少父親的陪伴,在學校又缺少男老師的引導,造成現在不少男生很像小姑娘;而且有些班級每天的早讀課由女老師帶領,男生們會模仿女老師朗讀,導致平時說話的抑揚頓挫也越來越像女性。學校也發現,一班當中,擔任幹部的多是女生,不少女生比男生「潑辣」,男孩反而比較靦腆。

【新聞分享】社工師高考同志題 出櫃歷程竟有標準答案

聯合晚報/記者何定照/台北報導/2016 年 02 月 22 日

同志出櫃過程都一樣?考選部1月底舉行社工師高考,考題中出現同志出櫃順序為何的選擇題,考生須在四選項中擇一「標準答案」,引發同志圈及幫助同志的社工界熱議,指出「現今同志出櫃歷程百百種,考題不符現實」。

該考題在「人類行為與社會環境」第38題「同性戀者從認知自己性取向到公開承認同性戀傾向的過程為『出櫃』。一般而言,出櫃需要歷經四個階段,其順序為何?」標準答案為B選項「自我坦承-認識圈內人-向親友坦承-出櫃」。

弘光科技大學通識學院助理教授劉安真專研輔導與諮商,對該考題深感不妥。「這考題出於1970、80年代同志認同階段理論,距今超過40年,無法反映當今同志認同及出櫃歷程的多元與差異性,實在跟不上時代。」

「坦承」應改「覺察」

劉安真指出,同志階段認同理論在早年將同性戀視為疾病的社會中,提出同性戀是不一樣的性傾向,在當時是比較正向的進步理論,但隨社會氛圍改變,早引起眾多批評,「這理論有其生命意義,但不同社會文化有不同歷程,不見得適合當今台灣」,考題中用「坦承」一詞有汙名化同志之嫌,應用「覺察」。

她舉例,早年同志因資源缺乏,出櫃歷程確實比較可能如答案B所示;但現在許多同志很小就知何謂同志,後來覺察自己也是;或還沒自我覺察,就已進入很多關係。「國考是否要考這種記憶式考題,標籤、類型化同志,需要討論。」

性別/同志運動者呂欣潔表示,她就是在意識到自己是同志前,就認識很多同志朋友,若依該考題,根本不符典型。另外,她在社會看來雖已公開出櫃,但仍天天面對「出櫃」問題,比如搭計程車或買早餐時,碰到對方預設她是異性戀,「在一個以異性戀預設的社會,連我都必須天天出櫃」。

考選部:樂意討論

考選部考選規劃司司長黃慶章表示,他們邀請的老師雖都學有專精,但可能有時照理論出題,以致引起不同意見,將把各方意見轉給出題老師參考,讓大家以後注意,「很樂意與各方討論。」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