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所有文章 » 性別議題 (Page 2)

睜開雙眼才能看見多元:當運動場上不再非男即女

[07 Dec, 2016/鳴人堂/陳子軒] 英超發起彩虹鞋帶運動,球隊隊長們戴起彩虹臂章力挺性別平權。 圖/路透社

運動場向來是最為二分的場域,非男即女、非勝即敗、非強即弱;運動場同時也是最擁抱陽剛特質的場域之一。在1970年代晚期,西方的運動社會學者認為「運動是女性主義的繼子」不受女性主義者關注,運動研究者(通常是一群熱愛運動的生理男人)也不關切性別議題;直到1990年代運動仍被視為「男性權力/霸權伸張與合法化的終極沃土」。普遍認為,現代運動乃依據西方中上階層的男性信仰與價值所建立,是一種「證明男子氣概」的文化實踐,運動對「男孩」而言,是變成「男人」的起點,運動讓男孩瞭解自身在正統性別文化中的位置。

然而,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運動和男性氣概的連結並非「天生自然」,而是在特殊的歷史中被建構出來的社會事實。在運動場域中,我們接納了一種「男性秩序的歷史結構」,而這個過程是透過對於「生物學的社會化和社會的生物學化」所構成的。因此,當奧運十項鐵人金牌從男變女、里約奧運女子八百公尺金牌是個「不男不女」的運動員、最硬漢的橄欖球運動員是男同志,運動場域裡的「天生自然」理應面對挑戰與反思。

一位小學老師的心聲:為了下一代,切莫立專法

劉芳良/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監事

我任教於小學,在我的成長經驗裡,性別認同從來就不是問題,因為我是主流異性戀社會的一員。教書第三年,學生回來找我,說國中輔導老師沒收他的交換日記,發現他喜歡男生,還告訴他爸。他們連番「鼓勵」他參加走出埃及教會的「矯正課程」,他既害怕又瀕臨崩潰。我受基礎教育的背景,是個老師談到你的身體器官與功能會請你回家「自學」的年代,封閉的可怕,所以更遑論當時根本還是禁忌的同志教育。當時我的害怕不亞於我的學生,不是因為他愛男生,而是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幫助他。所以只能笨拙的摸索,陪伴,在他要去教會的時候,利用老師的身份把他約出門,讓他逃過一劫。幸好,故事最後的結局是爸爸也只能接受。

說到底要感謝他的輔導老師,爸爸才能在他國中的時候就認識真正的他。我常常問自己,如果能再早一點呢?如果能讓他像其他孩子一樣,在那個滿心期待長大,隨時隨地都熱切學習又充滿好奇的年紀裡,沒有孤單一個人,在無數個夜晚否定自己,驚恐擔憂,不解與害怕,沒有孤單一個人,在無數個早晨需要堅強偽裝,那該有多好?我希望我的學生能和我一樣。

同性婚姻保障兒童權益

李怡青/政治大學心理系教授、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

今日的台灣至少有超過100個同志家庭生養小孩,並且其中已有數位家長勇敢站出來要求他們應得的權利-國家對於同志家庭的法律保障。這個法律保障的爭點只有一個,如果某些同性戀有維持長期關係的想望,且生養小孩,除非有證據顯示同志家庭對個人、伴侶或子女不利,否則就應該還給他們應得的法律保障,讓同志家庭的伴侶與子女都能享受法律的保障。

 

有些人提及同性戀人數那麼少,想要經營家庭的人更少,有必要為了這麼少數人更改多數人習慣的法律制度嗎?我們的社會從來沒有因為某些人的數量很少,而剝奪他們平等的法律權利。舉例來說,難道因為原住民人數僅佔台灣全部人口的少數,所以他們就不能結婚、生養子女,而必須要另立一套專法來規範原住民的婚姻嗎?有人提到可是國家有設原住民專法啊,卻未曾想過原住民專法是給予原住民特殊的權益,且這些權益是非原住民無法享有的,而同志家庭要求的是與異性戀家庭一樣的權益,並沒有享有任何特權,為何需要設專法來保障?

我是聯合國雇員:你要反同,請別曲解支持平權的聯合國決議,替自己背書

[2016.12.01/換日線/Jack Huang]

LGBTI+ 議題最近在台灣引起大量討論,在國際場域裡,也悄悄的上演了一場角力戰。誠然不可否認,仍有許多國家/專家反對提供同志族群相關的保障與平等的權利,但在上週(11/21)的聯合國大會上,支持方的主流聲音再次拿下一城,希望為全球 LGBTI+ 爭取應有的權益。

上週大會的具體結果是:聯合國基於「阻止因為性取向與性別認同所造成的歧視甚至暴力問題」,於第三委員會(註一)下設立「獨立專家」(UN expert)一職,其有權出訪世界各地,對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等議題,提出觀察報告和採取必要措施(包含敦促政府執行具體政策),同時他也接受個人或團體的申訴,防止一切直接與間接的歧視。

聯合國已於本月稍早指派 Vitit Muntarbhorn 教授擔任此職,Vitit Muntarbhorn 為泰國朱拉隆功大學國際法教授,同時任職過許多人權組織與 NGO 團體。

聯合筆記/借唐鳳一用

[聯合報 梁玉芳 2016-09-08 04:24]

眾人期待十月「數位政委」唐鳳就任。對被戲稱為「又老又藍」的林全內閣來說,卅五歲的唐鳳實在是太「出格」了:她將是眾博士中的國中肄業天才、國際級的電腦極客、又是台灣政治史上第一位跨性人。 也是因為太傳奇,在唐鳳公開「答客問」的網站上,已有許多超出「政委」一職的任務需求。有人提出人生迷惑,例如容貌、人緣或霸凌,祈求指點迷津;或要她就治國、年金改革、同性婚姻各種政策表態。

發問者待她如「神人」,期待茅塞頓開的解答;有人說她像是「cult guru」,某種神秘教派的上師。她極度形而上、意味深長的回答,絲毫不帶人間火氣的態度,真有點那個味兒:既神秘又厲害。

也難怪九三軍公教大遊行會傳出謠言:「準政委唐鳳會用『大數據』分析動員數據,呼籲大家遊行時關閉手機定位,確保行蹤安全」。這若不是故意譏諷,那麼首位數位政委要推動網路參政,首先要面對的,是不少公民對網路科技的臆想與恐慌。

唐鳳說她「政黨欄和性別欄都填『無』」。作為史上第一位跨性別政府官員,她的性別身分與歷程,都將考驗林內閣落實性別平權的智商與程度。

諸如媒體報導中,有行政院官員形容唐鳳「她喜歡男扮女裝,穿得花花的」,顯見若不是跟唐鳳相當不熟(她早就是女性了,何來男扮女裝?),要不就是完全缺乏性別敏感度,即如跨性別者吳馨恩說的「相當不尊重唐鳳女士的女性認同、女性經驗與女性身分」。

即便如唐鳳所稱,性別議題不是她的主管範圍;但個人即政治,唐鳳將是一蕊試紙,放到行政院中,一試便知。

政府又何妨借唐鳳一用,在性別政治上補課,重塑重視人權形象,更彌補與性別運動者在內閣性別失衡、以「同性伴侶法」瓜代同志婚姻等議題所引起的裂痕呢?只談她的數位專才,避而不談她性別身分的政治意義,也是某種表態吧?

美國白宮的作法是一例。歐巴馬高舉人權大旗,宣布友善「LGBT(男女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與跨性別者)」群體的行政命令,去年四月,白宮啟用「中性廁所」,好讓白宮雇員和訪客不論性別認同為何,都可自在方便。發言人說,此舉是歐巴馬政府落實保障LGBT群體的具體作法之一,象徵對性別認同自由的尊重與包容。

八月,白宮更任命用第一位全職的跨性別官員羅菲.佛利曼—葛斯潘,白宮說這項任命「反映了執政者的價值」,而歐巴馬一直宣稱期待他任用的官員組合能「反映出美國人口成色,不論種族與性別認同」。

當唐鳳入閣,因為政委的權力及能見度,她毫無疑問能自在使用與她性別認同相符的廁所;但台灣還有許多跨性別者使用公共廁所還相當不方便啊。

原文連結

收養假、生日假…外銀福利有創意

[經濟日報 記者吳曼筠/台北報導 2016-09-06 04:31 ]

外商銀行在台子行,其母公司多在國際布局良久,提供給員工的福利也與全球趨勢同步。台灣具影響力的三大外銀,包括滙豐銀行、星展銀行及渣打銀行,都分別祭出獨樹一幟的員工福利,目的在聚集員工向心力。

滙豐銀行推出全薪12周產假及全薪12周收養假,除了讓女性同仁產後能多陪伴新生兒,也能讓收養小孩的員工趁假期與小孩培養感情。

滙豐銀行也重視包容及多元制度,不限同性/異性,也不限婚配/同居伴侶,都能享有滙豐銀無差異化的福利制度,包括陪產假及收養假,只要能證明雙方共同承擔家裡的經濟即可。

國防大學生染愛滋被「逼」退學 醫:國軍應公開道歉

[ 東森新聞/記者嚴云岑/台北報導/2016-8-19 ]

▲愛滋病感染者權益促進會舉辦傳染病病人權益案例座談會。(圖/記者嚴云岑攝)

記者嚴云岑/台北報導

原本就讀國防大學的阿立,疑似因為感染愛滋遭到退學,愛滋病感染者權益促進會今(19)日舉辦座談會,邀請醫師、律師討論阿利事件。律師許秀雯表示,她對國防大學至今不承認「歧視」一事感到遺憾,高等法院判決應該視為無效的行政處分。感染科醫師林錫勳則提到,國軍應承認錯誤,為歧視愛滋生公開道歉,並恢復阿立的權益。

阿立是在2012年一次健檢中得知感染愛滋病,校方不僅禁止他上游泳課,要求餐盤分開清理,甚至威脅他若不自動退學,就要將病情告訴家人,2013年更以頂撞師長為由,連續記過迫使退學,當時他已念到大四上學期,只差一學期就能拿到大學文憑。

台灣同性伴侶戶政註記 叩關1千對

[yam蕃薯藤新聞/編輯張童恩/綜合報導-2016年07月26日]

地方政府為保障同志人權,10縣市去年起陸續開辦「同性伴侶戶政所內註記」。儘管註記法律效力有限,截至今年6月底,全台仍有至少915對同性伴侶辦理註記,預計最快7月結束即可突破1千對關卡。

去年5月20日,高雄市帶頭開辦「同性伴侶陽光註記」服務,隨後台北市、台中市等9縣市紛紛跟進。經本站統計,各縣市註記對數分別是台北市173對、新北市125對、桃園市106對、台中市249對、台南市64對、高雄市168對、彰化縣30對,總計為915對。

【接納同性戀】日本樂天承認員工同性配偶 可享紅白休假及結婚福利

[日本《時事通信》/共同社/2016-07-23]

日本樂天株式會社周五宣佈承認職員同性伴侶的配偶者身分,同、異性戀職員可享同樣福利。

為配合新措施,公司會更改配偶者的定義。擁有同性配偶的職員由下月1日起可向公司提交指定表格,上面須有職員本人、配偶者及第三方證人的署名。申請一獲接納,職員就可享用紅白二事休假、結婚祝賀金及慰問金等福利。新措施暫時只在總公司適用,正研究擴大到整個集團。

法國:擁有同性伴侶的人在特定條件下可以獻血

[法新社/2016-07-11]

法國衛生部2015年11月解除同性戀者獻血禁令的規定2016年7月11日正式生效。法國衛生署署長瓦萊(Benoit Vallet)表示:“解除禁令後,將會多出2萬1千名獻血者。”但同性戀者獻血的條件是12個月內沒有與同性發生過性關係。

法國過去33年來,基於愛滋病毒傳染風險,禁止男同性戀者捐血,但可能帶有病毒的並不只有男同性戀者,這項禁令實質上是對同性性取向人群的歧視。法國衛生部2015年11月決定廢除禁令,2016年7月11日開始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