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性別議題 (Page 3)

破除污名的方式是增加社會理解,而不是自我矯正靠向「主流正常」——伴侶盟x日本愛滋防治基金會

伴侶盟、紅絲帶基金會,以及時代力量雲林縣議員廖郁賢、台南市議員林易瑩一行19人,昨日一早參訪日本愛滋防治基金會,負責人柏崎正雄先生為我們介紹日本HIV流行與防治現況,紅絲帶基金會的夥伴也不時補充台灣最新訊息,一夥人熱熱鬧鬧討論一整個早上,收穫滿滿。

柏崎先生分享日本社會對HIV感染的不理解,讓我們超級有共鳴,三十多歲以上的日本人往往認為HIV是一種致死的疾病,四十多歲的日本人則認為HIV只會感染給特定群體,社會普遍存在著對HIV的錯誤認知與恐懼,讓疾病預防工作備感艱辛。許多HIV感染者與他們的家人,寧可保有隱私,也不願意申請政府提供的社會福利,因為在地方鄉鎮,一旦申請補助就可能在地方上傳開,對於高度被污名的病友與家人來說,雖然社會福利補助有助於緩解經濟困頓,但比起曝光身份造成的壓力,他們寧可保有隱私。

這幾年被恐同訊息洗禮過的我們很能深刻理解,反同人士之所以能夠煽動恐懼與歧視,是因為社會對HIV普遍無知與冷漠,柏崎教授特別提到,對愛滋的偏見不只存在於一般社會,連在同志社群都如此,這和我們的經驗相仿,許多人急切著想撇除性傾向污名的同時,其策略卻是加深愛滋污名或性污名。或許只有當我們能夠理解,破除污名的方式不是將自己「矯正成」正常主流的樣貌,而是讓主流社群正確認識性傾向、性樣態、以及愛滋疾病,如此才有可能建立真正差異平等的社會。

Canada’s Supreme Court rules LGBT rights trump religious freedom

伴盟評論:這則去年6月加拿大最高法院做出的判決,明確認定保障「同志平權」比「宗教自由」重要,不禁讓小編聯想到現在正躺在立法院等待協商的院版同婚草案🧐 院版草案第26條規定「任何人或團體依法享有之宗教自由及其他自由權利,不因本法之施行而受影響,仍得依法行使該等權利」。伴盟在法案出爐後第一時間的評論即指出該條文或許主要是宣示意義,但因其實質意涵不明,未來在解釋適用上也可能引發爭議,例如將來是否會因此影響同婚者在工作或教育等領域的權益,例如:宗教團體設立的相關機構,能否基於院版草案第26條而拒絕雇用或解僱同婚者?…等等。

事實上不同主體間所享有的各種憲法基本權在社會生活中本來就可能存在衝突(不是只有宗教自由與同志權益可能有衝突),而衝突果真發生時則需要進行個案認定,既然需要個案認定,實在沒有必要特地在同婚專法條文中畫蛇添足加上「宗教自由仍得依法行使」的條文,該條文在未來的具體個案中究竟應該如何解釋適用?實不無疑義。

汶萊「石刑」砸同性戀!外交部警告:外國人也適用

伴盟評論:各界勸阻無效,請大家千萬注意⚠️ Ps.我們可以選擇不去這國家,旅遊少一個去處,但該國同志能去哪裡?

史上第一人 芝加哥選出同志女性非裔市長

伴盟評論:她的當選打破了芝加哥長期由白人異性戀男性執政的局面! 小編很佩服這位新市長,更佩服多數芝加哥市選民能做出這個新選擇!

反對汶萊實施嚴重迫害同志的新刑法

伴侶盟評論:

五年前,汶萊才因為國際輿論的壓力而縮手,沒想到,最近又想捲土重來,針對LGBT社群完全無理的極刑,預計下周4/3就要落實。

就像美國民運領袖馬丁‧路德所說 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任何地方的不公不義,都威脅著所有地方的公平正義。」 請大家一起持續關注此事,伴盟也會盡可能與其他國際人權組織討論與合作,希望能阻止此種嚴重迫害人權的法律被實施。

日本第一間專為LGBT成立的佛寺──「性善寺」

日本第一間專為LGBT社群成立的佛寺,在這裡可以做自己。

摘:

雖然每個人對於性的煩惱都不同,但為此感到困惱的人無須自責。因此,柴谷宗叔決意打造一座「性善寺」,讓來到這裡的人理解到為了性而苦惱並不是一件壞事——「多元 性別/本性 乃善」,這也是「性善寺」名稱由來。

如果想要獲得一個和性別認同相符的僧名,來到性善寺,柴谷宗叔絕對會提供讓你滿意的僧名。如果想要和同性伴侶在佛前互換誓言舉行結婚典禮,來到性善寺這裡絕對沒問題。不論是單身或有另一半,因為各種原因擔心死後沒有人能祭拜自己和另一半的話,來到性善寺柴谷宗叔一定會幫忙。

鬧劇演完了,可以把「性別光譜」還給我們了嗎?

伴盟評論:為回應公投結果及反同團體的施壓,教育部於3/12召開「性別平等教育施行細則第13條修正草案諮詢會議」後,並在上周四(3/21)正式預告修正草案。

草案中,雖然刪除了第13條原條文中的「同志教育」字眼,但改納入「認識及尊重不同性別、性別特徵、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性傾向教育,及性侵害、性騷擾、性霸凌防治教育」,將原本被反同極力抹黑的同志教育及性平教育課程內涵,加以具體化與釐清。

現在這個修法方向只是再次證明,反同組織所謂的「適齡教育」根本就是假議題,政府花了納稅人一億元以上舉辦這一案的公投,結果只是再次確認「性別平等教育的內涵依據母法本來就應該包括認識及尊重不同性傾向與性別認同」。

鬧劇演完了,可以把「性別光譜」還給我們了嗎?

草案預告連結:http://bit.ly/2YodTLU

Thailand has just elected its first transgender MP

🌺[LGBT參政]

伴盟評論:睽違8年的泰國國會議員與總理選舉在上周末(24日)落幕,其中最令LGBT社群振奮的是泰國選出第一位跨性別、雙性戀的國會議員Tanwarin Sukkhapisit。

Tanwarin Sukkhapisit在從政前是泰國著名電影導演、製作人,曾製作多部與同志議題相關的電影,她表示之前一部同志題材的作品(Insects in the Backyard)被禁播,理由是違反公序良俗,也因此促使她想進入體制內進行改革。未來進入國會後,想修改泰國民法,讓同婚法制化,為LGBT社群爭取權益。

文章連結

【獨家】要幸福喔!與日男友同居25年 台男爭得居留權

伴盟評論:歷經2年多的訴訟,台灣籍男性G先生(在日媒的化名)22日在律師的陪同下出面證實,日本政府已撤銷其強制離境令,並由日本外務省核發「特別居留許可」,G先生終於不用被迫與相守25年的日籍同性伴侶分離,也能展開相對穩定的工作與生活。

根據日本往例,如果跨國伴侶是異性戀,即使是非法居留,只要結婚或是認定有事實婚(沒有婚姻登記)的話,多半都可以取得特別居留許可,然而G先生的案子卻拖了兩年多才成功取得居留權。

雖然日本法務省入國管理局表示,本案並非因為主張同性伴侶權利而核發居留許可,而是「考量當事人的居留狀況與生活態度等為綜合考量」而同意核發。但其律師團認為,「如果是同志伴侶關係以外的理由而許可的話,那應該在提告前就該通過了,我們想不到還有其他理由。」

伴侶盟 許秀雯 律師 受G先生律師團邀請,於本案審理過程中先後出具了兩份法律意見書提交給日本法院參考。 許律師的法律意見書援引國際人權法案例與國際發展趨勢指出,即使日本尚未通過同婚,但若在本案情形驅逐G先生將構成違反國際人權公約與違憲的性傾向歧視,因此建請日本政府及法院應該考慮允許其合法居留在日本。 (註:G先生律師團曾希望能讓許律師以專家鑑定人身分到日本出庭,不過最後日本法院拒絕G先生律師團所提專家鑑定人出庭進行口頭陳述的聲請。)

這是日本政府首次對外籍同性伴侶核發居留許可的案例,這個行政先例可望為往後日本同志權益打開更寬廣的改革契機。

柯文哲自爆「同婚公投投反對票」…但我允許12.5萬人遊行

伴盟評論:我們知道台北市政府有許多同仁一直為性別平等與多元共融的理念而努力,但報導中柯市長的說法完全暴露了他不了解性別平等與多元共融的真正意義。令人遺憾與擔憂!

柯市長對同婚議題的投票說法,無論這個「我」講的是不是就是他本人,從報導的語意脈絡來看,都很糟糕:這個「我」(反同婚者)雖然反同婚,但是有著值得讚賞的寬容,寬容到允許同志遊行的發生?!

要知道,台北的同志遊行已經持續舉辦16年了(早於柯市長當市長很久!),且是民間依法申請、自發性舉辦的,這需要「誰」的「容忍」嗎?舉這種例子來說明自由,正好構成對「自由」的絕大反諷!

(摘)柯文哲舉例,台北同志大遊行有12.5萬人參加,「但要知道,同志題目在這次公投沒過,是被reject(拒絕)的。」他指出,台北市是個高度容忍的城市,「我投票反對你,但我允許12.5萬人上街遊行」,因為自由的基礎是容忍,有自由的靈魂才有辦法創新。

補充:原始談話影片,請參下述連結 (這段談話是用中文說的)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90323/1538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