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男同志,我接住了差點被生母打掉的孩子」他用最真摯的愛,證明當同志的小孩多幸福

伴盟評論:

「那年他才23歲,把差點被別人打掉的孩子,從天堂邊緣一把拉了回來。」

2013年,伴侶盟舉辦「多元成家連署理由」徵故事的活動,報導裡的主人翁Andy當時就有來信,時隔6年,他再度來信,表示想在台灣同婚通過,但卻不允許同志共同收養小孩的這個當下,來分享他怎麼把孩子帶大的,證明不論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只要有心,一樣都能把孩子好好拉拔長大。❤️

#只有自己的觀念錯誤#才會教壞帶出來的孩子#同志共同收養權

同性婚姻保障兒童權益

李怡青/政治大學心理系教授、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

今日的台灣至少有超過100個同志家庭生養小孩,並且其中已有數位家長勇敢站出來要求他們應得的權利-國家對於同志家庭的法律保障。這個法律保障的爭點只有一個,如果某些同性戀有維持長期關係的想望,且生養小孩,除非有證據顯示同志家庭對個人、伴侶或子女不利,否則就應該還給他們應得的法律保障,讓同志家庭的伴侶與子女都能享受法律的保障。

 

有些人提及同性戀人數那麼少,想要經營家庭的人更少,有必要為了這麼少數人更改多數人習慣的法律制度嗎?我們的社會從來沒有因為某些人的數量很少,而剝奪他們平等的法律權利。舉例來說,難道因為原住民人數僅佔台灣全部人口的少數,所以他們就不能結婚、生養子女,而必須要另立一套專法來規範原住民的婚姻嗎?有人提到可是國家有設原住民專法啊,卻未曾想過原住民專法是給予原住民特殊的權益,且這些權益是非原住民無法享有的,而同志家庭要求的是與異性戀家庭一樣的權益,並沒有享有任何特權,為何需要設專法來保障?